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关于大猫生活习性的调研报告

食用须知:

 @叶仔 的点文《群山之境》的甜蜜番外。

CP:一总。肉。




    “哥哥!哥哥?”男孩拉开拉门,房间里并没有哥哥的身影。

    将小脑袋探进去左右瞅了瞅,空旷整齐的房间里,只有角落的小桌上放着本薄薄的笔记。这段时间,哥哥每次进山回来就在小本子上写东西,却从来不给他看。出于好奇,男孩轻手轻脚的爬进了房间,想要偷看一下笔记上到底写了什么神秘的东西。

    封面是空白的,男孩坐在小桌前翻开第一页,看到的是“大ネコの生活習性についての調査研究報告(大猫的生活习性方面的调查研究报告)”这么一行东西,他瞪大了眼睛,这是从来没见过的文字——如果它真的是文字的话。难道是奇怪的涂鸦?

    第二页,真的是涂鸦。那是一幅用铅笔草草勾勒出的素描,却很有神韵,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只黑色的大猫,高高的站在嶙峋的山岩上,一副俾睨天下的样子,涂成灰黑的背景中间有圆形的留白,看起来像是满月。“哇,好厉害!”男孩感慨着,目光移动,却发现大猫身后灵动的长尾竟然有三条。

    “哎?”男孩举着笔记,认真端详,听别的孩子提起过,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山神?

    正想再往后面翻去,头顶上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不由分说的抽走了他手里的笔记。

    “哎,哥哥?!”男孩尴尬的扭过头来,发现自己的哥哥——笔记的主人正绷着脸站在自己身后。

    总士叹了口气,绷起的脸没多久就放松了下来,将合起的本子轻轻敲了一下弟弟的小脑袋:“不是跟你说过,不经过允许随便进别人的房间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还随便翻看别人的东西。”

    男孩转身抱住了总士的腿,赖皮的道:“可是哥哥又不是别人。”看到哥哥没有真的生气,他抬头得寸进尺的道:“哥哥画的是什么?是山神大人吗?”

    总士挑了挑眉,问道:“你看到过山神?”

    “没有啦,是听别人说起过,村西哪家的孩子,说是在山里偶然看见了山神。”男孩站起来,兴奋的用双手比划着:“说是有这~么~大,还有三条尾巴,原来是真的吗?”

    “不知道。”总士敷衍的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就随便画画。母亲在喊你了,快去洗手准备吃饭。”拍了拍弟弟的背,把他赶出了房间。

    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后,总士将手里的小本子在桌上摊开,一边翻着一边不自觉的在嘴角露出了微笑。笔记全部用日文书写,和现今的文字体系完全不同,完全不用担心被偷看的问题,毕竟里面确实有一些内容,被小孩子看到会不太好。

 

 

    

    自从和一骑再次相会之后,总士几乎每天都会进山,偶尔还会在山里过夜。

    天气好的时候,一骑会让总士骑在他背上,带着他满山疯跑。山里所有最美丽的秘境,都是他们的私家花园。有隐藏在深山里高达百米的瀑布,有长满奇异植物宛如魔幻世界的小谷,有爬满藤蔓自成小世界的巨树,还有山腹内四通八达的神奇溶洞。一骑带着总士巡视着由他支配的广袤领土,带他品尝最美味的果实和最清甜的山泉,和他一起接受大山子民们的献礼。但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安静的腻在一起,消磨着时光。

    猫是很贪睡的生物,大猫也不例外。

    自从进山成了惯例,每次总士在约定的地方看见一骑的时候,他都在睡觉。他喜欢趴在大树的横枝上打盹,听到总士接近的脚步声后,才抖抖耳朵,慵懒的睁开眼睛,跳下来给他当靠垫。

    事实上,‘山神’可以自由的调控身体以及周围的温度。所以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一骑身体的温度都让总士感觉非常舒适。靠着软软大猫,拿出一本书,安静的看上一会再一起打个盹,醒了后一起吃些小点心,生活闲适安然到难以置信。

