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SIDES OF TIME(章七)

食用须知:

背景:架空AU。

CP:无差。

时间线:等同19岁的HAE时期。



章七  远方归来的挚友

 

    来主有些焦躁的在隔离室里走来走去,从昨天真壁司令离开后,除了送来食物和水的人以外,他再没见到任何人。一骑早就该醒来了,可是却没来见他,他不由得担忧起来。

    昨天晚上,他感应到某种精神上的强烈共鸣,好像和他血脉相连的某位‘兄弟’甦醒了,那位在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呼唤了某人的名字,因为不是指向他,所以感应并不清晰,但他猜测,很可能是皆城总士醒来了,那也意味着,‘父亲’的实验成功了。

    他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闸门打开了,他抬起头,便看到换上了ALVIS制服的一骑被一位长头发的女孩挽着走了进来。

    来主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一骑面前,不顾那女孩的反对,拉住他的手上下打量了他一会,才松了口气:“你没事,太好了。”

    一骑反手握住他的手时,却触到了禁锢着双手手腕的魔力抑制装置,他愣了一下,侧头对身边的女孩说道:“立上,帮他把这个打开吧。”

    “可是……”那女孩还想说什么,却被一骑打断了:“没关系的,然后让我和他单独呆一会儿。”

    立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一骑的话做了。

    立上出去以后,闸门再次关闭。来主不以为意的揉了揉手腕,牵着一骑到桌边坐下。

    一骑有些歉然的道:“父亲把所有事情都已经告诉我了。昨天晚上本来就想来见你的,可是发生了些意外。远见医生说,你也许知道原因?”

    来主有些惊讶,在询问了一骑具体情况之后,他陷入了沉默。

    一骑等了一会,见他一直没有开口,忍不住问:“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吗?远见医生说身体数值并没有什么变化,更像是纯粹精神上的问题。”

    “不是幻觉。”

    一骑听到来主这么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听到的总士的声音,不是幻觉。”来主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昨天那个时间,应该正好是总士醒来的时候。我能感应到,是因为我们都拥有‘父亲’的血脉,可你是因为什么?而且,居然强烈到能够直接同步,传达出清晰的意志。”

    一骑呆了呆,问道:“你是说,昨天我和总士直接精神同步了?”在得到来主的确认之后,他怔住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心底涌上来,不是因为身体被‘存在’侵蚀到这种程度,也无法和总士共鸣,该为此感到难过还是开心呢?他“呵”的轻笑出声,在来主一脸疑惑的时候,他淡淡的道:“爸爸他,没有告诉你吧,‘存在’和‘虚无’的正体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恶魔完整的灵魂一分为二?!”来主激动的站了起来,“你们人类真想的出来!”他按着桌子,喘了几口气,无奈的道:“你们知道大恶魔和普通恶魔的不同吗?大恶魔几乎是不死的,只要灵魂完整,就有重生的可能。即使被一分为二,它们还是互相吸引呼应,想要重归一处、重新变的完整。在你融合了‘存在’、总士融合了‘虚无’之后,你们两个……”他顿了顿,“你们两个将再也无法离开彼此,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和对方合为一体,会成为你们最强烈的本能和渴望。”

    一骑听完了来主的话,却首先问道:“那‘堕落之王’会因此复活吗?如果我和总士……”

    来主摇了摇头:“堕落之王的意识不会再复苏,但如果你或者总士吞噬了对方,新的大恶魔将会诞生,那是能够主宰两界命运的存在。”

    一骑笑了起来:“把总士吃掉吗?才不会有那种想法啊。”

    来主走到一骑面前,轻声说:“说到吃,你现在饿吗?”

    一骑愣了一下,实际上他刚吃完东西,虽然量不多,胃部的饱胀感却很明显。但是与身体的感官相反,想要进食的欲望仍然很清晰。可是,仍旧吃不下。

    来主的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胸口,道:“你的身体,一直叫嚣着饥饿,但它拒绝摄入人类的食物。它想要吞食的,是真正能够满足它的东西。”

    一骑觉得喉咙有些干涩,他咽了口唾沫,有些艰难的问:“它……需要什么?”

    来主神色变的有些奇怪,“大恶魔的嗜好不同,北方之王喜食灵魂,我的‘父亲’偏爱鲜血,堕落之王么,它吞噬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他低头看着一骑,“你想活下去吗?一骑。”

    一骑沉默了一会,抬起头来,坚定的道:“我当然想要活下去。但是如果必须以别人的生命为代价,我宁愿选择……死亡。”然后他苦笑起来,“比完全的绝望更可怕的,是明明有了希望的道路,却没法继续走下去。”

    来主叹了口气,伸手去抚过一骑紧闭的双眼,轻声说道:“我来教你看见的方法吧。恶魔眼里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好奇吗?”

