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SIDES OF TIME(章四)

食用须知:

背景:架空AU。

CP:无差。

时间线:等同19岁的HAE时期。



章四  短暂的快乐时光

 

    其实因为休业的关系,今天店里能用的食材并不多,新鲜的食材明早才会送来。最后一骑给来主做了甜虾天妇罗和三文鱼寿司,搭配了奶油炖菜,其实这几道料理的材料本来是留给沟口先生做晚餐的,想着他反正也不知道是不是吃过饭再回来,就先用掉了。

    而一骑自己其实也没有吃晚餐,他给巧克力倒了一盒牛奶,给自己煎了个蛋卷,然后端着盘子走到来主旁边坐下。

    “很好吃!”来主扭头对他说,接着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一骑抿唇笑了笑:“谢谢。”

    煎蛋卷不过是两个鸡蛋的分量,一骑吃了一半,又觉得有些恶心,他站起来,把剩下的喂给了巧克力。

    在一骑给巧克力喂食的时候,来主迅速吃完了自己那份,自觉的站起来到吧台后洗碗。一骑惊讶于他过分的主动,这已经超越了客人的范畴,简直像是熟悉的老朋友一样。

    一骑靠在吧台边,没有说话,也没有制止来主的行为。他在体会这种奇怪的感觉。

    他知道,来主应该是抱有某种目的来接近他,但却没有恶意。从今天直接的近距离接触开始,他就无法对这个奇怪的陌生人抱有敌意。感受到对方气息时,被对方拉住时,在对方进入他平常所在的空间时,他都没有反感。他对这个人,竟然有一种自然而然的熟悉和信任。

    非常奇怪。

    明明应该没有见过面,这种老友一般的熟悉感,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想不起,也想不通。

    “一骑。”来主突然喊他。

    “哎?”一骑站直了身子,好像发呆的时间有点久,来主已经洗好了餐具,擦干净了双手。

    “我可以留下来吗?”他听到来主这么问道。

    “什么?”他的要求太突兀,一骑不知道他说的留下来是什么意思。

    来主走近了他,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热度和呼出的气流。他听到来主小声的重复道:“我想留在这里。可以吗?”语气里已经满是期待和祈求。

    一骑沉默了。

    来主望着他,内心几乎是在大声的呼喊着,我想留下来。我想留在这个世界,留在这座城,留在这家店,留在你身边。同样的,他仍旧分不清这是皆城总士的愿望,还是自己的心意。但是现在的他,根本不想去分辨。

    “你……”一骑本来想问,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到底为何来此,可是问了想必对方也是不会说的,理性上的戒备与直觉上的信任让他非常矛盾,理智告诉他,他应该直截了当的拒绝这个怪人的要求,然后把他赶出门去,但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当过服务生吗?”

    “没……但是我可以学!”来主大声的回答道,嗓音甚至因为欣悦和兴奋有些颤抖。

    “呵……”一骑轻笑了声,也许是给自己找个理由,留下他,至少是就近距离的监视?至于其他的烦恼,丢给父亲和沟口先生好了。

 

 

 

    来主操留在了乐园。

    虽然大家都对这个奇怪的年轻人抱有怀疑,但是在作为DI最高指挥官的真壁史彦亲自来到乐园和他作了一段长时间的交流并且同意了他留下之后,也没人提出什么反对意见。

    唯一不放心的沟口恭介在提出疑议后,却得到了史彦“这里是乐园,不是ALVIS。”的回答。于是沟口挠了挠头,也没有再说什么,他乐得清闲,反正有来主帮忙,他将乐园完全丢给了一骑,自己回ALVIS暂住了。

    乐园的楼上空房间还有好几个,来主挑了一骑隔壁的那间,两人一狗开始了奇怪的同居生活。

    习惯了来主的存在,巧克力也恢复了正常,不再莫名其妙的吠叫。为了和巧克力培养感情,来主主动承担了喂食和清洁的工作,过了几天之后,巧克力就喜欢上他了。

    能被巧克力喜欢的人,应该不会是坏人?一骑这么想着,自己也觉得有点可笑。

    来主虽然个性有些笨拙,但做起事情来很勤快,学习的也很快。他似乎很喜欢和别人接触,乐园的客人们都对新来的服务生很满意,而远见和晖他们,也因为工作量的减轻对他很有好感。有时候一骑站在吧台后,听着来主来回跑动、充满活力的脚步声,会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不去管他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就单纯的享受着安乐的生活,不要想太多,挺好。

    有了来主的陪伴,一骑出门的次数也变多了。每天傍晚天气好的时候,他牵着巧克力,来主牵着他,一起出去散步。有时候乐园休业那天,来主会开着沟口先生的小绵羊,载着他和巧克力去城外野餐。每天的日子,因为有来主的存在,变得更加生动起来。仿佛连着对那个离开已久的人思念,也变得不再沉重。

    一骑有问过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得到的回答是,想让一骑感到开心。一骑觉得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堵在胸口,让他说不话来。他能感受到来自来主的那种感情,浓烈而单纯。

    只是喜欢。

    非常喜欢。

 

    这天,乐园打烊后,一骑坐在吧台边,等着来主收拾桌椅,然后一起出门。

    今天稍稍有些倦意,他靠在吧台上,用手支着脸颊,有些昏昏欲睡。当噪杂的世界渐渐离他远去,意识即将沉入寂静的黑暗中时,有人摇了摇他的肩膀,轻声的喊了他的名字。

    一骑的意识朦朦胧胧的,那声呼唤仿佛隔着厚厚的玻璃或者水幕,有些模糊不清。而那接近自己的气息非常、非常熟悉,他下意识的做出了回应:“总士?”

