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SIDES OF TIME(章十)

食用须知:

背景:架空AU

CP:无差

时间线:等同19岁的HAE时期。


章十 揭开战争的序幕

 

    两天后,一骑和总士接到了史彦从ALVIS发来的通讯。

    因为前两天达斯汀上校的行动失败,人类军总部直接和DI高层进行了交涉。DI对继续持有‘虚无’这件事,表示无可奈何,毕竟事件牵涉的当事人,是真壁一骑和皆城总士。

    ‘不在可控范围内’,就是史彦向人类军总部答复的原话。最终经过谈判,人类军妥协了,放弃了直接回收‘虚无’的要求,但是提出派驻科研部队到ALVIS参与分离以及利用‘虚无’力量的研究工作。毕竟‘虚无’和‘存在’有着左右全人类命运的力量,在征求了总士本人的同意后,史彦答应了人类军的这项要求,但是拒绝武装力量进入ALVIS,仅接受科研人员。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除了十余名科研人员外,还有已经来到达卡的达斯汀上校等四人随队,领队则是一名叫做卡马尔的将军。

    而为了配合正式研究工作的开展,总士必须回ALVIS了,虽然不限制人身自由,但是不能离开基地。

    一骑对此没有提出意见,总士有自己的选择,也有持有‘虚无’后必须尽的责任和义务。“我会一直陪着你。”一骑只对总士说了这句话。

    唯一对这件事有意见的,估计只有沟口先生了。“这下子乐园不得不关门了啊。”突击队长挠着自己根根立起的短发,向一骑抱怨道:“没有大厨,可怎么做生意。”

    “抱歉啊,沟口先生。”把吧台一角的小花盆抱进怀里,一骑笑着说:“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会回来的,到时候再重新开业吧。”

    沟口坐在楼梯上,挥了挥手道:“算了算了,都走了,我一个人清净。”

    蹬蹬蹬的脚步声响起,总士提着简单的行李走了下来,从沟口身边侧身经过,和长辈道了谢,然后挽着一骑的手臂出了门。

    出门之后,一骑回身摸了摸乐园大门的金属把手,冰冷的质感、熟悉的形状,指尖向下划过钥匙孔的位置,有点舍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一骑……”总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骑回头笑了笑:“走吧,还赶得及去ALVIS食堂吃午饭。”

 

 

 

    一骑本来想一直陪着总士,可是回到ALVIS后发现远见医生已经帮他排满了日程。详细全面的检查,还有各种抑制共鸣率的药物试验,一周以来几乎占据了一骑白天全部的时间,然而结果还是收效甚微。

    ‘存在’已经再次被封印隔离,但一骑始终能感觉到它的呼唤,他甚至无法彻底终止共鸣状态,他们之间的联系若隐若现,由仪器检测而得到的共鸣率始终维持在随时可解放武器的低限。

    斜靠在治疗床上,感觉着冰冷的药液由手臂上的针头慢慢流入血管,一骑甚至有种这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错觉。一周以来,不下十次药物试验,疗效甚微,头痛、恶心等副作用却有一大堆。即使看不到远见医生紧蹙的眉头,一骑还是能感受到对方焦虑不安的情绪。

    “感觉怎样?”半小时后,远见千鹤问道。

    一骑仔细感觉了一下,说道:“还好,没什么不舒服。”

    千鹤舒了口气,说道:“那么,一骑君先回去休息吧,今天没什么事情了,明天一早再过来检查。”

    一骑应了声,接过旁边的立上芹递来的外套,和她一起离开了。

    千鹤点开终端上的数据,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她也有参与总士那边分离‘虚无’的研究,但是一骑这边却是她的工作重心,毕竟她是医者。一骑的身体状况,客观来说,比前段时间要好一些,但是他和‘存在’变成了无法终止的持续共鸣状态,就像已经真正的融为一体了一样。

    有些事情,她没有告诉一骑。‘存在’确实是可怕的怪物。在上次一骑使用了它吞噬生命力化为自身能量的能力之后,即使在封印隔离的状态,它也在不停侵蚀着周围的生命。隔离室周围的植物在三天内已经全部枯萎,接近的研究人员也会在短时间内变的疲惫和精神不振。现在‘存在’已经被转移到了ALVIS最底层的无人区,不准任何人无故靠近。

    ‘存在’吸收的能量去了哪里?

