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特别配方

食用须知:

 @暴君冰魄诺伦 的点文:姜饼人。

CP:无差。

时间线:HAE后的圣诞节。



    “叮铃铃~”

    “欢迎光临~”

    这天上午总士推开乐园的门时,不出意外的听见友人带着上扬尾音的招呼,本来因为近期的研究毫无进展而有些沉郁的心情,也随之变的轻松起来。

    “果然多出来走走是正确的选择吗?”他推了推眼镜,自言自语的说着坐到了吧台前。

    “什么?”一骑有些疑惑的问道,他正蹲在烤箱前捣鼓着什么,这个时间的乐园都挂着‘准备中’的牌子,一般还会推门进来的都是熟人,所以他听到是总士的声音就没有特意站起来招呼。

    “没什么。”总士探头去看了看,有些疑惑的问道:“点心之类的不是大多都从御门屋直接定做吗?怎么又自己折腾起来了。”

    “嗯。”一骑搞定了烤箱设置,拍拍手站了起来,给总士倒了一杯煮好的热咖啡推到他面前,才回答道:“快到圣诞节了,想做些有特色的东西,比如姜饼。”他笑眯眯的道:“第一次做,没有尝试过,待会好了总士来试吃一下?”

    总士耸了耸肩,没所谓的答应了,他对一骑的厨艺是相当有信心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香香甜甜的味道在店里弥漫开来,一骑还在调着别的什么材料,微闭着眼睛哼着听不清的歌,总士觉得乐园的暖气大概开的太强了些,让他有些昏昏欲睡,被咖啡的热气熏的模糊了的镜片也懒得去擦拭了。

    “叮~”

    烤箱发出清脆的声音,提示着点心已经可以出炉。总士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惊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差点把脑门磕在咖啡杯上。他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一骑已经戴好手套端出了烤盘。

    甜甜腻腻的香味更浓郁了。

    “似乎太甜了。”还没有吃,总士就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太喜欢这种点心,即使它真的很好吃。

    一骑把烤盘摆上吧台,里面是一块块黄褐色的小圆饼,看起来很普通。他一边把小饼移到盘子里,一边解释道:“因为加了很多红糖和蜂蜜,姜粉只放了少量,考虑到可能小孩子吃的比较多。”

    盘子被推到总士面前,他伸手捏了一块饼干,刚出炉的点心还热乎乎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虽然不喜欢太甜的东西,但唾液还是不由自主的分泌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咬一口,一骑已经取下了手套,伸手拿了一块扔进嘴里,咯吱咯吱的嚼了会,自我评价道:“还不错,甜度刚好。”

    总士也咬了一口,姜饼他也是第一次吃,岛上一直以来比较推崇日式的传统,像圣诞节这种西式节日很少正式庆祝,也是因为乐园以西餐为主,一骑才想要在今年做些特色的西式圣诞点心吧。姜饼的味道很好,和普通的饼干不同,带着点姜的香味和微微的辛辣,对味蕾适当刺激之后反而提升了感受度。

    “不错。”总士点头评价,不过这种甜度对他来说还是有些过了。

    一骑又扔了一块在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道:“那对外售卖的部分就用这个配方了。”

    总士听出了弦外之音,对外售卖的部分?还有对内的特殊部分吗?没等他发问,一骑就笑眯眯的说道:“给总士的特别配方昨天已经调试好了,敬请期待?”

    总士点了点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冲淡了嘴里有些腻的甜味儿,想着如果是特别配方,还是值得期待一下,这种甜腻腻的东西还是免了,随即又对自己这种丝毫不近人情的想法感到了歉意,内心修正了自己之后,他以一种听起来相当严肃的语调回答已经转过身去继续忙碌的友人:“我——很期待。”

 

 

 

    圣诞节的前一天傍晚,总士提前结束了工作,来到了乐园。门口摆了一株小小的圣诞树,随意的挂了点装饰的小礼物。进门时发现店里已经很热闹了,驾驶员们大多聚集在这里,平时来的一般岛民的熟客也就自觉的不再来打扰。

