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HAD I NOT SEEN THE SUN

食用须知:

 @paradise69 的点文:现代学生paro,吃醋的总士,或者猫咪先生的后续。(抱歉好像醋不太明显,但是吃了一些而且也是猫咪先生的后续!)

CP:无差。

预警:ooc。ooc。ooc。

前篇:猫咪先生



    “从下周开始晚上我会迟些回来。”一骑隔着沙发靠背从身后抱住正在看书的总士,两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强行把他的注意力从书中唤了出来。

    “要做什么?”总士放下书本、捉住友人恶作剧的双手,疑惑的回头问道。

    一骑凑的更近了些,下巴在他颈窝里蹭了蹭才回答道:“近期会有一些比较重要的比赛,教练要求非周末的下午都要加时练习,所以不能每天提前回来做晚饭了。”他歪了歪头,似乎有点不满:“我觉得是完全没有必要啦……”

    总士偏了偏头,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被一骑蹭的下滑的眼镜,道:“没有关系,我最近这段时间刚好要忙着结一个课题,大概也会回来比较晚,各自在学校解决就好了。”

    一骑抬头瞟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下午五点,既然最近都不能好好的和总士一起吃饭,今晚应该准备一顿丰盛些的晚餐补偿一下才好。就着搂住总士肩膀的姿势,他从沙发靠背上直接翻了过来,把总士膝上的书本挤落在了地上,让自己的脑袋占据了那个最舒适的位置。

    “今晚想吃什么?”一骑一边问、一边用手指勾住总士耳侧垂下来的一缕长发把玩着。

    总士低头看了看枕着自己的腿一脸舒适表情、笑眯眯的一骑,再看了看被挤到地上的书本,终于放弃了继续阅读的念头,伸手摘下了眼镜,拍了拍友人的脸颊道:“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我也来帮忙。”

    “嗯。”一骑应了声,腰部发力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总士看着他走进厨房的背影,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

    真壁一骑,和他同级的工学部学生。一年半前在图书馆认识,之后陆续来往了半年,一年前正式开始交往,并且搬在一起成为了室友。    虽然认识才一年半,但却像相处了一辈子那样久。

    总士觉得,他和一骑之间,真的存在着某种缘分。

    之前十八年的人生,他也是步履清晰的一点点走过来,但是就像古早的黑白电影一般缺乏滋味,自从身边有了唤做真壁一骑的友人,他的世界突然拥有了声音和色彩,一下子变的绚丽生动起来,好像只有在真壁一骑的身边,皆城总士才是真正的活着。

     所谓幸福,不过如此吧。

 

 

 

    总士本以为只是稍稍减少一些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会对生活造成什么影响,毕竟在没有遇到一骑以前,他也从来没觉得寂寞。可是一连三周过去了,总士自己的课题已经顺利结题,一骑的‘加时练习’却并没有要结束的迹象。

    这天总士回到被他俩称为‘家’的宿舍时,一骑如预料般还没有回来。推开房门看到空寂又黑暗的房间时,总士还是忍不住有些失落。洗了个热水澡后,他没有开灯,直接把自己扔进了柔软舒适的沙发里,闭上了眼睛。

    若是以往,这个时候一骑就会蹭过来,替他打散头发、按摩因为忙碌了一天变得紧张僵硬的肩颈,有时候他们会随意的聊聊学校的事情,有时候就是沉默着享受安静却甜蜜的气氛。一骑只是偶尔会有些粘人。大多数他忙碌的时候,一骑都不会主动打扰,而是贴心的准备好茶点、小食,然后窝在旁边玩游戏或者看书。

    说起来,他们对彼此的私事过问其实不多,比如一骑的社团活动。总士只知道一骑高中的时候就有在打篮球,大学以后也加入了篮球社,而工学部的篮球社水平好像还不错。但是因为学业忙碌的关系,他从来没去看过一骑的练习或者比赛,毕竟不是自己感兴趣的领域。

    是不是去看看比较好呢?

