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不器用

食用须知:

CP:无差。(其实这篇没什么CP)

时间线:HAE后一年。

梗来源:作监大浪太的新脑洞 ♪。




    这是一个夏日的周末,午后的乐园挂着准备中的牌子,却不像平时那样悠闲安静,隐隐约约能听到店里传出抑扬顿挫的声音,好像是在朗诵或者……上课?

    随着明亮的日光,透过落地的大玻璃窗,进入到店面内部,可以看到平时轮流打工的一骑、远见和晖居然都在。乐园里的摆设也和平时不同,三张桌子被拉到了并排的位置,三位驾驶员或者前驾驶员一排整齐的坐好,手里拿着笔、面前摊着小本子,不时低头刷刷的记着什么。而吧台前面的高脚凳被移到了一边去,取而代之是一块临时支起的白板,带着眼镜、一手持着马克笔、一手握着小棍子的法芙娜部队总指挥官正一边在白板上书写、一边大声讲解着。

    是的,这里确实是个课堂,周末的临时课堂。

    一骑在本子上记完一行笔记,抬头时,总士正认真的指着白板上的图画文字解读,他的目光不自觉的从白板偏移到了总士的脸上,友人的神情很专注,眉梢却微微上扬、带着些愉悦的味道。一骑将铅笔夹在指间转了一圈,偏了偏头,忍不住笑了。

    总士好像真的十分乐在其中啊。

 

 

 

    事件的起因其实是一周前的意外。

    那天快傍晚了,ALVIS又订了乐园的外卖,并且是总士亲自打电话来约,而沟口先生骑着自行车去别处跑腿了,于是由远见看店,一骑就骑着沟口先生的小绵羊带着外卖箱出发了。

    说起来一骑很少出门送外卖,毕竟这活儿风吹日晒还是挺辛苦的,一骑又要承担主厨的工作,所以一般都是由沟口先生自己完成的。但是碰到这种比较匆忙的订单而外卖大叔又恰巧不在,让女孩子、比如远见去做这个一骑也是坚决不同意的,只要用‘想要顺道看看总士’这种理由轻而易举的就能说服远见。再说了,小绵羊还是很方便的,不像自行车爬坡需要消耗体力,基本上只要有路没台阶的地方都可以去得。

    所以,那天当一骑哼着歌、欣赏着晚霞、抱着轻松愉悦的心情一路‘突突突’的把小绵羊开到ALVIS的入口时,是没想过后面会有那么多麻烦事的。

    一骑快到ALVIS那个入口时,老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麦褐色长发的发尾在风中还飘啊飘的。于是一骑一边加大了油门冲过去,一边举起一只手朝总士招了招。最后一段是下坡,小绵羊即使马力不是特别强劲,加上重力加速度也是挺快的,到达总士身前时一骑一个急刹车,车尾都离地了,骑车的人理所当然的也因为惯性站了起来,前倾着身子时一骑还不忘和总士打了招呼:“嗨,总士!”

    具有全岛最优秀的反射神经和平衡能力,一骑当然不可能摔倒,跳下车子时,却发现总士的脸色很不好看。

    总士推了推鼻梁上那副配了没多久但是看起来超适合他的黑框眼镜,眉心皱起了小小的纹路,在一骑想要开口询问时,他严肃的道:“你这样骑车太危险了,没学过安全常识吗?”

    “哈?”一骑疑惑的歪了歪头。

    “这种小型两轮机车的制动系统和真正的大型摩托是不一样的,如果速度太快惯性较大,会很难及时制动,容易出事。”总士一边拎过车子后座上的其中一个外卖箱,一边继续用严肃的语气解释着。

    一骑“哦”了一声,随口应道:“知道了、知道了。”他伸手拎过另一个箱子,虽然知道总士的意思却有些不以为然——小绵羊的最高时速也就三十公里,上坡的时候更慢,能出什么事儿?

