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如你所愿

食用须知:

 @Annie 的点文,总一,15总×19骑,想看一骑对总士的宠爱。

背景:没有HAE,晚了2年,总士以15岁的姿态归来,而后与19骑之间的故事。

 

 

 

    “远见你就先回去吧,剩下的工作我来就好。”一骑一边说着,一边把洗好的盘子在吧台后一一码好。

    “嗯。”远见应了声,擦干净最后一张桌子,走到吧台后去解围裙的系带,看着一骑不慌不忙的整理着东西,微微叹了口气,问道:“已经一周了,真的……不去见他吗?”

    一骑手上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而后稍稍垂下了头,低声道:“知道他一切都很好,而且就确实存在于岛上某处,对我来说……就足够了。”然后他抬起头来,望向大玻璃窗外洒满夕阳余晖的街道,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好像很满足,却又很寂寞。“我啊,虽然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总士回来的情形,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和他说,但是那天真的看到他时……”他转过头来望向远见,微笑了起来,逆光的红色眸子满溢着温柔:“突然觉得,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

    远见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她转过身去,把围裙挂在墙角的衣架,用非常微小的音量像自言自语般道:“总觉得……对一骑君太不公平……”

    “嗯?”因为水龙头的噪音并没有听清楚远见说话的一骑,疑惑的嗯了一声,却见远见快步向门口走去,拉开门时才回头道:“那么我先走了,剩下的就拜托一骑君了。”

    一骑疑惑的歪了歪头,听着远见离去的门铃声逐渐安静下来,再次低头继续手里的工作。

    将吧台收拾干净,一骑抬手按了下旁边的电子钟,“现在时间是十八点四十七分。”机械的电子音响起,一骑舒了口气,今天稍微有点晚。拿起旁边的毛巾把手擦干净,取下了束发的发圈,正准备脱掉围裙时,门铃再次响起。

    “抱歉,已经停止营业了。”一骑看向门口的方向,口中这么说着。

    进来的客人站在门口,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一骑有些奇怪,只好再次重复道:“我们已经休业了哦,营业时间只到五点半。”

    那位客人仍旧安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气氛变的十分尴尬,一骑眨了眨眼睛,在这种距离,有些黯淡的黑白视界里,只看到大约人形的轮廓,连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他苦笑着,这时候觉得眼睛的问题真的很不方便,如果凑过去看看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在一骑纠结的时候,对面的客人终于开口说话了:“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一骑僵硬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而已。“是总士啊。”一骑笑着说,“怎么有空到这里来?ALVIS终于肯放你出门了吗?”

    似乎意外于一骑过于平淡的态度,总士沉默着没有回答。

    “自己找个位置坐吧,给你弄点喝的。要什么?”一骑自然的招呼着,重新将饮料的杯子取了出来。

    总士走到窗边坐下,看着他道:“咖啡。”

    “已经是晚上了啊,喝咖啡会睡不着吧。”一骑这么说着,取出了冰箱里的新鲜水果,“冰淇淋哈密瓜漂浮怎么样?店里的新品,尝尝看吧。”

    总士看着一骑在吧台后开始了忙碌,没有再应声。

    他回到岛上已经一周了,除了第一天在ALVIS见了面,之后一骑一直没有再出现。而他忙于应付各种身体检查,接收新的资讯,和重新适应自己应当承担的工作,整整一周都没有机会离开ALVIS,所以当全部事物告一段落之后,他立刻就来找一骑了。

    在回到岛上的那天,和一骑之间的同步就断开了,他搞不清楚一骑现在的想法,明明之前是那样的期盼,几乎是时时刻刻都在祈祷着自己的归来……为什么不去ALVIS找我?总士很想就直接这么问他。

    总士看着一骑,吧台挡住了他手部的动作,只能看到肩膀小弧度的晃动。他微垂着头,已经及肩的发梢遮住了小半的脸庞,阴影之外的皮肤,在店里灯光的照射下,有点半透明质感的苍白,微微开启的衬衫领口下,锁骨的线条很清晰,勾勒出一个诱人的弧度而后消失在衣领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店里变得很安静,除了一骑手底下微微响动的杯盘碰撞声,再没有其他。

