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SIDES OF TIME(章五)

食用须知:

背景:架空AU。

CP:无差。

时间线:等同19岁的HAE时期。


章五 幸福是不是奢望

 

    一骑发觉到异常,并不是来主发出那声惨叫的时候。

    他今天稍微有点累,淋浴的时候贪恋着热水的温度,有些昏沉沉的。在迷迷糊糊的想着好想在浴盆里泡一会儿的时候,突然微弱电流通过一般的感觉,由脊柱串升上来,他猛然打了激灵,清醒过来。正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时,黑暗的视界中突然再次出现了金色的光翼,同时他感受到了高等恶魔的魔力波动。

    为此感到十分惊讶的情绪还没来及扩散开,就听到了来主痛苦的惨叫,夹杂着器物破碎的声响,还有巧克力不安的吠叫。

    一骑关掉水阀,扯过一条浴巾随意裹了,一边大声喊着“发生了什么事?来主!”一边急急忙忙的朝楼下冲去。

    当他磕磕绊绊的来到楼下时,店里已经是一片静寂。

    他扶着墙壁踏下最后一阶楼梯,侧耳倾听,然而除了巧克力在楼上焦躁不安的来回踏动的声音,再没有其他。

    “来主?”他尝试着呼唤那个名字,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浓重的血腥味正在咖啡店里弥漫开来,夹杂着焦糊的味道,一骑皱起了眉头。

    而‘存在’的骚动还未平息。

    一骑侧了侧头,往吧台的方向走去。脚下有许多杂物和瓷器以及木头的碎片,走起来有些磕绊。靠近了‘存在’后,脚下有些粘腻湿滑的触感。

    一骑蹲下来,在地上摸索着,想要找到那把刀,却先被粘腻的液体沾染了手指。他把手指放在鼻端轻嗅了一下,浓郁的血腥味,还有一丝丝香甜,他有些反胃的搓了搓手指,继续在地上摸索。

    当指尖触碰到了冰凉湿润的泥土时,一骑愣了一下,碎裂的陶片和植物的根茎在手下出现。他抿了抿唇,缓缓的将那株植物从地上捡起,仔细摸了摸,植株似乎还算完整,只是花瓣已经残损了。

    “你还真是多灾多难啊。”一骑自言自语着,将植株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边,并尝试着将散碎的土壤拢在一起,喃喃的说道:“这次,你也会活下来的吧。

    将那盆摔坏了的小花整理好后,一骑才摸索着从地上捡起了那把银色短刀。

    不同于被来主碰触的时候,那把刀被他拾在手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异状,就像他以前随意的用它来处理食材时一样。

    一骑站起身来时,稍稍有些眩晕,他扶住吧台稳了稳身子,轻轻叹了口气,今天身体真的不太舒服。

    他靠着吧台休息了会,才把短刀抬起,用沾满血污和泥土的手指轻轻抚过刀刃,仿佛是在回应了他的询问般,刀锋震颤着发出低低的嗡鸣。一骑无意识的睁开了眼睛,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红色瞳孔正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好像赤红色的琉璃一般。光芒在游走闪动着,仿佛呼应着短刀的低鸣。

    当短刀的低鸣终止时,一骑也闭上了眼睛。

    “确实是魔力的波动……”一骑自语道:“来主……恶魔竟然能够模仿人类到这个程度吗?”

    一骑转身走到门口,夜风吹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才想起自己头发还滴着水,并且赤裸着上身。仰头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中残留着隐约的血腥味,但很快就会被夜风吹散吧。凭这个是找不到来主的,除非他再次使用魔力,高等恶魔的魔力波动,会让它像黑夜中被点亮的火把一样暴露出来。

    那个幻象般的金色光翼……果然是因为来主吗?

    一骑想了想,返回店里,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大致说了来主的事情,那边好像很紧张,化身人类的恶魔还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其目的和来历,实力也不明,父亲史彦斟酌了下,决定从ALVIS派出巨龙之翼的后备小队以及沟口恭介率领的突击大队围捕来主操。

    一骑挂了电话后,有些为自己的平静感到惊讶了,对比起DI那边紧张的兴师动众,自己确实冷静过头了。

    来主,会伤害城里的人们吗?

    他应该是为此担心的,但直觉却告诉他相反的答案——那个少年虽然是恶魔,却不愿意伤害人类。

    一骑挠了挠头,倒提着银色短刀,扶着墙壁往楼上走去,有些冷,还有血和泥,搞的脏兮兮的,还是再洗个澡暖暖身子好了。

 

 

 

    来主没有离开达卡城。

    他躲在距离乐园不远处的一座桥下,抱着双膝,将头埋在臂弯里。他的右臂已经重新生长出来,完好如初,只是破碎的衣物无法修复。

    他的伤不算轻,一个多月没有真正进食的他,其实已经开始变的虚弱,他没想到‘存在’竟然如此暴戾,是它的持有人太过安静温柔以至于自己过分大意了?