    总士摘掉眼镜,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一点也不想动,连最爱的诗集也提不起兴趣去阅读,带着‘一骑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呢’这样的思考,总士不自不觉间沉入了睡梦中。

 

    总士再次醒来,是因为感觉身体被移动了,睁开眼睛时,身体刚好陷入柔软的床铺,而后枕部正被一只温暖的手小心翼翼的托着还没来及碰上枕头。

    一骑逆光的脸由模糊到清晰,带着一点歉然的微笑:“抱歉吵醒你了,但是在沙发上睡着会着凉的……”一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总士伸手勾住后颈强迫着拉低了脑袋,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

    双唇还未贴合就感受到了对方炽热的呼吸,兴许是刚刚运动完的缘故,一骑的体温有些偏高,将他灼热的气息摄入胸腔深处,似乎整个人都跟着暖了起来。总士有些贪恋的抚摸着一骑的身体,裸露的肌肤有些微的潮意,指尖可以感觉到一点点粘腻,因为是一骑所以可以毫不在意,当他把手从对方衬衫下摆伸进去时,却被一骑按住了。

    放开了对一骑唇舌的纠缠,总士带着些微喘息和疑问望着他,才发现他双手撑着床垫正在努力避免与干净织物的接触。

    “我得先洗个澡。”一骑吐了吐舌头道。

    总士笑了一下有些无奈的放开了他。一骑的洁癖有点严重,也许和从小的生活习惯有关,虽然他也很爱干净,但是并没有严重到不洗澡就不上床不换睡衣就不坐沙发的程度。在一骑洗澡的当儿,他舔了舔唇,回味着方才的吻,淡淡的甜味儿又带着微微的咸,应该是某种运动饮料。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总士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呆,从床上爬起来进了厨房。于是十分钟后当一骑揉着湿淋淋的头发走出来时,手里立刻被塞上了一杯热腾腾的牛奶。

    “喝了它早点睡吧。”

    一骑眨了眨眼睛,双手捧着热乎乎的马克杯,似乎有些不明所以。总士看着他有些呆滞的样子,觉得十分可爱,忍不住探过去在他光裸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才道:“练习很累了吧?早点休息。”

    总士本来想再看会儿书,却被一骑拖着一起爬上了床。像往常一样被搂住了腰,从身后紧贴过来的躯体温热又柔软,感受着扑打在后颈处一骑鼻息的热意,十分安心。直到一骑的呼吸变得缓慢又规律,确认他已经完全入睡,总士才慢慢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的课程结束后,总士一改往常的路线,没有回宿舍而是绕道去了工学部。

    工学部他以前来过,当然也是因为一骑的关系,不过不算太熟。校园里并没有明确的指示牌,他还是问了人才找到篮球部平时练习用的体育馆。他并不是突然想来看看一骑,而是昨晚入睡前就计划好了今天的行程。

    平时腻在一起时,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当现在相处的时间变少时,莫名的出现了一点点焦躁和失落。总士一直是个很理性的人,连感情上的问题也总是用理性思考的方式对待——既然是因为相处的时间不够,那么就应该多去看看他。

    总士还没走到体育馆门口,就听到了嘈杂的人声,夹杂着口哨声和女孩子的尖叫。有些惊讶于这里的热闹,他加快脚步绕过道路的转角,才终于看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这里只是练习用的分馆,所以场地并不大,正式比赛一般不在这里。大门是敞开的状态,总士走过去,密集的人群围绕着中央的场地站的满满的,几乎遮蔽了所有的视野,他掂了掂脚,以他181cm的身高,也看不见里面的具体情形。他扭头看向两侧的观众席,因为离场地比较远的关系,倒是没有什么人。于是总士绕开人群,顺着阶梯一路走到了最高的位置,想找个地方坐下时,就听到身后传来又一波拔高的尖叫和喝彩声。他反射性的扭头去看,想着大概是谁又进球了吧,结果却让他怔住了。

    篮球社的队服是白色的,练习赛时则另一方用蓝色套衫区分,所以橙色的篮球在场地里还是十分明显的,总士一眼便捕捉到了,继而看到了持球的人。

    白队11号、小前锋、他最亲密的友人、真壁一骑,刚刚只是拿到了球而已。

    一骑半长的黑发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额发用头带挡起,正一脸专注的盯着对手,好像完全不受观众呼声的影响。

    一骑,好像很受欢迎的样子?