    通过近四年的同步,总士大体知道一骑现在的状况。眼睛的情况比第一次苍穹作战后要好转的多,但是仍旧不能正常视物;身体能力下降明显,很少再进行户外活动;同化现象基本得到抑制,但已经产生的损伤还是给身体带来很大的负担。可是,什么都没有亲眼看见友人的变化,让他更加感到无措,特别是在他回来以后,一骑就好像突然放下了所有一样。那天,从人工子宫里被扶出来的他,被岛上的众人包围着,但是嘈杂纷乱中他抬起头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站在人群后的一骑——确认到总士的归来后,他闭上了双眼,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安静到近乎虚幻。

    总士低下头,放在桌上的手指不自觉的握紧,一骑的变化太大,大到他亲眼看到时居然难以接受,就像流逝的时间硬生生的把他们的世界割裂,而在彼端的那个人,甚至背转了身子,竟没有再看他一眼。

    “冰淇淋哈密瓜漂浮,特意减低了甜度,总士不太爱吃甜食对吧?”在总士发呆的时候,一杯漂亮的淡绿色饮品放在了他面前。

    一骑在总士对面坐下来,看到对方没有什么动作,把饮品往对方面前推了推,疑惑道:“不喜欢吗?至少尝尝看?”

    总士看了他一眼,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哈密瓜的淡淡清香伴随着冰淇淋融化扩散在口腔里,甜度适中,清清爽爽的很合他的口味。“很好吃。”这么评价了的总士,看到对面歪着头托着腮的友人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

    “总士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一骑的视线投注在总士脸上,可惜即使是这种距离,也还是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叫做‘乐园’呢,这家店。”

    兴许是想起了Festum第一次来袭的那一天,总士曾经对他说,一起去‘乐园’,一骑的眼神有些迷离的失了焦距。总士看着他眼睑微合,长长的睫毛投下的阴影里,深红色的眸子在夕阳的余晖中剔透如琉璃。长大成人的一骑,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涩,有一种奇怪的安然与绮丽。

    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他想象了无数次与一骑再会的画面,每一种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总士捏紧了手里的勺子,四年的同步状态,与他而言,一骑是他世界里的所有,他与他已然亲密无间,而一骑本人却对此毫不知情。但也没有关系,总士一直这么觉得,因为他从一骑那里感受到的心情,那种对他的执着、担忧、期盼、渴望,每一种、每一种,都是与他一样的浓烈深沉。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总士慢慢站了起来,低头看着一骑,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口。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时候,他以为一骑可以理解他的一切,可是却导致了长达五年的隔阂。现在又要重演吗?本就拙于表达的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将自己的心情宣之于口。

    “总士?”一骑仰头看着他,疑惑于他奇怪的行为。而总士只是一味的沉默着,一骑只好撑着桌子站起来,微微前倾上身,想要看清楚总士的表情。

    十九岁的一骑,比身体年龄仍然是十五岁的总士已经要稍稍高出几公分,总士要稍稍仰起头才能对上一骑的视线,这样的视角让他很不习惯。

    心情变的焦躁又烦闷,总士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于他而言,这方狭小的店面里,流通的不再是空气,而是满满的沉郁。他从一骑脸上错开视线,猛然后退了一步,膝弯却磕到了椅子,椅脚与地板摩擦发出的噪音在密闭的空间里分外刺耳。

    总士踉跄了一下,脸颊有些火烧似的感觉——简直太糟糕了,他正这么想着,为了平衡扬起的右手被抓住了手腕,对方并没有很用力,连那抹握持的力度都是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距离。“小心……”一骑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总士猛力甩开他的手的动作打断了。

    不对!不是这样!

    总士一瞬间非常后悔,他简直不敢去看一骑脸上的表情,被自己这样莫名其妙的对待,一骑会很受伤吧?明明不想这样的。

    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

    想到一骑应当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和视线,总士微微侧了侧头,偷偷望向一骑,却发现对方举起被挥开的左手挠了挠头,露出了一个有些困扰的笑容。大约是对视线非常敏感,一骑察觉到了总士在看他,于是歪了歪头,笑容变的更加灿烂起来:“抱歉啊,总士。”

    看到这样的一骑,总士反而觉得更加难堪了。他扭过头去,声音都变的有些干涩起来:“为什么要道歉,明明不是你的错。”

    “哎,不……”一骑还想说什么,总士微微提高音量打断了他:“有些晚了,我先回ALVIS了。有什么事,下次再说吧。”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总士!”一骑有些急促的道,总士没有理他,好像想要快速逃离这里一般,加快了步伐。

    “总士!”右手腕再次被拉住了,不同的是,这次非常用力。

    总士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真的……很抱歉。”这么说着的同时,一骑也没有放开总士的手腕,“并不是故意的,没有去见总士这件事。”他的声音里有些迟疑,似乎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不是没有想过去见总士,但是特意去见面这种事……除了给总士带来困扰以外,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总士感到一骑握住他手腕的力度变小了。

