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SIDES OF TIME(章六)

食用须知:

背景:架空AU。

CP:无差。

时间线:等同19岁的HAE时期。



章六 是祝福还是诅咒

 

    一骑。

    一骑。

    一骑……

    当他的意识从黑暗中上浮,明晰的感觉到自身的存在时,脑海里只是反复回荡着这个词语,好像是某个人的名字?

    他蜷缩在湿滑的肉红色地面上,麦褐色的长发被透明的粘液打湿,纠结缠绕在赤裸的身体上。他缓缓睁开眼睛,几次眨动之后,视线由模糊到清晰,眼前是自己的手臂,皮肤上布满了深紫色的纹路,看起来好陌生。他觉得有些冷,但所有的感觉很迟钝,好像在冰水里浸久了的那种麻木感充斥着整个身体。

    他尝试着动了动手指,还好,动作仍然很顺畅。

    于是他从地上坐了起来,摇了摇有些混沌的脑袋,说出了这次醒来后的第一个词汇。

    “一骑。”

    他想了想,再次确认了这个名字:“一骑。真壁一骑。”

    随着他的呼吸和言语,遍布躯体的魔纹,发出淡紫色的光芒,光芒明灭不定的流动着,像是呼应着某种节律,几次呼吸之后,光芒汇聚于胸口原本心脏的部位,闪烁了几下之后,消隐不见。

    他把手按在自己布满紫色魔纹的胸口,那里很安静,他所怀念的、应该存在于那里的、属于生命的热切的鼓动,消失了。

    但他仍固执的将手掌按在那里,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嘴唇动了动,艰涩的吐出了另一个名字:“皆城——总士。”

    某种他无法定义的感觉,潮水般淹没了他,胸口沉重滞涩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简直无法呼吸,于是抬起头来大口的喘着气,仍旧放在胸口的右手也不自觉的收紧,在胸前留下了几道血痕。

    过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平静了下来,但另外一种奇怪的感觉缓缓从身体深处浮上来。那感觉非常陌生,似乎是从肉体和灵魂深处蔓延而来的空虚和饥饿,让他迫切的想要寻找某些东西来把自己填满。这种迫切很快化做了躁动,并且迅速将他的血液点燃,于是抽象的空虚感化作了身体上的焦灼和饥渴,他舔了舔嘴唇,本能在指引着他、鞭策着他,可他并不想服从。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扶着肉色的墙壁,沿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通道向外走去。

    他低垂着头,执拗的一遍遍重复着自己的名字:“皆城——总士。”

    随着他的走动,身后的通道渐渐变的漆黑,而前方出现了某种光亮。他并没有为之欣喜,甚至并未在意。他仍旧低着头,却有些神经质的咧开嘴笑了,在断续的喘息和笑声中,他口中含混不清的吐出的仍是那四个字:皆城——总士。

    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自己正瞪大了的、将散乱的目光投向脚下地面的眼睛,是不可能属于人类的灿金色,而那双被乱发遮掩的瞳孔里流露出来的,只有无尽的疯狂与暴虐和嗜血的欲望。

 

 

 

    意识从深沉而无梦的黑暗中上浮。

    一骑醒来时,身下是柔软的床铺,而鼻端有熟悉的、淡淡的消毒水味儿。ALVIS的医疗室吗?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身旁的仪器规律的发出和他的心脏搏动一致的滴答声。他试着活动了下手指,身体的感觉还算灵活,也没有哪里痛,只是有些虚弱。空虚的、抽搐着的胃部传达来明显的饥饿感,应该睡了挺久了?

    总士还活着。虽然一直都相信着,但从别人的口中真正第一次确认了总士还活着的消息。不知道是太过欣喜、激动,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居然就那么昏倒了。

    来主……怎样了?