    总士在高处坐了下来,虽然离的有些远,但是戴上眼镜后的矫正视力想要看清友人的动作还是没有问题的。他对篮球了解不多,仅仅是知道一些简单的规则,所以也没想要认真的去看比赛,他就是来看看一骑的。

    一骑的身高只有177cm,比他还要矮4cm,体重也要轻的多。按理说他根本不适合打篮球,高中时可能还不明显,大学时这种身高体型上的差距就很容易吃亏,不过一骑却一直打了两年,好像还是首发球员。

    对于友人在运动上的天赋总士是知道一些的,却从未有过切身体会,毕竟生活中除了力气大一些、耐力持久一些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感触。所以当一骑开始运球突入时,总士几乎有些目瞪口呆。

    面对双人包夹的加强防守,一骑只是一个大幅度的假动作就晃了过去,对方已经放弃了外围,篮下三个人将进攻区堵的死死的,结果一骑直接一个急停后仰跳投将球抛了出去,对面的中锋即使身高近两米也没办法触到被刻意挑高的抛物线,伴随着更加激烈的欢呼声,橙色的球划出一道漂亮的轨迹嗖的一声落入了篮筐里。

    优雅又流畅。

    总士托住下颌,嘴角微微翘起,原来一骑打球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不过他很快推翻了自己‘很好看’这个评价。

    虽然是练习赛,两队却打的都很认真,整体水平比较持平,看的出来一骑那一队除了他以外大概只有控球后卫和大前锋是正选球员,防守方面要差很多,更擅长的是快攻。

    这一轮当大前锋抢到一个防守篮板时,后卫立刻指挥发动了快攻,球直接被传过了半场。因为一直注视着一骑的关系,总士发现他在大前锋跳起时已经开始了跑动,当后卫拿到球传向他时,他刚刚越过中线,对面的中锋就在篮下,而盯防他的前锋正紧跟在他身后。

    总士不自觉紧张起来,握紧了放在膝上的拳头时,却发现一骑竟然笑了,不像之前那种严肃认真的神情,他眼神依旧专注,嘴角却真的翘了起来。他的视线不再盯着对手,而是移向了前方的篮筐,好像那个身高两米像只大猩猩一样的中锋根本不存在一样。

    一步、两步、三步。

    观众的呐喊声一浪叠过一浪,还有不少人在原地蹦跳起来,开始有人大喊着:“灌篮!灌篮!灌篮!”

    灌篮?怎么可能。总士这么想着,以一骑的身高……

    一骑的脚步越过了罚球线,身后盯防他的人被甩开了至少两个身位,而防守的中锋前倾着身子举高双手似乎已经准备盖帽了,只是大块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很得意。

    然后,总士看到一骑起跳了。

    就在防守中锋的正前方。

    人群欢呼的声浪一下子冲了上去,少女们的尖叫似乎特别嘹亮。

    好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真的飞了起来一样,一骑屈起的双足离开地面的高度绝对已经超过了一米。

    惊人的弹跳力。

    总士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看着一骑脸上散发着发自内心的快乐笑容,抡圆了的手臂带着那颗被扣在右手的篮球、划过一个漂亮的半弧狠狠的砸进了篮筐。

    观众们的呼声在这个时点达到了最高峰,用震耳欲聋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总士终于理解了观众们的狂热,因为自己现在的心情正和他们一样激动。灌篮时的一骑,好像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整个赛场上总士已经看不见别人也不想去看别人,眼里只剩下自己的友人。如果能够看清一骑现在的神情,那双平时温柔如水的棕色眼眸是否也有隐匿的火焰在燃烧?