    来主苦笑着,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才好。

    他为了修复身体,不得不进食新鲜的血肉,人类的鲜血是他们这一族最好的滋补品,可是他不愿意伤害这里的人,于是袭击了一只流浪的野狗。但动物的血液中,没有足够的‘灵力’来供他吸收转换,所以他只是勉强修复了身体,仍旧十分虚弱。

    他没有忘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初衷。

    他没有忘记自己对总士的承诺。

    他必须再去见一骑一次。

    来主站了起来,用衣袖擦干净脸上的血污,转身向乐园的方向走去。其实早知道必须有向一骑坦诚身份的一天,只是那份小小的贪恋、想要留在这里的私心,让他不愿意提前去面对现实,不过该来的总是会来,就像那两个人,也终有一天,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再次相见吧。

 

 

 

    来主回到乐园门前时,发现里面没有开灯,黑暗中有熟悉的呼吸声,和缓而平静。

    一骑就在那里。

    他颤抖的指尖触上大门冰冷的把手,咬了咬牙,还是猛然推开了门。

    门铃叮铃一声,打破了黑暗中的寂静。

    以来主不同于人类的视力,借着外面的月光,基本能看清店里的情形。

    空气中的血腥味依旧浓郁。

    一骑已经穿好了衣服,就坐在吧台旁的最后一阶楼梯上。他低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银白色的短刀在他右手的指尖上,随着他手指似乎无意识的动作旋转飞舞着,反射着大落地窗透射进来的月光,冰冷却闪耀。

    吱呀一声,大门在身后关上了。

    乐园里,再次成为了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可这次,来主的心里,再没有一丝雀跃。

    店里安静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本来应该在楼上的巧克力,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任何动静。

    气氛压抑而凝重,来主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来打破沉默。道歉吗?有什么意义呢。

    过了一会儿,还是一骑先开了口。

    他抬起头,向来主的方向侧了侧脸,挽着刀花的右手停止了动作,用一种很平静的见面打招呼的方式说道:“你回来了。”

    来主张了张口,想做出回应,嗓子却干涩的说不出话来。

    一骑再次侧了侧头,似乎嗅出了什么不一样的味道,他问道:“你的伤,好了?”

    来主愣了一下,勉强发出了一个“嗯”的音节,却看到一骑站起来,以一种悠闲和放松的姿态向他走过来,他手里还提着那把短刀。

    一骑走近了他,在距离他还有两步的距离停了下来。来主全身都绷紧了,虽然一骑看起来很闲适,但无形中散发出的气场却充满了压迫感,在他手里那把安安静静、看似普通的短刀更让来主感到紧张。明明对方没有散发出任何杀气,高等恶魔天生强大的灵觉却告诉他——一骑会对他出手。

    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背后是乐园关闭的大门。

    一骑好像不太确定来主的位置,他朝着前方伸出了左手,像平时出门时要来主牵着他时一样,口中轻声问道:“你在那里吗?”

    来主几乎忍不住要去握住他的手,但伸到一半的手臂僵在了半空,因为右侧银光一闪,一骑已经欺身向前、反手握着短刀朝他的颈侧削来,他还想后退躲避,但身后是坚实的木门,已经没有后退的空间。

    来主努力向右侧偏过头去,短刀擦着他额前的头发掠过,带下了一缕发丝,他反射性的钳住一骑在他眼前掠过的右腕,五指发力,一骑右手一松,短刀便脱手掉落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骑便用左手接住了下落的短刀,反手朝他胸口刺去。

    这么近的距离,如果被刺中,真的死定了。

    短刀的威力让来主心有余悸。他不敢直接去格挡,于是牵着一骑的右腕猛然一拉,让他偏转了身子,短刀擦着他的侧腹划过,带出一小串血珠,好在没有蓝色的电芒出现,它现在安静的就像一把普通的刀。

    来主侧身一闪,将一骑的手臂扭到了身后,用力一拉,把对方整个人禁锢在了怀里。在体型方面来主占优,而一骑虽然攻势凌厉,却似乎有些乏力,来主的左手也握住了一骑的左腕,把他持刀的手臂压在了胸前。

    怀里的人安静的过分。

    来主能感受到一骑的心跳,平缓的根本不像在战斗中。甚至被自己压制住时,也没有用力反抗。

    “一骑……”他小声喊对方的名字,语气中满是祈求的味道。

    一骑仰了仰头,身体紧贴着来主灼热的胸膛,两人呼出的气息也交融在一起。他没有试图挣脱,他知道来主不愿意伤害他,他知道这一个月来来主所做的每件事、说的每句话都是发自真心的,他知道来主喜欢这里、更喜欢他,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

    可是他必须对来主出手,因为对方是恶魔,而他是人类。

    他深吸了口气,仍旧语气平静,缓缓的问道:“你身上有别的气味,不属于你的血腥味,你——杀了人吗?”

    “没有!”来主几乎是立刻回答道。

    “好。”一骑微微点了点头,来主内心压抑的沉重感不自觉变轻了,他有些欣喜的问道:“你相信我吗?”

