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DELICIOUS

食用须知:

CP:没有。

视角:吃货SEIN酱。

警告:阅读后可能产生极度不适,甚点。




    他是他品尝过最无上的美味。

    他是属于他的。

    只属于他。

    他对自己说:总有一天,一定会完完全全的吞掉他!

 

 

 

    他本来没有意识。

    或者说,他本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当那一天他突然明确了‘自我’时,过去所存储在他身体之中的信息便突然整合成了记忆。

    他自乌尔德之泉中诞生,他是他们称之为‘MIR’的东西的碎片。

    他被装入他们称之为MARK ELF的容器,然后陷入了恍惚的沉睡,直到一名少年唤醒了他。

    真壁一骑。

    少年与他分享一切。

    所有的感觉、所有的情绪、所有的认知。

    他就是他。

    他知晓少年的一切。

    他的痛苦、他的迷茫、他的恐惧、他扭曲的快乐与满足。

    但这一切,都还是属于那个少年的,并不属于他。只不过当时他并不明白这一点。

    直到那一天、他真正诞生的那一天。

    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他被转移到了叫做MARK SEIN的新容器中。唤醒他的人,仍然是真壁一骑,他和他再次合为一体分享一切,只是——那一次的一体化,和往常有所不同。

    那是他在虚无之中,第一次真正的睁开了眼。

    

    模糊的意志变的清晰,他第一次用自己的‘眼’看到了世界。

    他‘看’到了真壁一骑。

 

    外在的感官是混乱的,灼热的岩浆和扭曲憎恶的意志包绕着他,古怪的愉悦感充斥着身体,那不是属于真壁一骑的感受,那是来自于他自身的感觉,只是一瞬间他就明晰了——那是进食的快乐。他正在吞吃所有的一切,转换为自身的能量,随着能量的聚集他能感受到自己变的越来越强大,但是他无法满足。在愉悦之后,是根植于内心深处的饥渴,他想要更多、更多。

    进食是他的本能。

    贪婪是他的本性。

    狂暴是他的本质。

    外在的他正咆哮着吞噬一切,内在却静寂犹如虚空。

    

    一片黑暗的虚无中,唯一的存在,就是那个少年。

    真壁一骑。

    他看着他,用不存在于现实中的‘眼睛’。

    少年仍然处于痛苦和混乱中,他知道,因为他就是他。

    他们是一体的。

    “总士……?”

    少年带着疑惑的低语,仿佛是在向他发问,又仿佛是在质询自身。他也明白的吧,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他自己。

    他的视野所见只有一半,随着他抬头的动作左眼上缠绕的绷带逐渐散落,瞳仁里只有一片虚无绝望的猩红。

    好痛……

    好痛……

    好痛……

    痛苦的呻吟声回荡着响起,那是属于真壁一骑不堪回首的记忆。

    他沉默着,只是看着一骑。

    他看着他哭泣、看着他慌乱的剖白、看着他满怀着罪恶感厌恶自己。

    他看着他在不知名存在的引导下慢慢回想起当初的一切。

    “为什么?总士……”

    “这叫做同化,就是合为一体的意思。”他听到自己平静的诉说:“我们合为一体吧,一骑。”

 

    同化现象,是记载在他身体深处通往遥远故乡的归途。

    诞生于虚无的他,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可是他想和一骑合为一体,一同回到当初的所在。

    “一骑……”绿色的结晶自他掌中生出,他向着最喜爱的少年发出邀请。

    也许,和他真正合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的话,就能感到满足了吧。

    少年并没有拒绝他,他望着自己内心最脆弱的投影,垂下了眼睫,像是在诉说着最渺小的、最微不足道的愿望:“我只是……想跟总士……再一次……跟他说说话而已……”

 

    在少年的嗓音落下最后一丝余韵时,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那是长久以来禁锢着他的,名为‘无’的枷锁。

    他第一次成为了自己。

    他是他,真壁一骑是真壁一骑。

    他是来自遥远宇宙彼方的星核的碎片,经由无数机缘获得了‘自我’这个奇妙的东西,在他明晰了这个认知的瞬间,经由MARK SEIN这个容器所介导的一体化顺利达成,他听从少年的指引、按照他的愿望,重新诞生于这个世界。

    

    真壁一骑的愿望是什么?

    核之器传达过来的,是他必须要回到那个他心目中唯一的‘乐园’,那个被叫做‘龙宫岛’的小岛,他最重要的亲人和朋友都在那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在等着他归去。

    那是真壁一骑的愿望。

    他会帮助他达成。

    因为一骑是他的一切。

    一骑给予了他真正的存在,指引了他该走的道路,作为回报,他会竭尽所能,满足一骑所有的愿望。

    只要他能做到,他将不惜一切代价。

    只是,他自身也有一个愿望。

 

    那仍旧是根植于他身体深处的本能,他无法诉诸于口,却十分明晰——他想要吃掉他。

    他的本能、本性、本质,就是如此。

    他吞噬一切。

    将周围的所有,包括周遭的微尘与空气也一并同化,化为自身爆发性的能量。

    贪婪、凶暴、毫无底线。

    这就是他。

    他会满足真壁一骑的愿望,他将为他所用,只不过少年必须向他奉献自己的血肉。

    没有什么力量是无需代价就可以得到的,即使吞噬真壁一骑的存在不是他的本意,但只要少年坐上了驾驶位,一切就无法控制、也不可逆转。

    