    “不会。”总士冷硬的说道。

    “什么?”身后的人似乎愣了一下。

    “不会困扰。”总士重复了一遍,将自己的手腕从一骑掌心里脱出,用左手的掌心覆盖了那因为与对方偏低的体温接触而微凉的区域,心情微微变的松弛下来:“我也……想要见到一骑。”

    一骑没有再说话,他向前走了一步,贴近了总士,伸出双手去环过了对方的肩,感觉到对方一瞬间的僵硬,他迟疑了一下,还是缓缓收紧了臂弯。

    那是一个十分小心翼翼的拥抱。

    因为体型上的差距,总士整个人被一骑环在了怀里,所处的空间被一骑温柔的气息填满,那是咖啡混合着奶香,让人十分熟悉和安心的味道。总士渐渐放松了下来,闭起眼睛,感受着一骑有些依恋的用下颌摩挲着自己的发梢,沉郁的心情不翼而飞。

    他拍了拍一骑的手臂,正想说些什么,却见一骑突然放开了双手和他拉开了距离,正疑惑间,门铃叮铃一声响起,接着沟口恭介嘴里叼着半只烟,推门走了进来:“我回来了。咦,总士怎么在这里?”

    “啊,有些事情要和一骑说,不过已经说完了。”总士有些慌乱的回答,好在沟口恭介并没有察觉他的异常。

    “今天好迟啊,沟口先生。”一骑则是这么平常的抱怨着,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抱歉、抱歉。”沟口把外套甩在旁边的椅子上,向一骑挥了挥手说:“你们先回去吧,太晚了会看不见吧。”

    一骑应了声,和总士一起出了店门。

    总士看了看天色,夕阳几乎完全落下去了,光线有些昏暗,正常人当然是没有问题,但一骑的眼睛估计会很困难。

    “我送你回去吧。”总士说道。

    “哎?”一骑愣了下。

    “怎么?”总士疑惑。

    “不……只是想起了上次总士跟我这句话的时候。”一骑笑着说。

    总士也愣了一下,上一次说这句话,是的,他也记得,五年前一骑第一次搭乘法芙娜,黑色的十一号机之后,因为肌肉酸痛几乎没法好好走路,他从ALVIS将一骑一直送到家门口。总士有些罪恶的想,也许该感谢Festum,因为那是他们关系改善的伊始。

    “我自己回去没有问题啦,ALVIS的方向和我家相反吧。”一骑朝总士挥了挥手,转身准备离开。

    “一骑!”总士忍不住喊道。

    一骑回头望着他,被风吹起的发丝遮住了他的脸,总士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出了要求:“明天下班后,在九号门的海滩等我。”

    “嗯。”总士听到一骑淡淡的应了声,然后看着他转身离开,直到那个有些单薄的背影消失在小路的转角,他才回头朝ALVIS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傍晚,总士结束了一天的事务,就立刻往约定的地方赶去。想要见到一骑的心情变的很急迫,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昨天见到一骑转身离开时,那种失落的心情让他不由自主的提出了再次见面的要求。

    今天的天气也依旧很好,夕阳的余晖洒满海面,金色的波光晃动着有些耀眼。

    总士远远的就看到了坐在沙滩上,面对着大海的那个人。心情变得愉悦,连带着步伐也轻快起来。

    听到从身后快速接近的脚步声,一骑有些惊讶的转头,“总士,好早!”

   “你不是早就来了……”总士正这么说着,却发现一骑嘴上叼着半只烟。

    “啊,这个……”一骑有些尴尬的将烟取了下来,想要按灭在一边的沙子里,却被总士抓住手腕阻止了。

    总士看着他细瘦的手指根部尼伯龙根指环的痕迹,淡淡的道:“抽烟对身体不好。”

    “只是偶尔。”一骑小声的辩解着,看着总士将他指间的香烟取走。

    “真壁司令知道吗?”总士在他身边坐下,随口问道。

    一骑摊了摊手:“他才不会管我这些……”在总士投过来怀疑的目光中,他叹了口气道:“好吧,他不知道,我从沟口先生那里摸来的。”

    然后他看着总士将那支燃烧了半截的香烟放在了唇边。

    “喂!”一骑伸手去夺,却被总士侧身让开了。

    “怎么?”总士斜斜看着他。

    一骑看着他皱眉道:“总士才十五岁吧?现在吸烟也太早了……”