    “呵……”一骑轻笑出声,“我信啊。”

    在来主因为欣悦而不自觉的放松了钳制着一骑的力道时,湛蓝色的电芒突然亮起,来主大惊失色:“一骑!不要!”

    但是共鸣只是一瞬间的事,暴戾的能量以一骑为中心扩散开来,来主被直接击飞,背脊撞上了乐园的落地玻璃,‘砰’的一声,玻璃爆碎开来,来主已经滚落到街面上。

    他狼狈的爬起来,第一件事却是向着屋内大喊:“一骑!不要解放‘存在’!它会把你……”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一骑已经带着电光冲了出来,眨眼间已经到了他面前。‘存在’的形态没有变化,应该没有完全解放,只是刃身萦绕的电芒似乎连空气也在吞噬,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刀刃发出尖锐的啸叫,在夜空里带出湛蓝色的轨迹,毫不留情的朝他斩来。

    一骑的速度几乎是来主所见过的人类的极限,他不敢和带着电芒的‘存在’硬拼,于是只是一味躲闪。一骑的动作轻灵的像是舞蹈,但手中短刀斩击的余波却足以撕裂它碰触到的一切物体。如果不是因为一骑的眼睛看不见,来主可能早已经击中。但几个回合下来,一骑正在适应战斗的节奏,来主躲闪的越来越吃力。

    “等一下,一骑!我有话说!”来主大喊着。

    “你是恶魔,而我是猎魔人。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一骑淡淡的说着,攻势暂时停了下来,他听着来主急促的喘息声,将刀刃指向了他的方向:“别再躲闪了,不反击……真的会死。”

    来主咬了咬牙,却彻底放弃了防御的姿态,他站直了身子,对一骑大声说:“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一骑,尤其是你。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世界,我……很喜欢这里……”

    一骑仍旧面无表情,他向前踏出一步,指向来主的‘存在’仿佛正在为了即将饱饮鲜血而兴奋的震颤着。

    来主望着一骑的脸,猜不透他的想法,但他决定不再抵抗。他既然回来,就不会再逃走。他选择相信一骑,不管一骑会不会伤害他,他都愿意选择相信。

    他看着清冷月色下,提着短刀缓步向自己走来的一骑,微笑了一下之后,闭上了眼睛。

    耳边有风声。武器的破空声。

    这会儿他什么也没有想,他只是在等待。以信任和性命为赌注,赌自己的未来。

    然后他感觉到胸口一紧,整个身体飞了起来,在空中旋转了半圈后,脊背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胸口上传来沉重的力道,将他死死按在地上,但过了一会儿,后续的攻击仍旧没有到来。他睁开眼睛,便看到一骑赤红色的双眼,正散发着幽幽的光。

    一骑一手按着来主的胸口,将他压制在地上,另一手的‘存在’高举,却始终没有刺下去。

    他能感觉到左手下方温暖胸膛里传来的脉动,那是来主的心跳,迅速而热切。他能感觉到来主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肌肉因为紧张而绷紧,却压抑着求生的本能没有做出任何反抗。这真的是个恶魔?是他以往能够毫不在意的斩杀的那种东西?

    “为什么?”他睁着看不见的双眼瞪视着身下的恶魔,低声的问道:“为什么是我?”

    来主看着一骑,因为逆光的原因,黯淡的月色下他好像看不清楚一骑的表情,只有那微微发光的异色眼瞳占据了他的视野。他张了张口,终于将那个名字吐了出来:“皆城——总士。”

    “砰!”

    ‘存在’携着电光,猛然下落,来主反射性的闭上眼睛偏过头去,却只听到‘砰’的一声爆响,银色短刀插在了他耳边的地面上,暴击的能量让他身下整个地面都龟裂开来,反震而来的力量让他胸口发闷,但他没来及关注这些,因为他感到了按在自己胸口那只手正在微微颤抖。

    “你——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一骑咬着牙,几乎是一个一个字的吐出了这句话。

    来主缓缓的抬起双手,一骑感受到他有所动作,僵硬了一下,却没有动,任由那双手扶在了自己耳侧。然后破碎的画面涌入脑中,和他的记忆重叠在一起——破碎的虫洞,漆黑的恶魔,长发的少年。

    “你……保护了总士?”一骑的声音颤抖起来。

    “啊,”来主微笑起来,“总士还活着啊,一骑。”

    然后他就看到面前这个一向波澜不惊,安静淡定到几乎有些虚幻的人,露出了一个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一些反射着月光十分晶莹剔透的东西,盈满了一骑的眼眶,再顺着脸颊不停滑落下来,啪嗒啪嗒的滴在他的胸口,染湿了他的衣襟。

    他抓住一骑仍旧按在自己胸口不停颤抖的、冰冷的手,用一种不同往常的声线,小声说:“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这是我的承诺。”

    那是独属于皆城总士的,稳重却清冷的声线。

    “啊……哈……”一骑发出不成语调的抽泣声,右手短刀和红色眼瞳中的光芒都逐渐熄灭了,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好像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似的,软软的倒在了来主身上。



TBC


预告:章六  是祝福还是诅咒

评论(16)
热度(56)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