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STRAWBERRY

食用须知:

CP:一总。

分级:R17-18?

由来: 给勺子 @第三封锁线 的生贺,生快!要求是现代大学生paro,想看没人的时候腻歪在一起无所事事的一总,要有肉。

注意:ooc。ooc。ooc。



    “皆城前辈,实验还没有结束吗?”

    听到同一个实验室执勤的学妹这么问自己,总士礼貌的抬头招呼了一下,回答道:“就快了,有事的话你先回去吧,我会负责打扫实验室的。”结果学妹噗嗤一声笑了,摆着手说:“不是催你啦,是那个帅哥又来了,在楼下等你呢。”

    总士怔了怔,摘下护目镜,走到窗边低头往下看去。只见一名黑发青年正抱着双手靠在门廊的柱子上,很悠闲的随意四处张望着,似乎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二楼投下的视线,青年忽然抬起头来正正的望向总士的方向,然后露出一个阳光般的微笑,还抬手向他招了招。

    “外面可冷呢,现在是秋天啦。”学妹凑过来和总士一起往下看,还举手向下面的青年挥了挥,换来青年更灿烂的笑容。“那位穿的可不多,前辈你不早点结束,他在外面可能要冻坏的。”

    “他啊,结实着呢。”总士一脸冷淡的这么说着,还是转身走回了实验台前,噼里啪啦的迅速关闭了一堆器材,整理好桌面,然后向学妹道:“那就麻烦你打扫了,我先回去,下周见。”

    学妹应了声,看着他脱掉工作服换上外套,突然笑嘻嘻的问道:“他不是我们学院的吧?这样的帅哥如果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呢,上课时可从来没见过他。”

    总士点了点头,随口答道:“他是隔壁工程学院的。”在学妹还想继续八卦些什么的时候,他拉开门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出去,“我先走了,再见!”

    学妹有些遗憾的看着实验室的大门缓缓关闭,回身走到窗边往下看去,麦褐色长发的前辈已经走出了门洞,和那个黑发的帅哥说了句什么,两人就一起转身离开了。学妹看着两人的背影,趴在窗台上托着下巴喃喃自语道:“和皆城前辈真的好般配啊……”这时,黑发青年突然回头看向她的方向,笑了一下,并且将垂在身后的左手在总士看不见的地方抬起来又向她挥了挥。学妹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举手回了礼,“这位前辈可真是讨人喜欢。”

 

 

 

    外面真的挺冷的,刚从恒温的实验室里出来,被凉风一吹,总士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走在旁边的一骑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却迅速的解下自己的围巾塞到总士怀里。

    “你不冷吗?”总士问道,他自己穿着毛衣加风衣,一骑只是一件T恤加夹克,拿掉围巾以后,锁骨和肩窝都直接裸露了出来,这个季节连看着都觉得冷。

    “还行。”一骑解开了脑后碍事的小辫子把夹克的领子竖了起来,拉链拉高一直到盖住了下巴,两手插进兜里朝总士耸了耸肩道:“这样就可以了。”

    总士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围巾绕在了自己脖子上,柔软的织物上还带着一骑的体温,似乎一下子就驱走了所有寒冷。

    “说了不用特地来等我的。”走出校门的时候总士突然说道。

    一骑笑了笑,道:“我下午也有课嘛,顺便而已。再说,还要去超市买周末做饭的食材,一个人去会很无聊啊。”

    总士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他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骑一眼,帅哥?实验室的学妹频繁的使用这个字眼来形容身旁的友人,以前总士从来没注意过这个。他们俩从小一起长大,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又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可以说是一直形影不离,成年之后自然而然的发展到了那种关系,看习惯了对方的那张脸,压根就没去考虑过美还是丑的问题。不过,以总士自身的审美观来看,一骑比他见过的大多数这个年龄的男孩子都要好看。

    “今晚吃什么好呢?”总士正在思考的时候,一骑问道。

    而且很会做饭。总士在内心加上了这么一句,才出声应道:“随便,我都可以的。”

    一骑的手艺很好,两人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但是只有周末才有时间买东西和做饭,平时都是在学校的食堂解决的。一骑一向很重视每一个能两人共度的周末,总是精心准备料理,大概是因为接下来胡天胡地的两天会很消耗体力?总士在内心吐槽的时候,两人已经走进了超市的大门。

