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只是些碎碎念

随便看看,26最终回的一些个人看法和碎碎念。

 

随意的以一个奇怪的地方做了开头,一骑误杀艾这里,感受到了对方并不是人类,却因为她仍然存在的人类的心有了犹豫,很好的记得爸爸的话吧,法芙娜是为了保护人类而造出的和Festum战斗的兵器,对手永远都不应该是人类。

 

织姬说过,一骑回不来了,绝望之核却说,我来消除你和星核之间的调和。这个调和,应当指的并不是祝福本身。祝福不可逆转,这个指的应当是一骑和龙宫岛星核之间的联系,还有一骑本身的“心”。

 

这里也证实了,消除和岛的星核之间的羁绊,把他同化掉,让心也消失,变成他的“东西”,可以为他战斗的兵器。

 

有时候会忘了小操也是一个人形的核,这里就体现了。右手边是岛的星核,左边是操的星核,还是需要以星核之力的帮助才能对抗吞噬掉几个Azazel型后变的十分强大的绝望之核吧。

 

总士抱着小乔飞向天空时,和HAE里一骑抱着小操冲向苍穹的画面重叠了呢。

 

总士也解释了脱离原战场的原因,小岛承受不了三台救世主战斗的波及。

 

因为星核回应了人类的愿望,艾米丽和弓子才能得以继续存在,话是这么说,这种存在的维持应当说是依赖星核之力,而不是单纯因愿望而产生,因为他们仍旧是具有独立人格和独立心灵的货真价实的人类。或者说,星核给了他们一个能够继续活动的载体吧。当力量减弱时,需要收回一切力量来维持自身的存在,所以依靠星核活下来的人们都回归了吧。确实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他们多出来的生命本身就是礼物,应当抱持感谢之心。最后艾米丽说,我们的生命会和岛的星核一起反复轮回,也预示着这个人形的核诞生以后会和龙宫岛的乙姬、织姬一样,反复的体验着生与死,让MIR得以学习。而作为弓子、艾米丽,和其他人,他们的生命确实的已经消失了,新的核是否会以艾米丽的外貌出现呢?毕竟她是曾经MIR距离最近的人类。

 

总士的这个笑容,真的很美。就像他说的,痛快。以往在齐格飞系统里的他,只能看着别人去战斗,特别是不得不让挚友乘上法芙娜消耗生命的时候,那种无能为力才是最大的折磨。现在他可以笑着把那些重担和责任交给可靠的同伴,而自己跨上最前线,在一骑的身边和他一起战斗,无所顾忌、酣畅淋漓。这样的总士的身姿,非常美丽,且震撼。

33说,喜欢古典音乐和国际象棋,有这样爱好的孩子,自身感情是很细腻丰富的。

可是坐镇齐格飞系统,统括所有驾驶员的总士,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反馈影响到驾驶员,所以一直压抑自己的感情。在无印时期最为明显,那时候也最苦,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他,一骑那时候也不能。到了exo时,一骑终于可以懂他了。我想他一定是很幸福很开心的。

33说,总士内心最想要的生活,他心中向往的‘乐园’,就是那种最平凡最朴素的生活吧,和家人一起,做做饭,一起吃,打扫房间,晒晒太阳。所以他会到乐园去,去用秒表和温度计做炖菜,去把一张桌子擦30次,去客串服务生,而一骑放任他所有的这种行为,笑着吐槽他的不器用。总士小小的一点任性和自身愿望的体现,也就在了吧。

还有连针对同化现象的研究这件事。他们站在乐园门口的谈话里,一骑虽然说,才没有悲观,但是 又说还有三年,表现出的矛盾,就是好像相信能找到治疗方法却又确信自己最多不过三年。这个奇怪的地方,也能用一骑对总士的放任来解释,你想要找到同化现象的治疗办法?其实我知道,没有什么办法了。但是你想要做这件事的话,好的,我相信你,你放手去做。就是这样的感觉。不知道这里的理解对不对,但大概有这种可能性存在吧。