    千鹤的指尖点过手上终端的数据,一骑的身体数值有小幅度的提升,但基因的崩解却在加剧。千鹤捏住终端的指尖因为用力变的发白,她无能为力。一周以来的药物试验,她告诉一骑是为了降低共鸣率,但其实大部分的药物其实都是用来压制基因崩解——主要是属于人类的那部分基因。

    ALVIS的孩子,身体内都或多或少携带着恶魔因子,来源毋庸置疑,就是‘堕落之王’。而这种因子的外显率决定着孩子们的身体能力和与天堂之钥的共鸣率。如果外显率过高,在人工子宫内,胎儿就会被终止生命,因为它们甚至无法保持人类的外形。顺利以人类的姿态和身份出生的孩子当中,一骑的外显率无疑是最高的。

    和总士的情况不同,总士的身体被完全改造,‘虚无’也发生了变异,并没有与之融合。而‘存在’既是‘堕落之王’身体的一部分,又含有它的一半灵魂,一骑的情况如果这样发展下去,要么基因完全崩溃导致死亡,要么会导致‘堕落之王’的再次甦生。千鹤不希望看到第一种情况发生,但第二种情况则更糟糕。

    千鹤重重的叹了口气,乏力的伏在了桌上。还有一些时间,还要继续努力,如果连她也放弃了,这些孩子们还有什么可以倚靠呢?

 

 

 

    一骑回到宿舍时,总士还没有回来。不知道今天的进展如何,一骑吃着工作人员送来的晚餐,这么想着。

    他们现在住的是双人宿舍,因为一骑不想让总士单独一个人,而总士也想要照顾眼睛不方便的一骑。白天的时间,总士在研究室而一骑在医务室,晚上两人才能碰面。而早餐和晚餐则由工作人员直接送来,不需要再去公共食堂,也算是特殊待遇。

    最近的食欲仍然没有改善,甚至比以前更差,但一骑一直勉强自己吃下食物。

    我还在这里。他对自己说。

    在感受了一次‘存在’的进食方式后,总会有些向往那种感觉。掌控一切、吞噬一切,身体被填满的那种饕足和舒适,让人沉迷,就像是上瘾一样。一骑强迫自己忘掉那种感觉。

    放下吃空了的盘子,一骑靠在椅背上,有些懒洋洋的放松了身子。和‘存在’的共鸣一直持续着,些微的能量不断通过‘存在’流入他的身体,让他的状态比之前要好的多。实际上,他心底里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无所谓了。一骑想着,有些事情的发展,不会依照人的期望,也不是人力所能企及,但毕竟我还在这里,总士也在这里,我们都还活着,路总要走下去。

    当他将右手举起,试着去感受空气中那虚无缥缈的能量流动时,背后的房门被推开了。

    “今天有些迟啊,总士。”一骑保持着这个动作,口中有些不满的道,当然,这种不满是针对那些不放总士离开的研究员。

    总士走到一骑身后,握住了他举在空中像是想要抓住什么的右手,把它拉了下来,疑惑的问:“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一骑笑了笑,“你那份晚饭已经凉了,热一下再吃吧。”

    总士走到他旁边,低头看着他,半晌才说:“算了,不是一骑做的东西,吃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一骑站起来,摸到总士的肩膀,把他按在了椅子上。

    “你今天有些气息不稳,很累的样子,他们对你做什么了?”一骑扶住总士的肩膀,皱着眉头问。

    总士看着一骑皱起的眉头,忍不住伸手在他眉间揉了揉,低声道:“没什么,今天确实有些累,休息一下就好了。”然后他笑了笑,开玩笑的说道:“至少我完整的回来了,不是吗?”

    一骑摸索着捧起总士的脸颊,不满的道:“千鹤阿姨不在那边,他们就不知道控制限度。你也别任他们为所欲为,毕竟……”

    “我知道的。”总士握住他的手腕,打断了他的话:“我有自己的底线,不用担心。”

    “呵,就是这样,才更担心。”一骑再次凑近了他一点,低着头单膝跪在椅子上,虽然闭着眼睛,却还是正正的对着总士的视线。“只要对DI有益,你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总士觉得一骑似乎离自己太近了些,这段时间他们虽然同吃同住,举止亲密,但这样的行为还是太暧昧了些。

    “一骑?”总士有些疑惑的道。

    一骑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你……饿了吗?”

    “一骑!”总士脑海里瞬间闪过那天的画面,身体的记忆忠实的提醒着他那天进食后的愉悦感,他握住一骑的手腕,想将他从自己身上扯开,却发现完全无法与正常状态下的一骑抗衡。

    一骑直起身子,嘴角翘了翘,有些揶揄的说道:“整整一周没有进食,消耗又太大,你要忍到什么时候?”