    一骑有些担心,不知道他有没有和DI的部队发生冲突。

    ‘存在’和他之间的感应中断了,应该不在这个房间里,被强制隔离了吗?只要离开他身边一定的范围,‘存在’就有暴走失控的可能,即使在被‘封印’的四年里,一骑也从来没有和它真正分开过。突然断了这种精神上的联系,他有点不适应。

    这次只是部分解放‘存在’的机能,但感觉和以往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以往共鸣时,‘存在’仿佛可以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操纵自如得心应手,而这次,是精神上彻底的一体化,使得他感觉这把武器已和他骨肉相融,再难分彼此,他就是‘存在’,‘存在’就是他。

    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共鸣时从内心深处涌上来的欲望虽不强烈却如此鲜明,那是想将鲜活的生命碾杀吞噬殆尽、将美好之物彻底粉碎破坏的黑暗欲望。

    不管怎样,还是先确定现在的情况。之前在乐园时,DI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大部分人手分散去城里搜捕来主,但一骑坚持认为来主会回来,故此让人带走了巧克力,并且在乐园周围布下了包围圈,划定了战场。当时他要求DI的人不许出手,他要自己解决来主的问题。实际上在他内心深处,仍然认为这个恶魔是自己的朋友,他们都不想伤害彼此,但如果DI其他部队介入,就很难保证不会流血,那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

    还好,来主没有让自己失望。

    一骑支着手肘从床上爬起来,四肢有些软绵绵的,不过不妨碍活动。身上还缠着各种仪器的管线,他胡乱的一把扯掉了,不理会一边仪器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径直下了床。

    赤裸的双脚接触到金属质的地板时,冰冷的温度让他瑟缩了一下,还是乐园的木地板踩起来舒适啊,他这么随意的想着,紧了紧身上宽松的罩衣,尝试着伸出左手一边摸索着一边向前方走去——先找到门在哪里吧。

    但是还没走出两步,奇怪的鸣音突然贯穿了耳鼓,好像有强烈的电流从大脑里迸发出来,迅速延伸到脊柱并麻痹了四肢,一骑晃了晃,一头栽倒下去。剧烈的头痛随之袭击了他,冷硬的地板更是雪上加霜,他痛苦的蜷缩起来,抱紧了头部,不可抑止的颤抖着,却咬着牙没有发出声音。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双手十指根部的淤痕,此刻正散发着微弱的淡蓝色光芒。

    这时候气密门滑开了,有人跑了过来,杂乱慌张的脚步声似乎被无限放大了,向擂鼓一样锤击着他的耳膜。有人在喊着他的名字,还在大声的说着别的什么,然而他什么也听不清了,巨大的杂音占据了耳鼓,脑袋痛的简直要炸开,好像被硬塞进了一捧灼热的岩浆。

    有谁扳过了他的身子,并且用力掰开了他无意识的撕扯着自己头发的双手,将他紧紧按在了地板上。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喊叫,因为他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清,只是无助的将后脑向地板上撞去,想要缓解痛苦。这时候,有冰凉的液体从颈侧注入,他剧烈的颤抖了几下,随着那股冰冷蔓延开来,灼热和疼痛也逐渐消去,随之远去的还有模糊不清的意识。

    但是在他即将再次沉入黑暗之际,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在他脑海中直接响起:一骑,真壁一骑。那个声音如此熟悉、如此怀念,是他阔别四年但是不久前才从来主口中听到过的声音。

    总士……

    他张了张口,想要喊出那个名字,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接着,无边无际的寂静和黑暗再次淹没了他。

 

 

 

    真壁史彦站在医疗室的观察窗外,看着千鹤和立上在里面忙碌,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他有些焦虑,那个叫做来主操的恶魔,所说的关于一骑身体的事情,应该是真的。而他的笨蛋儿子昏睡了整整一天,才刚刚醒来就又出了状况,这让他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昨天晚上的事情出乎预料,本来应一骑的要求沟口恭介带着人一直埋伏在暗处,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完全占着上风的一骑竟然突然昏倒了,当他们冲出来时,却看到来主抱着失去意识的一骑,郑重的对他们说:“我想和真壁司令谈谈。”于是他们带着来主和一骑回到了ALVIS。