    总士咬了咬了下唇,刚才太过投入几乎要随着人群一起喊出声来,这可真不像平时一向淡定的自己。他慢慢坐了下去,就那么在最远能地方默默看完了整场练习赛。

    比赛结束后,人群大多散去,却还是有些人留了下来,或者说是应该称为狂热粉丝的那部分。女孩子居多,男孩子也有不少,围住准备换衣服离开的几位主力球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有人还送上了礼物。一骑身边的人是最多的,他倒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对每个人都很礼貌、温柔的微笑着,距离太远总士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大概是拒绝了所有的礼物并表示了感谢之类,粉丝们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总士站起身来,犹豫着是自己先回去、还是等一骑一起,要不要让一骑知道自己来看比赛了呢?

    不过他没有烦恼这个问题太久,因为他看到一骑在人群散去后转头望向他的方向,朝他招了招手,用口型说道:“等我。”

    被发现了吗?

    总士有些微的尴尬,开始想如果待会一骑问他为什么突然来看比赛,他该怎么回答?他并不是心血来潮,思念这种话更说不出口,更何况每天晚上他们还是同床相拥而眠。他有些呆滞的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奇怪的念头,直到一骑带着些飞扬轻快的嗓音在他面前响起:“久等了。”

    他抬头看向一骑,还在整理着刚才思考的说辞,就被一骑握住手掌拉着站了起来。“回去吧。”一骑笑着说,完全没有放开他的手的意思,就那么拉着他走出了体育馆。

    一骑的掌心是干燥的,带着运动后体温升高的热意,握住他手掌的力道适中,却恰好让他没法轻松的挣开。

    “一骑……”总士忍不住出声道。这里毕竟是工学部的本部,周围来往的学生很多,应该也有方才的观众,如果被认识一骑的人看到,两个男生牵着手什么的会传出一些不好的话吧,虽然也许那是事实。这么想着总士不禁有点焦躁,恰巧这时迎面走来两名女生,看到一骑时明显眼神一亮露出了可爱的笑容,他反射性的用力一挣想要和一骑分开,却被友人适时加大的力度给阻止了。

    一骑很自然就这么牵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去,和那两个女生擦肩而过时还向对方点头打了招呼,总士恍惚间好像听到身后有小声的惊呼却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侧头看向一骑,发现友人嘴角噙着笑,正也向他望来,琥珀色的眸子在秋日嫣红的夕阳下闪着莫名的光,却清澈又坦荡。有些僵硬的肩膀终于放松下来,总士移开目光望向前方林间的道路,反手将五指摩挲着插入了一骑的指间与他紧紧相扣。

    

 

 

    一骑的‘加时练习’终于结束了,但对总士来说这并不是好消息,因为紧密安排的赛程接踪而至。去年一骑不是先发球员,篮球社也没拿到太好的成绩,所以只是在本市参加了区域联赛。今年的话,一路势如破竹的拿到了区域联赛的冠军,本来应该是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一骑一脸歉意的说出了这件事情,并且表示接下来的比赛要去其他地市,行程短则三天长则半月。

    总士不知道是该希望他早点回来还是晚点回来比较好,因为只有输了比赛失去晋级希望才会提前结束行程。如果能一直赢到最后拿到全国冠军,那就肯定要等到半个月以后了。

    早点回来?旗开得胜?武运昌隆?

    想了有一会儿,最后他盯着友人的眼睛严肃又认真的说道:“一骑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一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总士未免对我太有信心了,说不定……”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住了,望着总士的眼神里带上了些许期待。

    “我会准备好生日礼物的,不管一骑哪一天回来。”总士知道一骑在想些什么,因为离他的生日只有不到一周了,于是他认真的做出了一个承诺。事实上,关于生日礼物他已经考虑了很久,也大致选定了目标,却一直没有说出来,礼物要的当然是惊喜感吧。

 

 

 

    在一骑出发的第二天,总士就去把生日礼物领回了家。

    幸好学校对宿舍管理的自由度比较高,并不禁止饲养宠物,只要有合法手续的话。

    没错,总士选定的礼物,是一只宠物——猫。

    总士知道一骑在高中的时候曾经养过猫,毕竟他们第一次的见面,就和那只猫有关系,当时一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第二句话就是:“你是猫咪先生吗?”他素来反应迅速的优秀大脑差点当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幸好那个家伙反应过来及时的道了歉,这件事也让他后来想起时总忍不住发笑。

