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SIDES OF TIME(章九)

食用须知:

背景:架空AU

CP:无差

时间线:等同19岁的HAE时期。

ps:8515字的大章,为了连贯性想想还是作一章发了:P



章九 找回真实的自己

 

我删删试试


不老歌上


下半章正常

 

    沃尔特告辞离开后,一骑摩挲着‘存在’的刀柄,这次的共鸣完全没有不适感。四年前每次使用‘存在’都会给身体带来负担,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肌肉酸痛,逆流的神经脉冲以及‘存在’的电芒引起的麻痛要好几天才能消去。而现在,右手上传来的,是仿佛将全身包裹一般的温暖感觉,身体变的更加轻盈,却充满力量,这种舒适感让他几乎不想主动终止和‘存在’之间的共鸣联系。

    他深吸了口气,转身回到店里,将门反锁了起来,麻烦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刚才解封‘存在’时,总士就不对劲了。‘虚无’在那一瞬间的躁动一骑感受的很清晰,但是大约是总士在努力压制它,之后它沉默了下去,却有晦暗不明的气息混合着总士身上微弱的魔力波动逐渐散发出来。

    “总士?”一骑向总士的方向出声询问,却没有得到回应。

    店里的空气变得沉闷而压抑,总士诡异的沉默着,一骑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总士……”一骑朝吧台的方向走了两步,心里有点紧张,他对总士有信心,但还是免不了担心。但只要他们俩在一起,这个问题迟早都要面对,总士必须能够驾驭‘虚无’才行。

    他向前伸出空着的左手,小心翼翼的询问:“总士,你在那里吧?”

  总士依旧沉默,一骑试探着继续靠近,却突然被抓住了左手的手腕用力拉了过去,他一个踉跄,拼命压抑着身体的战斗本能才没有把那个钳住他手腕的人掀翻在地。

    身体被带着转了半个圈,背部撞上了什么东西,一骑闷哼了一声,被总士按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腰部向后弯折到了极限,有点使不上力,桌子冷硬的表面硌的他肩胛骨发痛,右边的肩膀被总士按住,左手也被紧紧压在头顶。

    “总士!”一骑费了好大劲才握紧右手震颤不休的短刀,噼啪的电芒仍在闪烁,因为感受到威胁,‘存在’想要本能的反击,却被一骑努力压制住了。

    总士仍然没有说话,但一骑感到他贴近了自己,呼吸变的粗重起来,灼热的鼻息喷直接在自己颈侧。

    “清醒点,总士!不要被‘虚无’占据你的意识!”一骑不敢放开存在,用右手的手背顶住压过来的总士的肩,焦急的大声劝说。但是,没有视力的他,看不到此刻的总士,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暗紫色的魔纹正在散发着明灭不定的幽光,而他的双眼已经完全转变成了金色,并且眼里全是迷乱和贪婪,不复一点清明。

    在一骑想要用力推开总士时,突然之间尖锐的鸣音再次回响在耳鼓,“啊——”一骑惨叫了一声瞪大了没有焦距的双眼,疼痛由大脑刹那间传遍全身,肌肉因为疼痛而收缩绷紧,他不由自主向上弓起了身子,却被总士毫不留情的压了下来,全身都在痉挛,几秒钟之后,疼痛逐渐退去,但身体软绵绵的已经使不出什么力气来,一骑唯一能做的是努力握紧右手的‘存在’,不让它攻击总士。

    该死的精神同步!偏偏在这时候。一骑仰头大口喘息着,实际上这次比第一次的症状好多了,但仍让他丧失了反击能力。脑海里有些混乱,方才从总士那里传达出来的没有明确的信息,只有模糊的欲望,黑暗、浓烈、热切而扭曲的感情缠绕着他。

    总士整个上半身都压在了一骑身上,他将头埋在一骑的肩窝里,贪婪的呼吸着。“好香……”嘶哑含糊的声音从总士喉间传出。

    他伸出舌头舔过一骑颈侧,薄薄的汗迹刺激着他的味蕾,口涎不由自主的分泌出来。

    总士的舔舐让一骑极度不适,炙热而黏滑的触感让他全身战栗。“总士……”一骑发出微弱的抗议,拼命躲避,却被总士用手钳住了下颌,强迫性的扭过头去,将脆弱的颈侧暴露出来。

    一骑用力的屈起膝盖,想将总士顶开,却无法与总士的力气抗衡,徒劳的挣扎了几下,他举起唯一能够活动的右手,却不敢放开手里的‘存在’。最后他咬了咬牙,将‘存在’用力插进了身侧的桌面,右手则握紧了刀柄。

    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再伤害总士!