    “我可不是小孩子。”总士淡淡的说,他在一骑的瞪视中,将香烟放在唇边深深吸了一口,烟灰带着燃烧的火星在海风里飘散,然后他转过头来,凑近了一骑。看到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总士伸手扣住了一骑的后脑勺,将唇贴了上去。

    太过突然,以至于一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唔……”一骑瞪大了眼睛,发出一声闷哼,微启的双唇却让总士有机可乘,他恶意的将口腔里的烟雾渡进了一骑口中去,扣紧了他的后颈不许他逃离,一直到满意的看到对方因为呛到而双眼溢出了少量泪水才放过了他。

    “咳咳咳……总士!”一骑不满的抗议道。

    总士再次将香烟放在唇边,一口气将残余的部分吸尽,在口腔里慢慢循环了一会儿才悠悠的吐出,看着淡青色的烟雾在夕阳里飘散,他才将燃尽的烟头在身边的沙子里按熄,转头看着一骑道:“说了,我不是小孩子。”

    一骑沉默了一会,侧身把一边的外卖箱子打开,把带来的食物取出摆在身前,同时岔开了话题:“还没有吃饭吧?我带了两人份的量。”

    总士接过他递过来的餐盒,看着里面摆放整齐,看起来就十分漂亮让人很有食欲的菜品,问道:“不问我让你来有什么事吗?”

    “总士想说的话,自然会说。”一骑拿起一边的保温瓶,倒出仍然热腾腾的饮料。

    总士将餐盒放在膝上,看着正在沉没到海平面以下的夕阳,缓缓说道:“虽然我回到了岛上,但是……于现在的岛而言,也许并非是好事。”他转头看向一骑:“岛上的和平已经持续了四年,我的归来只会打破现状——为了不同星核之间的交流,也许不久之后,战争将再度来临。”

    一骑将热饮捧在掌心,似乎这样能够让他感到安心和温暖。“我已经很久没有接触ALVIS的事务了,自从退役以后,除了定期的身体检查,几乎很少去到ALVIS。”一骑慢慢说着,低头抿了一口饮料,“好像战争变成了很遥远的事情。”

    总士低头看向手里的餐盒,好像那里寄放着的,就是那一方小小的和平,精致美丽,却十分脆弱。

    “不过没有关系。”他听到一骑转变了语气,再次抬起头来时,对上了对方刚好投注过来的视线,“我会珍惜现在的和平,但也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一骑将手掌按在自己的胸口,闭上了眼睛:“我啊,一直在想,如果和平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过完一生也挺好。但是我还能战斗……”他再次睁开了眼睛,深红色瞳孔即使在昏暗中也闪闪发亮:“我还存在于这里。我存在于此,不是为了安然的享受和平,我会继续战斗——如果这是你所期望的话。”

    总士望着一骑,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是的,不是你,就不行。

    作为皆城总士内心自私的愿望,是希望和平能够永久持续下去,这么期望不是为了所有人的未来,而只是为了你能够继续活下去。可是,那毕竟只是不能宣之于口的愿望。

    战争迫在眉睫,不管是岛屿还是星核,都需要你的力量。

    所以,一骑,对不起。

 

    夜色深沉,星光满天。

    一骑看不见美丽的星光,甚至身旁总士的样子也十分模糊。

    他侧躺在总士身边,一手支着头,看着对方的睡颜。

    总士睡着了,也许是白天太累,而在他身边又太过放松,聊着聊着,他渐渐就没了声息,呼吸变得平缓而悠长,就那样进入了梦乡。

    一骑没有打扰他,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总士的轮廓模糊不清,但仍能看出是属于十五岁少年的青涩。

   一骑伸手拈起总士散落的一缕发丝,在指间缠绕把玩。总士还是停留在他记忆中的样子,停留在他们四年前分离的那一天,所以于他而言,并没有陌生和距离感。只是他沉淀了太久的感情,变成了一种单纯想要守护的欲望,他只想静静的看着他就好。

    将那缕发丝执在指间,移到唇边轻轻吻了吻,态度近乎虔诚,一骑小声却坚定的说道:“一切必会如你所愿。”

 

 

 

END

笔者的一点念叨:那个抱歉啊,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宠爱”呢。其实写了这么多,那种感觉不太好表达,也不知道想表达的表达清楚了没有,你们自己体会体会?(其实是说不出来自己想表达什么,遁走)

评论(23)
热度(75)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