33提到一骑驾驶着sein归来时,总士在齐格飞系统里哭那件事,著名的五秒梗。那是第一次有人理解了他,也是他唯一一次不能控制感情的失态。说什么你是我生命里的阳光大概都一点不夸张,长久以来独自背负着一切,突然有人对他说,你一定一直都很苦。向他伸出的那只手,他一定会紧紧握住,再也不松开吧。(请想象下悟空和三藏)



 

当Altair降临时,它到底有多强大?从Festum的反应可以看出来。甲洋也好,小操也好,表示了完全的无能为力。在Altair的面前,其他的MIR和核,或是像甲洋这样拥有独立意志的特殊个体,都只能选择臣服。真正的等级压制。虽然我觉得他后来的形象不够高大上,但是彩虹糖这个创意真不错。


 

一直到这里,才知道对话其实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美羽的声音确实传达到了,但并不足以达成真正的理解。只是一种代表龙宫岛的MIR所作出的呼唤?来,来这里。我们有话要说,请听听我们的声音好吗?大概就是这种程度。

 

nicht这里的右手变成金色了呢。什么道理,不明,但好像因此变的更厉害啦。讲起来破对方的防,物理上是行不通的吧,应该是综合对方的立场和屏障,更接近同化吞噬那种力量吧,所以才变成Festum的金色吗?

 

双眼也变成金色的总士,再次提起了自己的祝福。你教会了Festum最初的痛楚,并且将成为Festum世界中某种永恒的存在。

 

织姬真的很坚强。也很柔软。可惜懂她的人不多。她一直努力保护着所有人,最后的时刻,却对史彦和其他人说谢谢,谢谢你们让你我得以诞生。最原初的,对于生的感激和喜悦。

 

我以为一骑又要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还好没有。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语言攻势,每次都是?卡农、小操、光弘,都是用语言化解了。原谅我不想用嘴炮这个词,开不了玩笑。为什么用这种处理,因为寻求对话是一直以来的主题。也许杀戮和抹消更简单直接,但是只有对话和交流才能达成理解。每次的关键时刻,都强调了对话的必要性。当然这里,一骑说相信光弘,因为他感受到光弘的心还在吧,还有曾经的,光弘想要守护人类的愿望他也是知道和相信的。

 

这里应该是被绝望之核直接吞掉了?所以后面才会直接出现在地平线那里,并且见到消失的总士。

 

这里出现的红音妈妈和鞘妈妈,是人类的她们,还是被Festum同化的她们?其实都没有差别,或者应该说她们同化了Festum。她们就是最伟大的母亲。

 

织姬真的很勇敢,她说她不会害怕,你们信吗?即使坚信未来,对自身存在消失的恐惧,是生命最本能的东西。她说她不怕,我们就点着头相信,她不怕,她很勇敢,她能面对。还好她不是一个人,还有红音和鞘陪着她。

 

眼泪是因为什么?对自身的消失如此坦然,为何还会这样哭泣?织姬对小芹的感情,不能排除来自于乙姬的记忆的影响,而她比谁都明白,自己到底是谁。那种依赖和喜爱,是源自于皆城织姬自身的内心,一路走来,一起牵着手的点点滴滴。

 

能够对话的人存在于未来。我以为能够对话的人是美羽,弓子说了她的力量有多伟大有多神奇,但从这句话来看,将来唤醒小岛的应该另有其人,美羽是现在就存在的,不用特意说出存在于未来的人这种话吧。那么这样看,美羽即使成长了,力量最强大的时候,仍旧不足以与Altair对话呢,寄希望于更遥远的未来?世界语们和龙宫岛的孩子们的后代?也许这个能够对话的“他”,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或者也有看包括小总士?如果是小总也有参与,也不是现在这个,而是不知道多少次轮回之后的吧。都是猜测。

 

沉没的岛,岛上还是一片深秋的金黄呢。还是真壁家的台阶被淹没的画面最为触动。本来看到ed的剧透,总以为龙宫岛会上浮。因为史彦在无印曾经说过,如果星核完全理解了生命的循环,那么龙宫岛哪里都去得,天空也好、海底也好,不由得想到它是不是飞起来了,去宇宙迎接了Altair?结果果然没有那么顺利和美好,它沉了。它沉睡了,带走了故乡和乐园。却孕育了希望。