    他捧住一骑的脸颊,弯下腰,将自己的额头与他相贴,说道:“感受到我的魔力波动吗?睁开眼睛,试着与我的波长同调。”

    一骑缓缓睁开双眼,来主的魔力波动环绕着他们身周的空间,他漆黑的世界里,有金色光芒浮现,宛如天使正缓缓张开双翼。仿佛本能般,他身体里隐藏的力量骚动着、欢快的追逐着来主的脉动,双瞳里血色的符文逐渐亮起,几个呼吸之后,来主放开了他。

    他的世界改变了。

    他面前的来主,在他的视界里,呈现为金色的人形,在胸口、也就是他的核所在的位置,金色尤为璀璨耀眼。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是清澈的淡蓝色,并没有明晰的轮廓。再向四周看去,墙壁、天花板、桌椅则是轮廓清晰,却只是灰白的颜色。他扭过头,门口有淡红色的人影,在墙壁的另一侧,那是立上。再远的地方,有不少模糊的光团在移动,应该是ALVIS的工作人员。

    一骑眨了眨眼,即使闭上眼睛,仍旧能够看见光芒,只是比较黯淡模糊。他扭头望向来主:“恶魔眼里的世界,竟然是这样子的?”

    来主解释道:“这不是完全的视觉系统,更像是对灵力或者魔力的感应。将波动平息,就可以关闭这种视觉,一直使用的话,对你的身体负担太重。”

    一骑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一次深呼吸之后,身体的骚动平息,世界又回归了黑暗。

    来主在一边赞道:“真不愧是一骑,学习的速度非常了不起。”

    “这种能力,对战斗时的帮助更大啊。”一骑站了起来,向他伸出手去,微笑着说:“谢谢你,来主。谢谢你保护了总士,还有,一直以来所有的事情。”

    来主握住了一骑的右手,那只手传来的力度仍然温柔而坚定,和他们第一次说话时一样。啊啊,一骑真是,一点都不会变呢。他上前一步,在一骑的讶异之中环住了他的肩,给了他一个轻柔的拥抱:“我也要谢谢你,一骑。谢谢你接纳了我、并且愿意信任我。”

    “总士会回来的,一骑。”来主握住他的肩膀,肯定的说:“不管是‘父亲’的意志、总士自身的愿望,还是‘虚无’对‘存在’的渴求,都会牵引着总士回到你所在的地方。”

    “要去迎接他吗?一骑。”来主望着一骑,看着因为希望与欣悦而散发出光彩的脸庞,想要警告他一些事情的话,有些犹豫着说不出口。

    一骑转身向门口走去,将手按在把手上时,他停下了动作,却没有回头:“我知道的,来主。不管总士变成什么样子,我相信他还是他。如果连我都不能信任他……”他顿了顿,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总士就太可怜了呢。”

    来主看着闸门缓缓合上,一骑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有些失落。他感觉自己被抛下了,他很饿,也很难受,虚弱的感觉纠缠着他,如果连一骑也不管他,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DI的研究者巴不得有一个高等恶魔的活样本吧?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再次打开了,他惊讶的看着一骑又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套ALVIS的制服,对他说:“先穿这个吧,这里找不到合身的便服。换好衣服,我们就回去吧。”

    来主张了张嘴,巨大的喜悦淹没了他,他听到自己在问:“回……哪里?”

    一骑扬手把衣服朝他扔过来,转身再次走了出去,同时漫不经意的道:“当然是,回我们的乐园啊。”

 

 

 

    一骑和来主回到达卡城时,已经快到深夜了。

    破碎的玻璃窗已经被DI的人修好了,一切好像还是原来的样子。来主打开门,回头去想要去喊一骑,却发现他站在街边,睁开了双眼,望着东边的夜空。弯月高挂在深黛色的天空上,清冷幽远。但是一骑应该什么都看不到才对。

    “一骑?”来主轻声喊道。

    一骑左手抱着一个长方形的金属盒子,把右手放在胸口,过了半晌,才回过头来,赤红色的瞳孔散发着幽幽的光彩,他有些不确定的道:“总士……好像已经过来这边了。”

 

 

 

    四天后。

    戈布多伊湖。

    这里已经是原孟加拉国边境,再向东去,就会经过原印度国境进入缅甸。

    如果是大灾变前,从达卡驾车到这里最多八个小时车程,可一骑和来主用了两天,才开着一辆越野吉普抵达戈布多伊湖畔。

    然后两人就在此扎了营。

    那天晚上一骑感应到总士之后,就和史彦说了这件事,并且坚持要去迎接总士。史彦其实知道一骑在想什么,本来在达卡城等待才是意外最少的法子,但是总士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何种状态都无法确定,他担心总士万一给城里的人带来恐慌,或是和人类军驻军发生冲突,于是史彦也没有说穿,毕竟这对一骑有点残忍。但是他也担心一骑的安全,劝说了半天却没能动摇一骑的意志,只好由他去了。如果一骑选择相信总士,他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儿子。毕竟,一骑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到达戈布多伊湖时,一骑就让来主停了下来。他本来只是想离开达卡城就行,这里已经距离足够远,也没有人类的聚居地在附近,零星的低等恶魔在荒野里游荡,却因为来主的存在完全不敢靠近,所以一路上都很平静。

    这天早上,来主醒来时,一骑已经不在帐篷里。他走出去,清晨的风稍微有点凉,他看到一骑裹着行军毯站在湖边,面对着东方的湖面。

    “接近了吗?”来主问道。

    一骑点了点头,但并不确定,他和总士之间的联系比较模糊,只能确定大致的方向,好在这种感应并没有带给身体太大负担,如果一直是像上次那种深层同步状态,一骑根本无法承受。

    来主望向天空,清晨的湖上水汽太重,雾蒙蒙的,能见度较低。还要几个小时雾才会散去,那时太阳下碧波荡漾的大湖,会非常美丽。等待的这两天里,他经常下湖去玩水,顺便抓鱼改善伙食,正想问一骑今天早上吃什么,却见一骑忽然抬起头来,睁开了双眼,愕然说道:“在上面?!”