    “总……士……”下颌被捏的生痛,他只能含糊不清的叫着总士的名字。

    总士像是在品尝最珍稀的美味般,仔细的舔×舐着一骑光×裸的肌肤,颤动的喉结、紧绷的颈肌,和随着心跳在白皙皮肤下若隐若现的淡青色血管。他的呼吸愈发粗重起来,身体炙热到快要燃烧,血管里冰冷的异物在躁动奔流,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再认识面前的人,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好香!好香!吃掉他!一定要吃掉他!

    他低下头,尖锐的犬齿在一骑颈侧摩挲,换来了身下那个人一阵轻微的战栗。那个人好像在说着什么,可是他听不清,也不想去听清。本能彻底支配了他,他已饥饿了许久,只想好好享用这渴求已久的无上美味。

    牙齿逐渐用力、慢慢咬合,享受着身下猎物的颤抖,总士的犬齿终于刺破了一骑颈侧的血管。

    其实并不是很痛,和刚才同步时的剧痛比起来,不值一提。“总士……”一骑苦笑着停止了徒劳的反抗,放软了身子。

    当温热的血液流入总士口中时,他鼻间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仿若沙漠中饥渴已久的旅人终于寻到了甜美的甘露,开始了用力的吸吮和大口的吞咽,至出生以来从未被满足的身体,由最深处逐渐被填满,无上的幸福与愉悦已经淹没了他。

    贴近大脑的部位急速失血,让一骑的脑袋有些昏沉沉的。刺痛与酥麻的感觉从颈侧传来,说不上是难受还是舒服,“哈……啊嗯……”他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握住存在刀柄的右手也渐渐无力的滑下。

    总士贪婪的吞咽着一骑的鲜血,寂静的乐园里只有一骑断续的喘息声和他‘咕噜咕噜’的吞咽声。他完全沉浸在进食和吞噬对方的双重快×感中,满足的双眼迷离,完全没有注意到身下那人气息正在变得微弱,体温也逐渐降低,更没有注意到身侧银白色的短刀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一骑的意识有些朦胧,他不想伤害总士,但也不能任由总士继续伤害自己——失血过多的话,真的会死。虽然很想继续活下去,但他其实不介意被总士吃掉,真的不介意,因为对方是总士。但清醒过来的总士估计会自责到死?

    抱歉啊,总士。

    握住‘存在’刀柄的手指终于完全放开了,‘存在’像是得到了许可一般,发出了兴奋的嗡鸣,银蓝色的电光再次闪现,并且逐渐变成扭曲深黯的幽蓝色。它从桌面上弹出,腾空而起,盘旋在两人上方,幽蓝色的电芒则四散开来,牵引着店里摆设都缓缓浮起。

    总士终于察觉到了异样,危机感令他终止了进食,抬起头时,发现整个店内的空间都已经满布蓝色电光。

    “啪滋!”粗大的闪电直接击向总士,总士身上的魔纹爆起了一阵亮光,自主生成紫黑色的护罩将闪电弹开了。那电芒闪烁了几下,直接向一骑身上缠去,总士终于不得不放开一骑,闪身后退到了墙边。他半跪在地粗重的喘息着,体内那冰冷流窜的异物,正暴躁的咆哮着,它想要继续吞食一骑,却又慑于‘存在’的威压不敢上前。因为饱食过后的满足感,让总士身体本能的欲望较前平息,他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一点,迷迷糊糊的对体内咆哮着的‘虚无’十分反感。

    “给我安静一点啊……”总士含糊不清的说着,按在胸口的右手手指因为过度用力而弯曲,五指的指甲变的锋锐,浅浅的刺进了左胸的肌肤,紫黑色的血液顺着魔纹的纹路缓缓渗出。

    店里一片混乱,‘存在’旋转着发出兴奋的啸叫,无数电芒缠绕在一骑身上,带着他悬浮在了半空。

    衣袂飘飞,半长的黑发扬起,一骑缓缓抬起头,半合的眼睑内,赤红的光芒流转,符文正在急速汇聚和进化。

    “所以说,不要给我添麻烦啊,总士。”一骑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存在’一样对吞噬‘虚无’充满了欲望,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将‘存在’压制在可控的临界点上,但仍旧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影响。在他现在周遭的感官里,所有的活物和死物被区分开来,所有有生命气息的东西,都好像变成了美味可口的甜点,只要动动手指,就任他予取予夺。而他的感官正在无限扩大,混乱的信息不断拥入脑海,小半个达卡城都纳入了他的可感知范围,‘存在’的本能在搜索一切可吞噬进食的东西,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是它的饵食。