 

史彦说我们一定会回到故乡。这是一种祈愿,也是一种信念,希望能够好好的传达给后代吧。从织姬所说的未来能够对话的存在,我觉得史彦的有生之年可能都没法回到故乡了。不过龙宫岛本来也不是最初的故乡,最初的日本岛早就沉在了海底。所以,史彦爸爸请不要有遗憾,即使不能亲眼看到龙宫岛再次苏醒,你的孩子们、岛的孩子们也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的。

 

坐在世界树下的nicht,这个大小,和巨树对比倒是刚刚合适。就好像在普通的树下休憩的人那样呢。不过和下方的雪松对比,就能体会到法芙娜和树的巨大。

 

回头看这句话,真是相当的痛。这就是皆城总士所抵达的未来。就是这里,就是现在,就是到止为止的未来!


害怕吗?这时候,总士不再憎恨nicht了吧,所以才可以用这种温柔的语气对他说话。在他即将消失的时候,最后一直陪着他的,就是他一直憎恨的Mark Nicht,有点讽刺又十分悲伤。我也害怕,说明nicht也在害怕吧。感受到了核心的温柔。是一起经历的战斗让他接受了nicht,还是织姬所说的nicht是抵达未来的希望让他最终接受?应该各方面都有。

总士在说他害怕的时候,一骑知道吗?

从镜头切换来看,一骑那时刚好被拉入地平线,应该还没有恢复意识,所以总士害怕这句话,只有nicht知道。

但是一骑知道总士会消失这件事吗?我想应该是知道的。虽然经常开玩笑说,他们都不要语言交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是这件事,一骑大概是真的知道的。

回岛后面对祝福的选择……如果以这个知道为前提,不要为一骑最后的放手震惊,而是感叹一下,他到底有多坚强吧。

33所提供的证据之一:大概是石井桑早就被告知了大概的结局,为了让他的心态,更接近剧中知道一切的一骑的心态。但是石井桑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接受,石井桑毕竟不是一骑呢。

草草提供的证据之二:学点什么,尝试做点什么可以,但我不想让他成为未完成的遗憾,你不是这样吗,总士?

……你不是这样吗,总士?

……你不是这样吗,总士?

TAT

对于自身消失的恐惧,是所有生命最本能、最原初的恐惧吧。它让你痛苦吗?总士。因为害怕,因为不舍,因为无能为力,才会痛苦吗?

 

织姬所说,对新生的恐惧,是让总士放下过去,接受未来。因为希望永远都存在于未来当中。但是对新生的恐惧,最根本也是新生之前的消失啊。




 

还是一种说服和安慰的话语。这是织姬想要告诉总士的,也是冲方想要告诉观众的。痛苦和悲伤都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体验,当然幸福和快乐也是。只是坦然的接受这种痛,需要更大的勇气和更坦荡的心吧,接纳了这种痛,仍旧能以美好的心愿去祝福世界,去相信美好的未来,才是真的了不起。那确实是值得相信的未来呢,总士。只是那个未来,是属于别人,不是属于你。但你仍旧可以去相信,因为即使你不在那个未来里,你所爱的一切,你所守护的一切,都将存在于那里,并且因你的祝福得以存续。

 

这里表示,总士并不是自己回去的,而是带着nicht一起,或者说,和nicht的核心一起。总士本身的存在就很特殊,从无印时期,就是最接近岛核的存在,曾经的设定中,总士在无印26话粉碎后,留下了一颗小小的金色的核,就算在动画中没有提起,可以继续相信这种特殊性的存在。加上HAE时从彼方所重塑的身体,确实是特殊中的特殊。那么和nicht的核心融合、共鸣之类的,也不是特别惊讶的事情?