    来主被戴上了压制魔力波动的拘束器,关进了隔离室。整个过程中他都很配合,也很平静,完全没有反抗。

    之后一骑被送进了医疗部检查,史彦则和来主单独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谈话。谈话内容没有公开,只有ALVIS内部高层知晓。

    虽然来主所告知的讯息让人震惊,但史彦却没有理由去怀疑来主所说的真实性。

    皆城总士还活着,被来主口中的‘父亲’,一位上位大恶魔禁锢着,并且将它们夺走的与‘存在’同时诞生的SS级武器‘虚无’融入了他的身体,现在的皆城总士,已经不是人类,也不是纯粹的恶魔。‘存在’与‘虚无’是让上位大恶魔也畏惧的力量,北方之王的陨落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但恶魔无法和天堂之钥共鸣,而他们手里刚好有来主带回的一名人类,而且是非常优秀的新人类。于是皆城总士活了下来,而在来主离开时,融合‘虚无’的实验基本上已经成功了,但皆城总士仍然保有着独立的人格,是否会为恶魔所用仍是未知数。

    关于总士的消息,好坏参半。而来主所说的关于一骑的事情,更让史彦忧心。

    之前一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千鹤曾经担心他可能坚持不了几年了,以DI的领先世界的医疗水平,也无能为力。而研究的结果,一直认为是过度使用‘存在’的负担所致,即使在‘存在’被封印的四年里,这种侵蚀也没有停止。但来主所告知的原因,却不是这样。

    史彦叹了口气。也许当初他们就做错了?

    当初DI和人类军联合开展了研究,以濑户内海堕落之王的双角打制成武器,并将那位大恶魔的灵魂一分为二融合进去,所制造出来的就是所谓的SS级天堂之钥——‘存在’与‘虚无’。它们无法被仿造,人类也无法再制造出同级武器,因为它们所使用的材料是独一无二的。

    而即使是大灾变之后进化的新人类,也无法与这样的武器共鸣,他们仍旧不够资格。于是DI的科学家开发了新的禁忌技术——将恶魔与人类的遗传基因融合,制造出智慧和体能都远超自然人的新种族。一骑和总士,以及所谓的十三使徒,并不是自然诞生的新人类,他们是基因技术的产物,虽然是DI最宝贵的孩子,但也是人类亵渎上帝的证据。

    当十四岁的一骑和‘存在’共鸣成功时,他们以为人类受到了上帝的祝福,从此终于拥有了能够对抗大恶魔的力量,而现在史彦明白了,那不是祝福,而是恶魔的诅咒,来自堕落之王的诅咒。

    依据来主操所言,‘存在’对一骑身体的侵蚀,并不是损害,而是改造,在基因层面上,一点一滴的将他向着恶魔转化。‘存在’并没有堕落之王的意识,但却有生存的本能,共鸣之后,它和一骑已经成为一体,即使被封印,这种转化也不会停止,只是变得和缓了。

    四年前‘存在’第一次彻底解放时,在一骑身体上刻印下的符纹,就是两者之间联系的凭借。那符纹深藏在一骑的瞳孔之中,自主繁衍进化,已经成为了一骑身体的一部分,即使现在毁掉‘存在’,也无法阻止一骑身体的转化。人类基因和恶魔因子的平衡在初次共鸣的那一刻就被打破了,一骑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一直在顽强的与这种转化抗争,直接导致了他整个身体机能的紊乱与衰弱。

    史彦看着医疗室内儿子沉睡的侧脸,心中泛起了绝望的情绪。他将额头抵在冰冷的玻璃上,闭上了眼睛,试图用深呼吸缓解眼中的酸涩,罪孽深重的是他们这些大人啊,为什么要由孩子们来接受惩罚?

    “真壁司令。”远见千鹤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史彦最后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千鹤的表情有点困惑,有些奇怪的道:“一骑君的身体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脑波很混乱,像是突然受到很大精神冲击的样子,镇静剂起效后已经基本稳定了。”她看了医疗室内一眼,“但他刚才醒来应该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才对,怎么会……?”