    有魔力波动出现在高空,由远及近,速度相当快,并且在逐渐降下高度。但是从魔力的强度来看,并不是高等恶魔,也就不可能是皆城总士——转化后他的魔力强度起码应该和来主相仿甚至更强。

    但一骑说‘在上面’确实是在说他感应到的总士。

    雾气翻腾起来,来主抬头向上方看去时,隐约有巨大的黑影从浓雾中掠过,伴随着翅膀划过空气的破空声。

    黑影盘旋了一圈,往湖边的浅水区落去,扇动的巨大膜翼拂开了雾气,现出了魔物的身形,那是和人类传说中的巨龙很相似的东西,在魔界也是罕有的高等坐骑,一条黑龙。

    黑龙拍了拍翅膀,发出一声低吟,然后安静的伏了下来,乖顺的像只宠物。

    一骑看不到黑龙,但是按照来主所授予的方法,点亮了视界后,面前出现了美丽的紫色光晕,就在代表着黑龙的一团模糊的黑雾之后。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耀眼的紫色逐渐接近,耳边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水声,那是谁在水中缓缓前进的脚步声。

    来主有些紧张,他不知道对方作为皆城总士的人格是否还存在,虽然一骑那样确信,他却不够有信心。如果‘虚无’的本能取代了总士的人格,那么见到一骑的第一件事,就是吃掉他。他必须保护一骑。

    他看着浓雾中出现的漆黑人影,感觉到对方的魔力波动很微弱,似乎是故意隐藏的样子。‘虚无’的话,应该没有隐藏的必要?

    伴随着水声,人影逐渐走进,也逐渐清晰起来。

    黑色的、精致合体的盔甲包覆了全身,一体式的头盔遮住了脸和头发,只有一双灿金色的眼睛分外显眼,但是那眼睛里,全是非人的冰冷与无机质感,并没有多少感情。

    “总……士?”来主听到身旁一骑颤抖的声音,他上前一步,几乎要跨入水里去,却被来主扯住了臂弯。

    一骑并没有在意,他的世界里现在只有面前那个人。

   “总士……”他再一次确认到,但是对方并没有回答。

    来主看着对面的人沉默着继续走进,在接近岸边的时候,他抬手扯掉了自己的头盔扔进水里,麦褐色的长发流散下来,左眼的疤痕鲜明如初,虽然面无表情,但确实是总士没有错。

    一直走到一骑面前一步的地方,总士才停下来,他们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稍后方的来主绷紧了身子,如果有什么意外,他必须得带一骑逃走。他们俩如果真的打起来,无论谁胜谁负,都只是悲剧。

    但是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总士的身高这几年并没有停止成长,他还是比长高的一骑高出那么几公分。他微微低着头,看着一骑,没有表情的脸上读不出任何东西,但是那双金色眼睛里的冷意却逐渐消失了。

    他看着一骑,他知道面前的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人。

    他的身体和本能都在饥渴的叫嚣着,吃掉他、吞噬他,饮尽他饱含活力的鲜血、和他合为一体,但是他作为皆城总士的意识,仍然明晰的认知到,那个人是一骑,他一直渴望着再见的、心中唯一记挂的挚友,在这地狱般的四年里,他是他的支柱、他的世界、他的一切,无论如何他也必须保护他,不能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一骑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他长高了,稍显单薄,没见过的赤红色瞳孔虽然望着他的方向,却没有焦距。

    他们过往虽是挚友,但肢体上的接触却并不亲密。

    不过现在的总士,只是遵从着内心的渴望,他想要碰触一骑,想要接近他、了解他,想要呆在他身边,哪儿也不去。

    他缓缓伸出手去,抚上一骑的侧脸,温凉的触感是那样真实。

    不是四年来无休止的梦境,现在一骑就真实的站在他面前。

    他开口道:“我回来了,一骑。”声音里的柔软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

    有什么东西濡湿了他的手掌,一骑微微仰着头,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他看着一骑再也抓不住裹着的毛毯,任它滑落在草地上。他看着一骑颤抖着伸出双手,从他的胸口摸到脸颊。当一骑冰冷的指尖掠过他左眼的伤痕时,他微微眯了眯眼,眼角的凉意不知道是来自一骑的手指还是浓重的雾气,抑或是眼角的腺体?

    他不是早就没有眼泪了吗?

    然后他听到一骑确认了他的存在后,充满喜悦与安心的声音:“欢迎回来,总士。”


TBC

图:骑龙的总哥


预告: 章八 身边再次有了你


评论(28)
热度(50)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