 

这里是一骑再次恢复意思,被那个红色的虫洞吞噬之后就来到了这里。这里是Festum的世界,但是并不是无,因为Festum也不是完全的无。

 

这里就是地平线,通往虚无的入口,其实也是通往存在的入口。Festum的力量来源于此,它们是最接近虚无的造物。

 

但是总士说这次,要跨越地平线。上次,他只是接触了地平线,因为虚无与存在的调和,从地平线重新获取了存在,现在看来,也不只是再造肉体塞进皆城总士的灵魂那么简单,毕竟苍穹是科幻,不是玄幻,不存在灵魂的说法。应当说皆城总士的信息被记录下来,在地平线处,由操家的星核对其进行处理,把他又捏了出来。这次会越过地平线是什么意思呢?这里其实还是没有懂。上次只是抵达,然后可以以本人的意志归来。这次越过,是否就再也回不来了?地平线那侧的虚无,就是存在的彼岸。以总士的特殊性,在那方能继续维持“皆城总士”的信息吗?如果可以,那么一骑的总士,就有再回到存在一侧的希望了。还是说,只因越过了线,将一切信息抹去,才会让将来的“总士”以空白的初始来重获真正的新生?很不喜欢后面这个猜测,然而没有证据推翻它。

 

将虚无与存在的调和寄托在未来。这也是一句让我绝望的台词。因为橙子的提醒,总士的祝福是否没有完成?其实祝福这东西,我一直没搞明白。总士对Festum的祝福是痛楚,因虚无和存在的调和得以从地平线回归,后来讲到岛给予一骑祝福时,卡农以此举例,那么是否就像一骑的祝福是存在与痛楚的调和,总士的祝福就是虚无与存在的调和?将这个寄托在未来,就是将由其他人来延续这个祝福。不管是曾经的痛楚也好,还是这种调和也好,如果由新生的总士来继续,那么又加大了总士本人不可能再次归来的证据,不开心。

 

这句,等等,总士,我也……这就是一骑最直接的、最本心的反应。总士要消失的话,总士要去哪里的话,我也要一起。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的,最直接的反应。无所畏惧,毫不犹豫,就算是死,我也想和你一起。这就是一骑,一直以来对总士无比执着的一骑。但是,一骑毕竟也在成长,总士对他而言比任何人、比任何事,甚至比整个世界都重要,但毕竟总士不是整个世界。如果世界还需要他、未来还需要他,那他现在就不能为了总士抛弃整个世界的未来,那种选择,永远都不会是总士的希望。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走到了总士的身边,看到了和他相同的风景,理解了他所有的想法,这样的一骑,在一时的冲动之后,还是选择了留下,承担责任,做他该做的事情,完成总士没有完成的事情,守护世界的未来、世界的希望。呐,整个世界都该感谢小操和甲洋吧,如果没有那么一拦,他绝对跟着去了。没有填补世界伤口的存在,就算未来不会直接消亡,也会一路的痛苦和坎坷吧,最终会怎样也不好说,毕竟真正的和平还没有到来。

 

所以,还是谢谢你们,我谢谢你们啊,混蛋们TAT。

 

 

一骑的作用真的很重要吗?是吗?总士?你是这么说想让他别跟着来呢?还是真的很重要呢?一骑也不是对话必须的是不是?哎,可能真的很重要吧。引导者,守护者,对于永恒的生命来说,是个很合适的身份。从这句话延伸来看,未来可能是很遥远的地方吧,我真的很想让一切在第二代小总那里就完结,但是线索都指向一切还很遥远。

 

彼此祝福的彼岸,真的想了很久,还是没明白。首先彼此的祝福指什么?是你们接受的祝福还是你们给出的祝福?分析之后,还是接受的祝福比较靠谱。虚无和存在调和、存在与痛楚调和,这种祝福的彼岸是什么?这时候好恨智商不够。

 