    “和‘存在’有关吗?”史彦问道。

    “‘存在’已经完全冻结了,没有任何反应。”千鹤苦笑了下,“还不如去问来主,我们对魔力的研究终究太浅,一骑身上的符文是否会对精神上造成影响凭现有的手段无法判断。”

    史彦想了想,道:“等一骑醒来,让他们见一面再说吧,这也是来主的要求。”

 

 

 

    一骑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这次床边围满了人,七嘴八舌的在问他有没有哪儿不舒服。一骑有些混乱,即使都是些熟人,在医疗室相对狭小的空间里,混杂在一起的声音和气味,还是让他头昏脑涨。他坐在床上,任立上芹摆弄着自己的手臂,调整点滴,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苦笑了下。最后大家都被远见医生赶了出去,只有史彦留下来陪着他。

    一骑舒了口气,绷紧的肩膀放松下来,史彦拍了拍他的手背,说道:“先吃点东西?肚子饿了吧。”然后转身拿过准备好的餐点递到一骑手里。

    “爸爸,来主他……”一骑还是担心来主的状况。

    史彦笑了笑,打断他道:“他很好,不用担心,吃完东西你就可以去见他。”

    “还有,关于总士……”一骑捧着碗,欲言又止。

    史彦伸出手揉了揉儿子的头发,至从一骑离开ALVIS,这几年父子两人见面少了,也很少有这样亲昵的举动了,他叹了口气:“总士还活着,你一直来所相信的事情,是真的。但是如果他真的在另一边的世界,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等待而已。”

    一骑垂下头,没有再说话。

    人类对虫洞另一边的世界,了解几乎为零。因为没有人从那里活着出来过。早期曾经派出过探索队,均是全军覆没。但是既然总士在另一边,而且一直活着,就排除了生存环境的问题,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就可以到另一边去吧?想要去救总士,想要到另一边的世界去,但是这个愿望,在父亲面前,他说不出口。

    他捧起手里的碗,轻轻了嗅了嗅,是香甜的燕麦粥。扯了扯嘴角,ALVIS食堂的水准其实一向很不错。

    他确实很饿了,然而咽下第一口食物时,即使口中的味觉是鲜香甜美,胃部却确实的发出了抗议,隐隐的呕意翻涌上来,一骑忍不住捂住了嘴。

    “怎么了?”史彦关切的声音传来。

    “没什么。”一骑摇了摇头,忍住不适,以正常的节奏进食。

    房间里的氛围在沉默中变的怪怪的,只有一骑咀嚼和吞咽食物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气氛真的不太对劲,于是对史彦道:“爸爸,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史彦觉得,这次开口,比三年前因为身体原因劝说一骑退役时更困难。正踌躇间,一骑把吃完的空碗和勺子递了回来,他伸手接过时,却被儿子用微凉的双手包覆住了手掌。

    一骑的手还是比史彦要小上一圈,略显纤细的手指根部,淡红色的淤痕十分明显,他摩挲着父亲粗糙的手背,微笑着说:“虽然很抱歉,但还是要爸爸你来告诉我啊。”

    史彦把空碗放在了一边,转身把疑惑的儿子一把抱进了怀里,终于失去了DI最高指挥官一贯的冷静与坚韧,几乎是用颤抖着的声音断续说出了来主所告知的一切。到最后,只有不成句子的“对不起、对不起。”

    沉默着听完了的一骑,反手拍了拍父亲似乎变得有些伛偻的脊背,然后抱紧了他,小声的说道:“没有关系的,爸爸,现在的我,还在这里啊。”



TBC


预告:章七  远方归来的挚友


那个,我又虚假预告了。。实际上是因为解说设定的缘故,字数超了。。导致总哥本章未能顺利回归,只好拖到下章了orz


感谢你把我的强行解说看完了还坚持到这里,哈哈哈。

这章的主题是‘精分’的总士和‘变态’的一骑_(:з」∠)_

此处‘变态’为毛毛到蝴蝶的生物学上的变态的意思~ヽ(゚∀゚)ノ

评论(22)
热度(48)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