    总士选定的礼物,是从宠物店买回来的一只四个多月大的黑猫,一周前就定好了,一周来做完了全面的体检也打好了疫苗、办好了领养手续。

    猫崽很温顺,虽然陌生的环境让它有些紧张,但是当总士把它抱在怀里按照店员教的方法顺毛、挠下巴时,它很快就放松下来眯起眼睛,并且发出愉悦的呼噜声。

    柔软又温暖的小东西。

    让人忍不住怜爱。

    总士从没养过宠物,不过想着一骑是有经验的就没有太担心,没想到一骑会离开一段时间,而自己需要独立照顾一只猫崽,所以尽量延迟了去领它回来的时间。他有认真的研究了店员赠送的饲养指南,也去网上查了很多养猫的相关知识,觉得自己应该应付的来,不过当他真正抱起这个小东西时,却没来由的感到了有些‘沉重’的责任。

    小东西也许是经过白天搬家的折腾有些疲惫,很快就在总士怀里打着呼噜满足的睡去。这样一个鲜活的小生命,那么快就信赖了他,将一切都毫无保留的托付给他,让他内心的柔软再次被触动了。一定要照顾好它、把它好好养大,总士在心里暗暗的对自己说。

    他把猫崽小心翼翼的放进温暖的猫窝里,尽量不吵醒它,起来转身想要离开,又有点不舍,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趴在地板上凑近了继续打量这个小东西,看着它微微起伏的小肚子和偶尔颤抖的胡须,感觉说不出的可爱,黑亮顺滑的毛色和那个不在家的家伙也真的很像。半晌之后,总士伸手戳了戳猫崽肚皮的软毛,心里想着那个现时不在身边的友人,小声说道:“大概……你也是我的猫咪先生吧。”

 

 

 

    总士设想过很多种一骑回来看到礼物时的情形,惊喜还是惊吓之类,却唯独没有预料到眼前的反应。

    “虽然迟了几天,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总士抱着猫崽站在玄关处说了这句话,一骑刚打开门,脸上灿烂的笑容在看到那只猫时消失了。

    总士一下子忐忑起来,一骑应当是很喜欢猫的,虽然很少谈起以前养猫的事情,但每次看到路边的流浪猫时,眼神都温柔,也经常买了猫粮去流浪猫的聚集地投食。但这个反应可不对劲。

    一骑手里的旅行包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他看了看猫崽,又看了看总士,琥珀色的眼睛里慢慢蒙上了些许水汽。

    “一骑……?”总士试探的问道。

    一骑摇了摇头,上前一步环住总士的肩,给了他一个轻柔的拥抱,小心翼翼的拉开了身体上的一些距离,防止压到总士怀里那个正“喵喵”叫着的小东西。

    “谢谢。”总士听到一骑用带了些沙哑的气音在自己耳边小声说了这么一句。

    空出一只手来,他拍了拍一骑的背,有些不知所措,一骑应该是很开心的,可是却差点哭出来,他不知道缘由,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时候一骑在他肩窝蹭了蹭,拉开一些距离,摸了摸他怀里的猫崽,笑着对他说:“哪天,给总士好好说说‘猫咪先生’的故事吧。”

 

 

 

    那天之后,双人宿舍正式多了第三只成员,生活依旧和谐而美满。美中不足的是,一骑的球队并没有拿到冠军,不过没有关系,离毕业还有两年,大家都在成长,机会总是有的。

    总士有一些话没有对一骑说,自从看过一骑打球的样子、自从他知道了一骑很受欢迎这件事之后,他发自内心的感到了满足与自豪。这样耀眼的一骑,是只属于他的,谁也抢不去。

    这天晚上,一家三口窝在沙发上,猫崽在一骑的怀里,一骑枕在他的膝上看电视。他放下手中的诗集,揉了揉友人——或者说命中注定唯一的恋人——那头柔顺的黑发,轻声念道:“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一骑正专注于电视节目中,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疑惑的发问时,总士只是摇了摇头。

    他们大概都是彼此的‘猫咪先生’,走进了彼此最柔软的内心,照亮了那片原本荒芜的黑暗。

 

 

END


评论(36)
热度(105)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