    一个人逛超市会很无聊,两个人推着小车一边讨论一边选,时间就过的飞快。柜台服务的大婶和年轻的妹子都很热情的帮助挑选,这让总士稍微有些应付不来,幸好有一骑在。结账的时候总士还能感受到背后投注过来的依依不舍的目光,有点烦啊。

    出门的时候大包小包拎了一堆,一骑主动揽过了大部分重量,总士只剩下手里一个提袋。

    外面天已经黑了,夜风吹过,好像更冷了,连一骑也缩了缩脖子。走了一会儿,总士朝一骑靠过去,空着的右手扯下半边围巾,绕在了一骑颈上,一骑低头配合着他完成了动作,也没说话。

    围巾的长度有限,两个人必须靠的很紧,挨着的手臂擦来擦去很烦,于是总士把右手插进了一骑的臂弯里,发现还挺暖和,于是又往里面蹭了蹭,却没注意友人嘴角偷偷露出的笑意。



中间走不老歌



    次日总士醒来时,是在卧室的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一骑不知何时已经起床了。

    他伸了个懒腰,发现自己仍旧全身赤裸着,但身上清清爽爽的,肌肤和柔软的被褥摩擦,凉凉的却很舒服。昨晚做完之后自己应该是因为太累先睡着了,一骑一个人完成了清理工作,还把自己抱到了床上。总士翻了个身,用手指按压着后腰酸痛的肌肉,决定把对一骑的那一点点歉意完全抛开,这家伙越来越能折腾了,这样下去以后真的会起不了床。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微凉的空气涌入,带来的还有香甜的食物的气味。

    一骑在总士身边坐下,把放着早餐的托盘摆在他面前,隔着被子帮他按摩酸软的腰肌。

    总士不客气的开始一边吃早餐,一边享受着一骑的服务。

    一骑将总士披散的凌乱长发理了理,撩到身后,防止头发沾到食物残渣。因为撑起身子吃东西的动作,被子从总士肩上滑下来只盖到腰部,露出了形状漂亮的肩胛骨。

    一骑觉得喉咙有点干,拿过餐盘里的牛奶抿了一口,顺手抚摸着总士光裸的背,指尖勾画着那里优美的线条。总士扭动了一下,抗议道:“别碰,痒。”

    一骑爬上床,在总士旁边侧身躺下,屈起手肘支着脑袋瞧着他,看着他鼓着嘴巴嚼东西的样子,然后突然伸手摘去他嘴角的一片碎屑,在总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间,塞进了自己嘴里。

    “喂,你能老实点吗?”总士不满道。

    “真好看。”一骑突然说道。

    “什么?”总士疑惑。

    “总士的样子,真好看。”一骑一边重复道,一边伸手把总士垂在脸颊旁的鬓发勾到了耳后。

    总士白了他一眼,擦了擦嘴角,翻了个身,腰还是好酸。“怎么突然这么肉麻。”

    一骑换了姿势,枕着自己手臂歪着头看总士起床穿衣服,嘴里却岔开道:“说起来,总士是为什么留长头发的?”

    总士背对着他套上家居服,低头去扣纽扣,逆光的亚麻色长发被晕染成了金色,有点炫目。半晌没有听到回音,一骑正打算放弃了追问答案时,却听到总士反问道:“你又是为了什么把头发留长?”

    一骑眨了眨眼睛,他留头发也才一年多,长度不过刚刚过肩,为了便于活动经常都是在脑后随意扎个小辫。理由嘛,其实挺羞耻的,他不想说出来。

    高中的时候听同班的女孩子说,留长头发可以许愿,到愿望实现的那天才可以剪掉。当时是怎样想的来着,和总士在一起,真正的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现在愿望算是实现了吗?

    只要能够一直和总士在一起,只要这样幸福的日子能够持续,一直留着它或者立刻剪掉它,真的都无所谓的。

    一骑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总士已经传好了衣服,回身凑过来在他额头轻轻吻了一下,问道:“今天有什么安排?”

    “啊?啊,没有安排。我只要能一直这么看着总士,一整天什么都不做也完全没有问题。”某人呆滞的答道。

    这样的回答当然不能令人满意,接下来还是要做些什么才能充实这个安闲又舒适的周末吧?比如,再去买个咖啡味儿的?

 

 

 

END


_(:зゝ∠)_还有位亲的点文的现代学生paro呢,学生梗请多降临一些到我的脑里吧!

评论(17)
热度(66)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