    一骑在大猫形态时不能说话,总士即使现世也不是特别善谈的人,于是两人经常就那么沉默着腻在一起一整天,好在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并不会觉得烦闷。

    但是曾经作为研究学者的总士,还是很快找到了让他感兴趣的事情。

    这天进山的时候,总士多带了个小包包。

    在一骑疑惑的目光下,总士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卷尺。首先要精确的知道,他的大猫到底有多大。

    一骑满头黑线的被总士按平在地上,从头顶量到尾端,想要抬头看一下时,就会被无情的把脑袋按回去。

    “两百九十四公分,和目测相差不大。”总士喃喃道,接着又拉直了一骑其中一条尾巴,大约尾巴是比较敏感的,或者对被抬起这个部位感到羞耻,一骑抗议的发出“呼噜”声,站起来想要逃离,却被总士紧紧扯住了不放。

    并不敢太用力,怕会伤到总士,一骑无奈的回头看他。但总士完全无视了他抗议的行为,坚持着用卷尺把他全身的尺寸具体的数值化了。

    “身长两百九十四公分,尾长一百八十二公分至一百九十八公分不等。”总士盘膝坐着,拿着笔在小本子上刷刷的记录,一骑蹲在他身后,从他头顶探出头来,看着他奋笔疾书,身后的尾巴哀怨的晃来晃去。

    “山猫,也就是猞猁,一般体长不会超过一米。”总士咬了咬笔头,抬头看了自己头顶上方的大猫一眼,“长到这么大,都是Mir的影响吧。”

    一骑哼哼了一声,似乎在表达对总士言辞的不满。总士勾了勾嘴角,突然转身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在他下巴上用力挠了起来。一骑几乎是毫无抵抗的被总士压在了地上,反射性的蜷起四肢,扬起脑袋,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直到听到总士“哈哈哈”的笑声,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简直羞愤欲死,可是总士在他下巴和颈间揉捏的力度实在太舒适,而身体也实在太诚实了……最后一骑举起毛茸茸的爪子捂住了脸,任由总士对他为所欲为。

    于是山里出现了让别的‘神灵’看到会掉下巴的一幕,这里尊贵的‘山神’大人仰躺着露出了柔软的肚皮,任由一个人类在他身上揉揉摸摸、上下其手,还一边发出享受的呼噜声。

    总士揉着一骑软软的肚皮,目光不由自主的向下方移去,脸颊稍稍有些发热。这不能怪他脑子里出现奇怪的想法,毕竟前世的两人关系早就亲密到超越了正常的朋友关系。

    不过‘山神’大人腹部的毛发浓密,又软又长,想要看清楚那里可不容易。总士偷偷看了一骑一眼,发现他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于是轻轻舒了口气。正巧一骑的尾巴甩来甩去,甩到了他面前,于是他顺手抓住了尾巴,顺着毛发的方向一路抚摸到尾尖,结果发觉手底下的身体在颤抖了一下之后突然变的僵硬。疑惑的再来回摸了几下,‘山神’大人突然跳了起来,毛茸茸的大脚爪一把搂过总士,把他揉进了自己怀里,然后滚到了一边去。

    “哈哈哈哈哈哈,难道尾巴是敏感点吗?”总士一边笑着,一边喘息着想从大猫怀里爬出来,却被对方更用力的圈住。

    一骑怎么都不愿意放开总士。他侧躺着,前肢将友人从背后牢牢抱住,一边发出呼噜声,一边用大头在总士的颈窝里蹭来蹭去。只是用蹭的还不够,他开始报复似的伸出舌头,去舔总士裸露出来的后颈。

    大猫的舌头上其实带着倒刺,用力舔的话,几下就能让人脱层皮。一骑当然不敢用力,就那么湿哒哒的用舌尖在总士的后颈摩挲,直到总士痒的受不了,瑟缩着求饶才放过了他。一骑把下巴抵在总士的头顶,保持着抱着他的姿势仍旧不愿意放开。