(虽然啰嗦了一堆,但都说不通,后面被叶仔教育了智商之后终于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关于彼此祝福的彼岸,用硅基的思维解释,是总士和一骑都祝福了世界,那么彼此的祝福即是“世界”,世界的彼岸,即是“虚无”。总士的意思是,最终还会在虚无相会,就是说一骑在完成了他需要做的一切之后,会和他在彼方相会。那么无论多少次,指的确实是小总的轮回。因为两人的祝福都没有完成,总士的寄托在未来,一骑的还在自身持续。那么无论多少次,一骑也会陪伴着小总,引导他并和他一起完成对世界的祝福。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就是他们在彼方再会之日。

 

所以一骑可以那样对他微笑,因为他们确信,祝福会完成,世界终将和平,而他们,终将重逢。

 


 

一骑你知道他在说什么。我觉得我现在也懂啦。你能笑着和他约定,因为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约定。不,或者说,这是一个一定会达成的约定呢。

 

上一次总士消失的时候,说一定会回来,看到hae时,谁都知道,那确实是个安慰性的谎言。他努力了,努力着,却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如果不是因为一骑的奋不顾身,小操这个特殊个体的舍命相护,总士也不可能归来。

 

但是这次,他没有说谎。

 

你们不要说总士是个大骗子,这次他真的没有说谎。

 

他没有说,他还会回来,他只是说,让我们再会。

 

一骑明白的,再会和回来,是不一样的。如何再会?就像上面所说的,当一切完成之后,不管经历多少次轮回,祝福终将完成,那时候虚无的彼方,就是他们再会的地方。一次又一次,每一次的轮回,都是一次完成祝福的机会,如果没有完成,就继续等待下一次。不管多少次,终将完成,终将和平,终将不再需要永远的战士和永远的守护者,不再需要轮回的小总,那么,可以放下一切的一骑,就能去到总士所在的地方了。


总士曾经说过,法芙娜比较重要。其实就是岛比一骑重要。也就是岛上的大家比一骑一个人重要。后来一骑懂了。

一骑放手的时候,难道不是因为世界比总士重要?世界上的所有人,比总士一个人重要。他真的懂了。



 

然后是一片黑。绝望的,也温柔的黑。

 

视界线(event horizon),天文学术语。指黑洞的边界。在此边界以内的光无法逃离。在天文学上,根据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巨大的质量将因重力的作用坍陷成黑洞,黑洞周围的时空高度扭曲卷缩。Horizon也指黑洞周围出现的这个将卷缩的时空与整个宇宙区隔出来的界面,任何东西都不能从这个界面的内部逃逸出去,包括光线,因此也有人将之翻译成“视界”。对于人的精神状态及因此而生的文学而言,黑洞以及黑洞的边界这样一种概念,自然可以成为一种极具魔力的隐喻,它指涉了彻底的黑暗与绝望,甚至于就是撒旦魔鬼的化身。

 

以上来自百度。

 

但是苍穹里的event horizon,不是彻底的绝望与黑暗吧。它所指的,是记录了一切存在信息的延伸,也是festum得以诞生的力量本源。总士会去到的地方,是否从来没有人能够踏足?除了从虚无之中诞生的festum?人类消失时,会让结晶生长,变成mir的力量,消失的人类是否也最多只能将信息留存在event horizon,而不可能跨越到彼方?MIR的力量来自于各种信息?总士去到那边的话,是否会诞生新的可能性?因为是从未出现过的现象呢。

 

远见因为自己一身血迹而犹豫,不敢拥抱美羽,却被美羽拥抱和感谢了。谢谢你保护了岛,即使身染鲜血,也没有人会厌弃你呢,大家都理解你,感激你,所以不要也不要讨厌这样的自己啦。

 

剑司这时候的发言,有种领导风范。坚定,包容,勇敢(?),成熟。也许接替真壁司令位置的,就是近藤司令了呢。

 

和前面一张相比,nicht被逐渐增殖的结晶埋住了啊。世界树还在生长呢,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会变得更加强大,会覆盖更多的地方,更好的守护海神岛吧。在这里好好休息吧,nicht,将来会有命中注定之人来将你唤醒呢。

 

这个,三个人的表情,我不想说什么了。这种,仿佛说着,啊啊,看到了希望呢的眼神……被安慰了的眼神。不过看一骑,比后面的甲洋和小操更深刻,那是隐藏的很深的悲痛,比他微笑着送总士离去时,要悲伤的多啊,所以你的那个笑容,有多少成分是祝福?有多少成分是释然?又有多少成分是对总士的安慰?再加上,有多少成分是对再会未来的期待?