    总士沉默着没有说话。

    “没问题的,一点点血液的话。”一骑这么说着,再次凑近了总士。

    “等等……!”总士想要扭过头去,却被一骑捧住脸颊的双手制止。

    “说了没问题,现在总士的自制力也很好,不是吗?”一骑的手指掠过总士的唇角,同时他露出了一个恶作剧似的笑容,总士感觉有些不妙。

    “唔……”总士还想要再说什么,却被一骑接下来动作惊的瞪大了眼睛。

    悄悄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骑低下头,准确的找到总士嘴唇的位置,然后不容分说的吻了上去。

    总士被他压在椅子上,完全无法反抗。

    准确的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吻。

    一骑强硬的堵住了总士的唇,舌尖从微启的唇间探入,在齿列上稍稍犹疑,便滑入了他的口腔。

    甜美而浓郁的香气随着某种温热的液体在口中扩散开来,总士的喉结不由自主的滑动了一下,那美味便顺着食管流入了身体深处。非常、非常美好的滋味。那是不管他的身体还是灵魂,都热烈的渴求着的那个人的一部分,温热的、饱含着生机的血液。

    无法抗拒。

    总士微微合起眼睛,抓住一骑手腕的手也放松了下来,舌尖不由自主的开始纠缠对方,吸吮的力度由试探到热切,暧昧的水声和间断的吞咽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分外明显,但当事人已无暇他顾。

    总士的双手揉进了一骑的发间,温柔的抚摸着对方,柔顺的黑发从指尖划过,微微的凉意让总士保持着神智清醒。已经够了,总士停止了索取,但是一骑带着腥甜滋味的柔软仍在他的口腔内流连,轻轻哼了一声,总士忍不住变换了角度,舌尖抵着对方,反客为主的侵略了过去,这一行为终于让这次单纯的进食变了味。

    一骑并没有躲开。

    微微开启的唇瓣容许了总士的侵入,舌尖躲闪着却又间断迎合和引领着总士,不同于血液的甜美,总士尽情品尝着属于一骑的滋味,有些迷醉的不愿意停下。单纯的进食,终于演变成了剧烈的体液交换,情色的水声夹杂着间断的喘息,格外诱人。

    “哈……”良久后,一骑稍稍抬起头,拉开一点距离,喘了口气,仍旧带血的舌尖舔过微肿的薄唇,给淡淡的唇色添了一抹艳丽。

    总士忍不住凑过去,伸舌舔过那处,换来一骑一阵轻笑,他好像有些累,扶住总士的肩,将下巴放在他肩上,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去,喘息着道:“好像……有些超过了。”

    “嗯。”总士应了声,微微勾起了嘴角,伸手去环住了友人的腰,替他支撑着重量,慢慢平复着紊乱的气息。

    房间里变的安静下来,两个人都不想再动。

    “如果能一直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过了会儿,一骑小声的这么说了。

    加重了拥抱的力度,用沉默代替了回答,总士没有再说话。

 

 

 

    鉴于一骑早已列入退役名单,DI的作战会议是不会让他列席的。所以当这天傍晚远见真矢特意过来和他道别时,他才知道,世界局势又有了新的变化。

    各地的恶魔们再次开始了有秩序的活动,战争的规模在逐渐扩大。由零星的遭遇战正在向大型城市的攻防战演化。距离达卡最近的人类聚居地斯利那加,已经多次遭受恶魔军团攻击,目前岌岌可危。DI和人类军达卡分部经过商讨,决定派出联合部队驰援。

    远见作为原巨龙之翼唯一的现役战士,自发申请了参与此次援救行动。

    “毕竟当初的‘十三使徒’,只剩下我一个现役,义不容辞呢。”远见坐在栏杆上,晃悠着双腿,望着天边的流云,轻松的说。

    一骑背靠着栏杆,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们所处之处,是大型浮空要塞ALVIS的边缘,脚下是流动的云雾和起伏的山峦,不远处就是达卡城。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一骑这么小声说着,却被远见强硬的打断了。

    “一骑君已经战斗的够多了,而且早就退役了,不要再想着战斗的事!”远见从栏杆上转过身,跳下来,凑到一骑面前,认真的说道:“不要小瞧新的‘巨龙之翼’,那些后辈们可不比我们差。虽然没有‘存在’这样强力的武器,但S级天堂之钥对付高等恶魔并没有什么难度。所以一骑不用担心,只要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就好。”

    一骑笑了笑,歪了歪头说:“那我们约好了,你要带着所有人,毫发无伤的回来。”

    “嗯,约好了,一定做到。”远见坚定的回答。

    “呐,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远见伸手想挽住一骑的臂弯,却被他抬手拒绝了。

    “我想再待会儿。远见你先回去吧,在ALVIS我还不至于迷路。”一骑笑着说,抬手随意理了理被风拂乱的头发。

    远见无奈道:“好吧,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在一骑答应了之后,她才放心离开。

    过了会儿,一骑确定远见走远了,才侧头对着一边走道的拐角处,冷冷的道:“谁在那里?”


TBC


预告 章十一  战斗是为了生存

评论(14)
热度(35)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