    总士被他闹的累了,也不再挣扎,安静的躺在他怀里,低低的喘息着。过了会儿,他扭了扭,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一骑的气息将他完全包裹,淡淡芬芳萦绕在鼻间,温柔舒适到让他立刻就想要入睡。

    但是微眯着眼看到由肩上环过、垂在自己面前毛茸茸的大脚掌时,总士又忍不住伸出手去。将手掌和一骑的脚掌对合,发现对方比自己大出好多,大约二十多公分的长度,锋锐的指甲都好好的收了起来,虽然毛发是漆黑的,但脚掌的肉垫却是可爱的粉红色,捏上去软软的、肉肉的,别提多舒服了。

    “呼噜噜”,身后的友人又在抗议了,但总士完全无视,翻了个身,抱紧了毛茸茸的大抱枕,将头埋进一骑颈间的长毛里,总士舒服的叹息了一声,放任意识逐渐朦胧。

    不过在睡着之前,他脑子里冒起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满月’又要到来了呢,到时候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


后续走不老歌


END



附上前文一些私设和解释:

1、关于现世:这个世界其实是参照《虫师》的风格设计的,也许科技稍微发达一点点。设定上是原来世界的延伸,经过和Mir的融合演变,也许过了很多个世纪,文明经历了某种灾难而断档,并没有过去的任何历史流传下来,但是能找到Mir残留的痕迹。

 

2、关于转生:在写转生文之前就严肃的考虑过,为何转生后还能再会,冥冥中的猿粪?哪来那么多猿粪。经常说他们是两位一体,也许是原本完整的灵魂被分成了两半,所以彼此渴求谁也离不开谁,那么就作为一个完整的灵魂转生吧,解决了如何转生在一起的问题。同时作为一个完整的灵魂,故事就无法再进行下去了?那么好办,Mir的同化能力不能可以将一切回归虚无么,残留Mir简化一下,将一切还归生命的本源,于是完整的灵魂泡池子把粘合的胶水泡没了,他们又分开了,恭喜再见!

 

3、关于神灵:有海神,有山神,也有其他奇怪的神灵,没详细设定。来源么,文中提到是得到Mir眷顾的生物,可以是人,贴近自然的话动物会比较多。形态上和原本的生理会有差异,比如海蛇可能就变成了类似龙的东西,山猫就变成了三条尾巴的小怪兽。

 

4、关于变身:又不是真的要写人兽文,虽然时间少了点,满月的时候最容易发生奇迹?大自然力量最充沛的时候,也是神灵力量最强大的时候,可以变回人形啦。

 

5、关于伤疤:经常开玩笑说伤疤才是总哥的本体。所以这里的总哥因意外重新得到伤疤时,才取回了完整明晰的记忆,毕竟本体回归了嘛。

 

6、关于巨兽:不管是巨大的狼还是巨大的野猪,都有别于普通生物。设定上在群山中是次于神灵,而又充满灵性的存在,就算不能掌管万物荣枯,也能统帅一方那种感觉吧。好像山神的臣子。至于如何形成的,也是Mir的眷顾,不能只有光杆司令的山神呀。

 

7、关于家庭:提到总哥的家庭,是因为笔者自己的强迫症,家庭观念比较强吧。转生梗这里很容易产生矛盾,当你取回前世的人格、追寻过往的一切时,如何与你的家人交代?于是有了一个开明的父亲,温柔的母亲,还有弥补失去长子的一双弟妹。这也是总哥没能真正拥有的家庭生活,请好好珍惜。

 

8、关于性格:评论里有提到过,总哥作为‘一骑’在人类社会生活了十二年,有正常的家庭和亲人,没再经历其他波折,其实可以说是相当幸福的,情感的内敛程度较前世改善,所以在再次见面时,总哥会哭。但是一骑作为山神,与草木野兽为伍十二年,身份和环境的变化,还有猫科动物习性的影响,让他稍显淡漠,所以一骑没有哭。但是一骑对总哥的温柔和珍视没有变啦。


评论(40)
热度(56)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