 

小总,很平静的安心的睡颜,在nicht的驾驶舱里,在总士的协同服里。感受到了吗?父亲们的怀抱一样的温暖。

 

这里,说说自己对小总被一骑取名仍然叫做“总士”的看法。当然是一骑取的吧?还有谁更有资格给小总取名字呢。呐,一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在总士最后待过的地方,他在总士的衣服里,他有着和总士一样的麦褐色头发,他睁开眼睛时,也是和总士一样的灰蓝色。虽然他的左眼不再有那道刻骨铭心的伤痕,但是,一骑能用“总士”以外的名字称呼他吗?不觉得“总士”仍然是最合适他的名字吗?而且,他是继承了父亲的生命吧,为何不能也继承父亲的姓名呢?还是姓皆城,还是叫总士。真的可以,没有不妥。


 

两年长这么大正常吗?我不知道。有人说两岁的美羽也能搭积木和说话呢,好吧,姑且理解为这里的孩子就这个成长速度,不是因为他自己特殊。他的头发有点毛糙呢,虽然长度够了,但是不像以前的总士留着的那个发型,扎的小辫子很可爱,大家都说一骑给他扎小辫子是模仿总士,其实这个小辫子不更像一骑自己的 小辫子吗?我是这么觉得啦。一骑不会刻意把这个孩子打扮成总士的样子,太low。至于衣服,囧,当然不可能是总士以前那件!因为岛都沉了,谁去他家老宅收拾衣服啊,是制作组的趣味吧?

 

这里的问答也有意思。一骑说,对面有世界,和你的故乡。世界在小岛之外呢,一骑。这里还是你给他打造的乐园吗?不过,你会在他能够理解的时候,告知他世界的真相吧,因为他也有知晓和选择的权利呢。小总是在海神岛出生的,一骑却说,龙宫岛是你的故乡呢。是因为小总,确实就是某种意义上的总士呢。

 

这里,还要说说,自己理解的小总和总士的区别。

 

小总当然不是原来的总士,因为生命的唯一性,就算作为继承了所有记忆的岛核,织姬也不是乙姬。这一点可以确证。何况从推断来说,小总从本源新生,是不会有皆城总士的记忆的,而他问出的问题也证实了这一点,他是全新的生命。但他其实又是总士。他从总士归去之处诞生,他有父,但无母,法芙娜Mark Nicht可以说就是他的某种意义上的母亲,他在驾驶舱内,法芙娜温暖的子宫内诞生。小总是个非常特殊的孩子呢,继承了总士的生命,也许还有某种责任,比如哪天再去唤醒沉睡在世界树下的nicht。冲方想要告诉我们的,其实第一遍就知道了,只是不愿意承认。

 

冲方想告诉我们,小总不是一骑的总士,但他又是总士。他是新生的总士,他还是皆城总士,却不是我们所爱的那个了。

 

冲方让一骑明白这点,接受这点,然而他是一骑的神,他让一骑明白一骑就得明白,他让一骑接受一骑就得接受,但是观众不行啊,我接受不了啊。

 

因为接受了小总实际上就是总士的延续,因为生命的唯一性,只要小总存在,小总持续着轮回,我们喜爱的那个总士、一骑的总士、笨拙的微笑着的总士,就不会再回来了,永远的。所以即使知道冲方想要表达的,我还是拒绝接受。两天过去了,我总算能把理智的想法写出来了。

 

看着这个画面,听着一骑对小总说话的语调,那确实是充满着感情和爱呢,但不是对他的总士的那种了。他比谁都更清楚,他手里牵着的孩子,不是他的总士。他比谁都更明白,总士是不能被替代的。把小总看做总士的替代,是对一骑的侮辱。