    总士伸手刷卡开了入口处的大门走了进去,一骑跟着进去,走了两步之后总士突然问道:“你有驾照吗?”

    “哈?”一骑压根没想过骑小绵羊还要驾照的问题。话说回来,岛上道路不算宽敞、机动车辆少的有限,他虽然知道有驾照这么个东西,却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需要他。

    总士皱了皱眉,没再言语。

    之后两人有的没的聊了些日常琐事,几分钟之后就到了会议室。一骑跟着把外卖箱送进去,发现CDC的要员基本都在,心想着大家还真是辛苦,即使在和平时期也这样忙碌,正要和自家父亲打个招呼时,却听到总士突然语气严肃的道:“真壁司令,我有个关于机动车辆驾驶方面的提案。”

    在一骑茫然时,总士接着说道:“首先请您取缔前法芙娜驾驶员真壁一骑的机动车辆驾驶权限,因为他没有相关的理论知识,实践知识也不确定,继续驾驶机动车辆的行为可能会对其自身或其他岛民造成危害。”

    一骑听的目瞪口呆,史彦也跟着一脸茫然了,他疑惑的问道:“什么驾驶权限……”自家儿子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权限啊。

    这时一骑将外卖箱放在桌上,举手道:“那个……大概……就是说……不许我骑着小绵羊送外卖的意思吧。”

    总士点了点头,又道:“我建议岛上建立机动车辆驾驶执照的考核程序,没有取得执照以前,不允许随意驾驶机动车辆,违者应予相应处罚。”

    一骑不得不再挠着头解释了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大人们总算弄明白了事件原委,不由纷纷失笑。史彦有些为难的说:“这个……总士君的提议确实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岛上目前还在战后的重建阶段,实在分不出精力和人手来进行相关事项的准备工作,而且除了一骑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人需要吧?”

    总士沉吟了一下,道:“不排除其他人员涉险的可能性,比如远见真矢和西尾晖。”

    史彦想了想,摊手道:“我们现在确实排不出人手来,不如总士君先来承担这份工作吧?”

    “我?”总士有些惊讶,他也没有所谓执照,不过……确实有理论知识。14岁之前,他有几次离岛经历,有过相关的理论知识学习,摩托、骑车、快艇、直升机等的驾驶方法都有学习,不过没有一样经过实践就是了。

 

 

 

    最后总士是和一骑一起离开的,因为CDC当场商讨后决定,由总士来负责驾照的理论教学和考核工作,等理论考核结束后,也许其他人就空出时间来了,到时候再考虑机能考核的事情。当然总士本身在ALVIS还有职务,也有工作要完成,不过鉴于他连休息时间都泡在研究室里,史彦强制命令他用周末的时间去乐园完成授课任务。因为是自己的提案,即使不情愿,总士也只有答应了。

    一骑走在旁边有些好笑,总士不许他再骑上小绵羊,于是只能推着。又担心车子比较重,上下坡多一骑会劳累,总士自觉揽过了推车的任务。

    看了看友人过于严肃的侧脸,一骑忍不住道:“总士,在想什么呢?不会现在就开始考虑教学的事情了吧?”

    “啊,已经有了大致思路。”总士答道。

    “这么说,刚刚毕业没多久,又要回到课堂上啊。不过总士做讲师,挺新鲜的,可以期待一下。”一骑将两手背在脑后打趣道。

    总士挺了挺腰,下坡的时候要拉住车子、上坡的时候要努力上推,还是挺累的,腰肌已经开始发酸了,说话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于是他向一骑解释道:“旧日本在每个县都设有讲习所,报考驾照需要先到讲习所办理入学手续,还有视力和颜色辨别能力方面的要求,合格者缴纳一定的费用,参加理论和机能的两阶段培训,考核全部通过才能取得驾照。而且对年龄也有限制。”他看了一骑一眼,“十八岁以前只能考普通二轮,也就是排气量400cc以下的。”