    当他走进来时,大家喧闹着的音量不自觉的都降低了一些,不过都还是热情的和他打了招呼。总士回礼之后走到吧台角落的位置坐下,一骑笑眯眯的看着他,总士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一年来他已经有努力的学习怎样和大家相处,但后辈们还是会有些‘怕’他。“我尽力了。”他看着一骑,有些无奈的道。

    “别在意。”一骑照常把热咖啡放在他面前,顺手摘掉了他因为乐园内外的温度差而布满了雾气的眼镜。

    总士安静的坐在吧台的角落里,仍然处于兴奋中的后辈们过了会儿就忽略了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指挥官大人,又开始肆无忌惮的笑闹起来。总士的手指摩挲着咖啡杯的杯沿,细微颗粒的质地都被手指末端皮肤的神经末梢感受到,再准确的反馈给大脑,而嘈杂的声音在他刻意的忽略区分后变成了一团模糊的声音背景,空调的暖风温柔的舔舐着裸露在外的肌肤,他专注的看着一骑忙碌的身影,本来有些绷紧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直到有人挪动高脚椅子在他身边坐下来,他测了测头,发现是剑司。也是,除了剑司以外,不会有人专门过来坐在他旁边。

    “怎么?不陪着咲良吗?”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问道。

    “女孩子们打成一片,早就不理我了。年纪太大和后辈们也没什么话说。”剑司乐呵呵的道,他看着总士的目光有些促狭:“你刚才在笑呢,真少见。”

    “啊?”总士有些茫然。

    剑司指了指自己的嘴角,道:“你刚才一个人,嘴角翘起来了,真的在笑呢。”

    总士反射性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当然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弧度。他咳了一声掩饰自己些微的尴尬:“那也没什么吧。”

    剑司并没有再深究这个让友人尴尬的问题,他把自己的那杯热饮护在掌心里暖着手,看着一骑忙碌的身影,小声说:“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是吧。”

 

 

 

    晚餐后一骑把准备好的点心搬了出来,是用心修饰过的姜饼人。他用了自制的模具,有单独的小人,也有手拉手的。小小的姜饼人也分了男女,女生都有梯形的小裙子,用彩色的糖做了装饰。手拉手的小人总是一男一女在一起,而每一个小人都有一张大张着哈哈笑的嘴,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一直到挺晚了,大家才陆续散去。临走时,一骑给了每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包装好的姜饼人,给男生的是都是穿着小裙子的,给女生的则是反过来的。只有咲良和剑司拿到了手拉手的款式,咲良这位大姐头表示非常满意,还用力拍了拍一骑的肩膀。连最后离开的远见和卡农也被各塞了一盒。

    最后店里只剩下总士和一骑两个人,一骑才蹲下身,从吧台下的柜子里拿出了早先给总士准备好的那份。

    “特别配方。”一骑把那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递过来时,总士总觉得他的笑容里多了些什么东西,不过他很快转过身去收拾东西,总士也就没有深究。

    他想要打开包装,发现密封的很结实,缎带也缠了好几道,还打了复杂的结,在他研究者怎么打开时,一骑的声音传来:“回去再吃吧。”

    “嗯。”总士应了一声,就不再和盒子的包装战斗了。

    他站起来帮助一骑把椅子一张张摆好,完了又到吧台内侧去帮助清洗。一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让出了位置。

    过了会儿,一骑突然开口道:“总士知道姜饼人的故事吗?”

    总士楞一下,他知道,不过是刚查阅的资料。那天一骑让他试吃了姜饼之后,他因为学术上的强迫症,就去查了一下姜饼的传统。姜饼是最早起源于古罗马帝国的点心,历史相当悠久了。不过姜饼人是后来在逐渐演化中才被赋予了意义,比如说对寻找伴侣的美好祝福——所以给男孩子的是小裙子。

    “昨天刚查了资料。”总士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哦。”一骑没有再说话,既然都是从ALVIS的资料库查询的,那么大家看到的内容当然都是一样的。

    打扫完了店面,互相说了声“圣诞快乐”,两人就在乐园门前分了手。

 

 

 

    总士今晚并不打算熬夜工作,怎么说也算是个节日,偶尔放松一下也是提高工作效率的必要条件。他回到ALVIS的房间,先是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准备刷牙睡觉时,看到了摆在桌上的盒子,想了想还是在桌边坐了下来,准备尝一块再说。