    但最美味的那块蛋糕,就在它面前。

    一骑抬起右手,掌心朝上,‘存在’自行飞入了他的掌中,虚悬着嗡鸣不休。

    他与‘存在’的关系,和总士与‘虚无’的关系其实完全不同。他和‘存在’不是一体,但他其实就是‘存在’。总士和‘虚无’一体不能两分,但总士不是‘虚无’。所以他基本能够控制‘存在’,‘虚无’却在时时刻刻扰乱着总士的精神。

    一骑低头看着总士,总士半跪着,由胸口渗出的血液诡异的没有渗进衣服里,也没有凝结在一处,而是变化成了紫黑色的烟雾,在他身周缓缓升腾。一骑看不到具体的情形,在他的视界里,那团最旺盛最甜美的生命气息中,混杂着黑暗扭曲的元素,那元素躁动翻滚着,正在试图抵御‘存在’的电芒。

    “总士,能听到我说话吗?”一骑缓缓问道。

    总士没有出声,他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一骑,混沌的脑子里盘旋着一个喊不出口的名字。

    一骑轻轻叹息了一声,手指勾了勾,‘存在’的电芒由遍布店内的整个空间迅速收拢,将总士包围了起来。‘虚无’感受到威胁,紫黑色的烟雾暴涨,却在和电芒接触的一瞬间迅速萎缩了下去。总士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摇晃了一下,大量生命力瞬间被抽走,令他一下子萎靡不振。

    “这就是‘进食’么?”一骑半垂着眼睑,感受到经由‘存在’拥入身体中的热流,暖洋洋的饕足感十分舒适。他颈侧的伤口则迅速自行结痂继而脱落,数秒之后,皮肤已光洁如初。

    “这感觉,还真是让人沉迷……”一骑勾了勾嘴角,右手猛然握紧了‘存在’,将它瞬间压制下来,所有的电芒在闪烁了几下之后,都消弭不见,浮空的杂物噼里啪啦的掉落,一骑则脚尖点地落在了总士面前。

    “总士。”一骑在总士面前蹲下来,伸手去捧起总士的脸颊,总士似乎对这声呼唤有了点反应,他动了一下,却没有闪开。

    “我们扯平了哦,总士。虽然不算是你的错,但你还是应该道歉。”一骑这么说着,手指摸索着划过总士的唇角,擦去了那里残留的血迹。

    “一……骑……”总士张了张口,终于困难的吐出了一骑的名字。

    “嗯,我在这里。”一骑微笑着应道。

    受伤的‘虚无’终于完全静默,总士身体本能的饥渴也已被鲜血满足,他终于清醒了过来。清醒之后,完全可以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他目光移到一骑的颈侧,那里已经看不见伤口,让他小小的松了口气,抬起手指想去触碰一骑,却又缩了回来。

    会伤害他。

    不要再伤害他。

    最好离他远远的……

    “抱歉……”总士沙哑着嗓子,握紧了拳头,“抱歉,一骑。也许我根本不该回来……”

    一骑眨了眨眼睛,突然捏住了总士的脸,而且还相当用力。

    “唔!”总士急忙伸手去想要拉开他,却无法和恢复后一骑的力气抗衡。“干什么……!”总士抗议道。

    “谁让你说出这种傻话啊?”一骑用力扭了扭,疼的总士直抽气。他终于放开了总士,将手覆盖在总士揉着自己脸颊的双手上,缓缓说道:“不管变成了什么样子,总士还是总士,就像我,也还是真壁一骑一样。不要一味拒绝和否定自己,不管是这副来自恶魔的躯体,还是藏在里面的‘虚无’,那都是你的一部分,明白吗?总士。”

    总士沉默了一会儿,望着友人澄净如琉璃的血红色眸子,小声回答道:“明白和接受……是两回事。”

    一骑拍了拍他的手背,笑着说:“慢慢来,我们……都还在这里呢。”

    是的,我们现在在一起,而且,我们还有时间。

    这样,已经很好了。

    已经发生的不幸,不能抹去,也不能逆转。但既然还活着,生命就要延续,接受自己、正视自己,才有继续前进的可能,就算没有能够前行的道路,也要努力开辟才行。


TBC




预告:章十  揭开战争的序幕

评论(12)
热度(46)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