    “哦。”一骑应了声,他离十八岁生日还差一个月,但是岛上也没有大型机车可以驾驶吧?无所谓,他这么想着。不过,整件事都无所谓啊,被总士提起这件事之前,远见、西尾和他都经常开着小绵羊出门的,并没有发生任何危险的事情。因为他们都是法芙娜驾驶员,身体素质远高常人,而且相对于神经感应操作的尼伯龙根系统,机械操作或者驾驶这种东西于他们而言确实是小儿科。

    一骑正在内心小小的抱怨着总士给他们增加了‘负担’,就听到身旁友人用一种熟悉的语气说道:“没办法,就让我来教你们驾驶为何物吧。”这时车轮轧到了石块,车子抖了一下失去了平衡向外侧倒去,总士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有些手忙脚乱,一骑伸手一把拉住了车头,忍不住笑道:“你啊,还真是笨拙。”一边在内心向远见和西尾说了声抱歉,连累你们了哦。

 

 

 

    “一骑!专心听课!我刚才说了什么,有听清楚吗?”总士的‘教鞭’啪嗒一声敲在一骑的‘课桌’边缘,将他跑远的思绪强行唤了回来。

    “啊,抱歉。”一骑笑着道。

    总士抿了抿唇,一骑的笑容里可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他刚才一直托着腮、嘴角噙着笑,眼神游离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开心的事情,反正是没在听课。

    总士扭头继续在白板上写写画画,一骑趁着他看不见向一边的远见望去,对方也正偷偷的笑着看他,于是他吐了吐舌头。其实总士对教学这件事,大概是很享受的吧?

 

 

 

    事情的计划往往跟不上变化。

    只是一个周末,所有理论知识居然都教授完毕了,随后的笔试三位学员也全部合格。是讲师教的太好?还是学生学的太快?愉悦和成就感伴随着烦恼,因为太快完成了考核,技能的二阶段培训还是没有人有空来帮忙,于是总士只好继续承担技能教学的任务。

    问题是,他并没有实践经验。

    “没关系的,总士,我们三个……都有实践经验。”一骑这么说着的时候,总士的嘴角抽了抽,为了维持形象,他咳了一声,宣布本周内完成教学,下周末正式进行道路技能测试。

    头盔必须是全盔,半盔禁止。

    鞋子必须是能盖住脚踝的长筒靴,运动鞋禁止。

    服装必须是长袖上衣和长裤,短袖、短裤禁止。

    双手必须戴手套,空手禁止。

    坚持了两天,三位驾驶员纷纷要求终止教学,直接跳到测试阶段。

    “总士!只要考核通过不就可以了吗?理论知识已经完全掌握,道路和交通安全的笔试也通过了,只要等谁有空来给我们考核就可以吧?”一骑在完成了所谓的‘训练’后终于受不了,第一个提出了抗议。因为太热了,他解下头盔,摇了摇脑袋,汗湿的头发都贴在了脸颊上。

    远见推着车子走过来,加入了抗议的队列:“皆城君,这个天气长袖长裤加手套,真的太热了,大家考试应该都没有问题的,是不是可以提前终止训练。”

    连西尾晖都跟着小声附和道:“总士前辈太认真了啦。”

    总士正靠在乐园门口的栏杆上,拿着电子板给三人打分,翻了翻记录的分数,以他的标准来看各项技能完成度都不错,确实不需要再进行太多练习,犹豫了一下,终于同意道:“明天我会练习交通部,定下考核时间。”

    大家都松了口气,远见率先扯掉了长袖的外套,奔进了乐园里,要先给自己来一杯冰饮才行。其实她才是最早学会骑机车的人,在一骑昏睡刚刚醒来的时候,眼睛又不好,她有想过骑机车载着一骑去上学,才自己努力练习了,可惜后来没用上。之后因为送外卖的需要,沟口先生弄了辆小绵羊,也是她指点了另外两人,不过大家都学的很快就是了,毕竟……有着自行车和法芙娜的双重‘驾驶’基础。