    少年是他品尝过最无上的美味。

    真壁一骑只属于他。

    他也只属于真壁一骑。

    他压抑着想将他完全吞噬殆尽的欲望,只是想要和他在一起更长久一些。

    他为他挥动手里的巨剑,为他斩杀无数敌人,他心甘情愿。

    他知道,一骑对他从来不曾厌弃。一骑依赖他、信任他,愿意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奉献于他,只是为了满足一骑自己和那个人的愿望——保护大家、保护被称作‘乐园’的小岛、保护那一方渺小却珍贵的和平。

    在短暂的和平到来时,他也曾被封印在冰冷寂静的格纳库里,但是他从不曾悲伤或绝望。

    也许只是有些寂寞。

    他深信,战斗至一切的终结,是他的宿命、也是一骑的宿命,他不像另外那个被捆缚着却怎样也不愿意安静下来的家伙那样去怨憎愤怒,他只是等待。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等待着再次战斗,还是迎来终结,也许对他来说,都没有差别。

    时隔两年之后,真壁一骑再次搭乘了MARK SEIN,他几乎是狂笑着醒来,如钢铁的囚衣般束缚着他的抗同化材料一瞬间就被他撕的粉碎。

    ‘呐,这次,我们要去哪里?’

    ‘去保护和平的希望。’

    ‘只要是你的愿望。’

    ‘那就拜托了。’

 

    限制器被解除了。

    他也是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极限远超自己的想象。

    强大的、澎湃的的力量充斥着他的身体,他只要挥挥手,手中洛伽之枪便发出几乎能够摧毁一切的能量束。

    那些金色的异形——他曾经的同胞们,在他面前纷纷被摧毁、回归尘土,他们对他充满了恐惧与厌憎。

    他几乎可以同化吞噬一切。

    将曾经的同胞连皮带骨一起吃掉,他的力量仍在不断增长,完全感觉不到极限,没有什么能阻挡他。

    他是万能的。

    或者说,他和真壁一骑,他们,是万能的。

    他狂笑着、咆哮着去战斗,酣畅淋漓。

    于他而言,这是一场盛宴。

    真壁一骑在毫无保留的向他奉献着自己。

    

    他不知道他还能和一骑在一起多久,饕足与血肉美味的同时,他有点惶恐,也许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可是一骑的奉献他根本无法拒绝,也无从拒绝。

    直到对战Aviator时,他才感受到了压力。

    但是,没有他们不能战胜的对手,他只要和真壁一骑在一起,就绝对无所不能。

    在他们快要抵达希望之所在时,遭遇了最艰难的战斗。

    又是一次与Aviator的单独对峙,从诞生以来遭遇过的最强大的敌人。

    但是,他们不会输的。

    “我还在这里啊!”一骑嘶吼着,驱使着他一次次上前。

    他一次次受伤,一骑就会一次次感受痛楚。

    不过没有关系,一骑已经习惯了忍耐痛楚,而他只要吞噬其他物质就可以补充能量不停再生。

    我们可以赢的!

    他再次咆哮着冲上前去,可是从右臂却传来了奇怪的触感。

    不,那不是他的感觉,那是一骑的。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绿色的同化结晶一瞬间已吞没了一骑的右臂,继而破碎,连同右侧的尼伯龙根指环系统和内置的部分连接器。

    大量的血液从一骑的伤口喷出,溅落在驾驶舱的舱壁上。

    仍旧温热。

    充斥着生命的能量。

    发生了什么事?

    他几乎是恍惚的。

    不,或者说,本该是预料之中的。

    他吃掉了一骑的手臂。

    货真价实的。

    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不愿去想。

    如果他是个人类,那么一定是一副呆怔失落的表情吧。

    不过……真的是无上的美味啊。

    一骑只是一声短促的闷哼,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自己粉碎的那部分身体,已经转变成猩红的双瞳只是决绝的注视着前方的强敌,嘶吼着继续冲了上去。

    不会退缩。

    不想退缩。

    也毫无退路。

    高昂的战意与坚定的信念,就是现在从一骑那里传达过来的全部。

    会赢。

    必须赢。

    一定要赢!

    从怔忡中清醒过来,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那是一骑整个生命与灵魂都在他体内燃烧着所产生的巨大动能。

    ‘呐,你还愿意给我更多吗?’他如是问。

    ‘全都可以给你,只要能赢。’

    ‘请毫无保留的使用我吧。’他如是说。

    ‘请将全部的力量借给我吧。’

 

 

 

    他是他品尝过最无上的美味。

    他内心深处的愿望,是想要完完全全吃掉他。

    可是他很喜欢他。

    他被赋予了存在后,知晓了生命的美好。

    他不希望他消失。

    他不希望一骑消失。

    但是战斗是他们共同的宿命,他无能为力。

 

    他挥舞着手中的巨剑,再次冲向了强大的敌人。

    他知道,这次真的也许是他们的最后了。

    不会让你一个人走,如果你消失的话,我也将不在选择存在。

    吃掉你所有的血肉,完成你最后的愿望,陪着你一起走到终点。

    

    他咆哮着,发出了自他诞生以来最威力巨大的攻击,他坚信必可以摧毁眼前的敌人。

    他拥有了最强大的力量,他吃掉了最渴望的美味,他几乎是满足的、兴奋的、欣悦的。

    可是他没有笑。

    他在哭泣。




END

评论(34)
热度(61)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