 

一骑会很爱这个孩子,岛上的大家都会很爱这个孩子。保持着对皆城总士的感激之情,怀念之情,来爱这个孩子。所以小总一定会很幸福,一骑你养的时候注意不要惯坏了他。

 

小总是全新的纯洁的生命,希望他幸福。

 

最悲剧的就在这里。

 

小总就是总士不在了的证明,只要他在,就没有总士。

 

所以我曾经希望,小总不要像岛核一样轮回,因为他不必去承担那个必须的责任,他可以作为常人轻松快乐的活完一世,然后终结,这样就算是一百年,一骑也等的起,等得到,等得到他的总士回归的契机。然而总士的留言无情的打破这个希望。




 

这几句连起来看,不管怎样看,都是在说小总会轮回。即使皆城总士消失了,想要存在的心不会改变,小总才得以诞生。我们不断的邂逅,指什么?橙子说是小总登上nicht听到总士的留言,我们指总士和小总的邂逅,不过感觉不太准确。如果是小总重生和一骑不断的邂逅是不是更准确点?但是又不符合通往尚未见过的故乡的归途这一点,因为一骑见过嘛。但是总士自己也见过,还要用我们这个词?他把自己等同于后来的小总,却是用小总的视角说话吗?他开始不是说,不知道谁会听到录音吗?

这段也经过了某叶的点醒,是一把大刀。

因为这个念诗的总士,并不是一骑的总士。这个诗,像是预言又像是总结,一骑的总士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这个总士应当是之后轮回又长大的小总,他所说的我们,就是指轮回的小总们,邂逅还是指轮回的自己与一骑的邂逅,这样就说的通了,为何会不断走在通往从未见过的故乡的归途上。

不断的行走,和每一次都会邂逅的一骑一起,终有一天回到故乡。

好痛。再一次深刻的提醒,最爱的那个总士,已经不在了,连最后的诗,都是后来者的朗诵……

最终的最终,到这里终于确定了小总会不断轮回,而一骑的总士将不再归来。

 

多说一句,不知道他是不是和nicht的核也融合了,不然和总士一起回到原点的nicht去哪了呢。那么每一次轮回,都是和nicht在一起么?

故事完结了。

 

第一集总士的念诗就挑明了,冲方用一整年的时间让我们做心理准备,然而我们没信他。

 

怪谁呢……

 

故事仍旧未完满,留下了许多未完结的线,人类军、绝望之核、光弘、Altair等等等等。然而总士的故事确实的完结了。我想即使有剧场版,即使有第三季,我们的总士也不会回来了。

 

我现在总算可以把这句话说出来。

 

不过理解了所谓彼岸,所谓重逢之后,觉得又豁然开朗了。本来脑洞的最后给总哥的故事,也是在彼方的再会。反正大家都觉得同死就是he对不对?

 

好像这样一切都说的通了。一骑的放手,一骑的微笑,总士的承诺,孩子的命名,都解释的通了。本来最痛苦的地方就在于,一骑的总士消失了,而一骑还存在于此,并且不知道轮回多少次都要面对不是总士的小总,还看不到任何再会的希望。按照上面的解释的话,就是希望就在祝福完成的时刻,总士在世界彼岸的虚无中,等待着一骑的归去,等待着再次的重逢,确实是一个一定会完成的约定。不管要经历多久的时间,但目的地已经确定,就在那里,不管路途多么遥远,要经历多少磨难,终将会抵达那里。

 

结合橙子说的,暗夜行路的ed,最后一起消失的两人,飞舞的萤火虫。

 一起消失的两人!!

 这就是冲方留给我们这些cp厨的he的希望!!!


 

最后祝愿他们的祝福早日完成,于彼方再次重逢! 


感谢橙子、感谢33陪我聊了两天,度过了最可怕的时间_(:зゝ∠)_

再次感谢33对总士更深刻的分析和理解_(:зゝ∠)_

感谢叶叶,简直是指明了道路的航标灯_(:зゝ∠)_

评论(47)
热度(149)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