 

 

 

    一周后终于有人有空来完成考核了,也是大家熟悉的人,镝木充——岛上的巡警。因为之前压根没有考虑过这种事,所以岛上并没有专门的交通署,巡警的话,勉强可以代理吧。

    镝木拿了个小板子,并不是电子的——而是最简单的木质垫板,压了几张稿纸,作为记录考核成绩之用。用笔杆顶了顶帽子,他有些无奈的给面前的三名少年少女先点了个名。

    “真壁一骑。”“到。”

    “远见真矢。”“到。”

    “西尾晖。”“到。”

    孩子们也许对他不够熟悉,但岛上的大人们对所有的驾驶员都很熟悉,特别是真壁司令的独子——真壁一骑。

    这个孩子于他们而言,是真正的英雄。

    这个岛、这个岛上的所有人,甚至现在的这个世界,都是因为真壁一骑的付出和努力而得以存在和延续,就像他所驾驶的那架特殊机体一样,称呼他为‘救世主’也毫不夸张。

    不过,在岛上、在大人们面前,他们都只是孩子而已。大人们并不会让他们感觉太特殊,不会用‘驾驶员’的身份、或者‘英雄’的名义去给他们增加额外的负担。只是努力的给他们创造‘正常’的生活条件,就像往日那些金色的异形不曾降临地球时一样。

    他们的特殊在于,他们是岛的孩子。

    他们的普通在于,在岛上他们就只是孩子。

    镝木笑了笑,看着真壁一骑在他面前停下,冲他点了点头,不出意外的看到少年琥珀色的眼睛里露出欣悦和放松的神色,然后低头在板子上勾了个合格。

 

 

 

    那之后,人们又可以偶尔看见乐园的料理师骑着小绵羊在大街小巷穿梭,而且都有好好的带着头盔和手套。

    不过镝木充还是有些烦恼。

    比如昨天傍晚他巡逻结束回家的路上,有谁从他身边呼啸而过,伴随着熟悉的‘突突突’声,带起的风流让他反射性的抬手压住了帽子,正想看清怎么回事,前方传来少年人清亮的嗓音:“镝木先生晚上好!”少年一手扶着车把,一边回头朝他招了招手,然后‘突突突’的迅速远去了。

    镝木愣了愣,这小绵羊的时速应该被开到极限了吧?三十公里?加上下坡的加速度,可能不止。规定限速是多少来着?400cc一下机车在城镇道路上时速不得超过二十公里。

    是的,小岛的英雄,他超速了。

    镝木从右侧上衣的兜里掏出原子笔,左侧的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本,那是很久都没有用过的东西——罚单。给食指沾了些口水,镝木翻开了罚单,就着路灯的灯光,在处罚人一栏颤巍巍的写下了四个字:真壁一骑。

    啊,我只是个巡警而已。

    我的任务,就是做好巡警的工作。

    镝木把写好的罚单夹在手指间,剩下和附件栏的装回了兜里,步调轻松的继续向前走去,路过乐园的时候敲开门,不出意外的听到那位刚刚违反了交通法规的英雄清脆的喊道:“欢迎光临!”

    不过我可不是来吃饭的。镝木顶了顶帽子,走到吧台前把罚单递到了目瞪口呆的英雄面前,淡淡的道:“明天自己去ALVIS交处罚金,带上你的驾照,要扣分的。”说完和旁边大块头的老板打了个招呼,镝木脚步轻快的离开了,罚多少、扣几分、是不是吊销执照?岛上真的没有相关规定,不过他才不管呢,留给真壁史彦去烦恼吧。

 

 

 

    不过这个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在于,作为岛上多年来首批顺利拿到驾驶执照的学员的教官——皆城总士本人,其实也参加了技能考核,不过并没有通过。

 

 

 

END


评论(34)
热度(98)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