    还是对所谓特殊配方的味道感到好奇呀。

    总士费了点功夫才打开盒子,虽说再精美的包装打开后也只能扔掉,但是总觉得一骑的心意在里面,不想破坏它。

    打开以后,他就愣住了。

    盒子不大,里面只装了三块饼干。

    三对手拉手的姜饼人。

    六只小人,都是男性。总士拿起上、中层的饼干来确认了。

    他把饼干举起来,不同于乐园发放给后辈们的造型,两只小人都是男性不说,左边那个小人的左眼上还都有一道糖浆画出来的痕迹。

    “这是我吗?”总士自言自语道。

    仔细看了之后,发现两只小人都没有张口哈哈大笑,左边那只大约是自己造型的,白色不知道是奶油还是糖浆做出的嘴巴是平直的,看起来有些严肃,而右边那个,抿着唇在微笑。

    毋庸置疑,手拉手的,一骑和总士。

    总士捏着两只小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心底涌出。

    房间的暖气他并没有开的太强,那么这阵暖意大抵是心情上的缘故?其他还有些奇怪的感觉,他无法用词语在内心准确的表述,想了想,放弃了思考,他决定先尝一口饼干的味道。

    不同于之前尝过的那种甜腻,手里的特殊配方饼干有点怪怪的香气,好像不是甜点常用的材料。仔细闻闻,有些微微刺鼻,除了姜粉以外,大概还添加了其他东西。

    准备先吃再说,但是送到嘴边总士又顿住了动作,咬哪里好呢?

    一骑这边,还是自己这边?

    先咬头?还是手?还是脚?

    除了对异界体的战略,大概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一个简单的选择题让有着能够多线并行处理食物的皆城总士的大脑,做出了超长时间的思考。

    思考无果。

    最后总士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把‘姜饼总士’的右脚‘咔擦’一声咬了下来。

    应该是今天刚做好的点心,仍旧保持着酥脆。

    硬质的颗粒被牙齿击碎碾磨,奇异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散开来。淡淡的甜度,是自己平时最能够接受的范围,参杂着一点点咸味,更重的却是辛辣。

    总士总算知道这个有些熟悉的刺鼻气味是什么,胡椒粉。

    大约也加了少量的辣椒。

    葡萄干和杏仁作为添加原料被切碎了揉进面粉里。

    红糖和蜂蜜只是适量。

    甜的,咸的,辣的,还有点微微的酸和苦。

    总士一直没有睁开眼睛,维持着缓慢咀嚼的动作,一点点把饼干和唾液混合着的糊状物咽了下去。

    有什么东西湿润了眼角,可是他没有在意。

 

 

 

    总士在ALVIS开始吃那块饼干的当儿,一骑也回到了家里。

    虽说是节日,却也赶上父亲正好在ALVIS执勤,空荡荡的房子有些清冷。

    家里是没有暖气的,一骑烧了被炉,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就坐进了被炉里。

    桌上摆着一个纸盒子,简简单单的,乐园的外卖盒子。

    他伸手打开,里面只有一块饼干,一对姜饼人。

    左边那只的左眼上,用糖浆画了一道深色的线。

    右边那只在微笑,左边那只,也在微笑。

    一骑抽了抽从外面回来冻的有些发红的鼻子,用刚被热水捂暖了的手拿起那块饼干。

    手拉手,不分开。

    美好的愿望和祝福,但是要吃下去才会有效吧。

    盯着姜饼发了一会儿呆,一骑把另一只手也从茶杯上移开,两手捏住两只小人,微微用力,啪嗒一声,干脆的把两只小人分开了。

    左手的总士,右手的自己。

    没有选择上的犹豫,一骑把右手的自己扔进了嘴里。

    虽然大了些,但是努力点还是可以一口放进去,他鼓着腮有些艰难的嚼着,含糊不清的自言自语道:“总士的话,应该会喜欢这个味道吧。”



END

我想写啥不知道有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_(:зゝ∠)_

最后一篇点文~抱歉冰魄桑在最后拖了很久,总算是完成了_(:зゝ∠)_

评论(42)
热度(188)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