    对方搭在他肩膀的手有些僵硬。

    一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想要看清面前的人是不是总士,但眼前只有浓重的黑暗。轻轻的眨了几次眼睛之后,一切都没有变化,他逐渐清晰的意识才认知到,自己大约是睡糊涂了。

    “啊,抱歉,来主,我好像睡着了。”他一边道歉,一边再次闭上了眼睛。

    可是来主似乎吃了一惊,他凑近了一骑身前,双手捧住他的脸颊,急促的道:“一骑,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哎?可是……”一骑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张开了眼睛,自嘲的笑着说:“很吓人吧?”

    他一般不会在人前睁开眼睛,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也是因为它们的颜色,是诡异浓稠的血红。

    那是不可能出现在正常人类瞳孔中的色彩。曾经不小心被小孩子看见了,那孩子吓的大叫,一直哭喊着看到了恶魔。从那之后,一骑就再也没有在别的任何人面前张开过眼睛——即使是DI的同伴,即使是远见、沟口、千鹤医生,或者父亲。

    可来主现在的语气不像是恐惧,而是有些焦急。

    来主凑的很近,灼热的呼吸喷在一骑脸上,让他反射性的想要后退,却被捧住他脸颊的双手限制住了行动。他咬了咬唇,只好让茫然没有焦距的目光继续和来主对视着。

    来主在仔细观察一骑颜色诡异的虹膜,不是因为好奇。

    他确实是第一次看到一骑虹膜的颜色,却发现那不是单纯的色素缺失引起的变色,而是无数细小的暗红色透明符文纠结叠加着,以一种奇异而有序的韵律,在不停的游走。他凑近了认真的查看,发现那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魔纹。

    原来一骑的眼睛,并不是看不见,而是他不知道‘看见’的方法。但是,他无法告诉他,至少现在还不行。

    “来主?”一骑疑惑的声音传来。

    “医生……怎么说?”来主放开了一骑,看着他再次闭上了眼睛,轻声问道。

    一骑轻轻抚过自己手指根部的淤痕,有些无奈的回答道:“过度使用天堂之钥的负担,加上恶魔的诅咒吧。具体的原因也搞不清楚,说是视神经或者视网膜细胞的损伤,但是任何现有的治疗手段都没能起到效果。”他有些歉意的抬头面向来主,问道:“吓到你了吗?”

    来主摇了摇头,想到一骑看不见他的动作,又赶快补了句“不会。”想了想,他小声说:“一骑的眼睛,很漂亮。”

    一骑愣了一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有你会这么说吧。”

    来主看着他起身,去牵起巧克力准备出门,内心却微微的抽痛起来。

    如果只是单纯的看不见,真的就太好了呢。

    

    之前来主没想过一骑眼睛的事情,他以为一骑的失明是因为四年前受了伤,直到他发现了那瞳孔中转动的诡异魔纹。

    不是单纯的被魔力侵蚀身体所导致的诅咒,也不是所谓过度使用天堂之钥的负担,那些不过是单纯对人类身体的破坏,确实会造成身体机能的减退和寿命缩短,但不会形成宛如有生命般自主运行和进化的魔纹。

    问题应该出在那把传说之剑上。

    存世的唯一一把SS级天堂之钥——‘存在’。

    打扫着乐园地板的来主直起身子,放下手中的扫帚,侧耳听了听楼上的动静,水声哗啦哗啦的,一骑正在洗澡。确认了一骑暂时不会下来,他慢慢的走到了吧台后。

    吧台一角的台面下,是一座刀架。

    在厨房里,刀架是最普通不过的摆设。一排一共五把形状各异的刀子整整齐齐的插在架子上,来主的目光落在最左边一把银色的短刀上。

    只看外形的话,那实在不像是一把菜刀,但一骑确实有时会拿它来切菜,本来来主是没有在意的,谁会去在意一把菜刀的样子。但今天因为一骑眼睛的事情,他必须确认下‘存在’到底是不是对一骑的身体产生了那种影响。

    他在这里已经待了一个月了,乐园的每一寸角落他都已经非常熟悉。除了刀架上的几把小刀,乐园里绝对没有其他的武器了。几乎算是和一骑绑定的‘存在’,不可能不在一骑身边。于是,他想到了那把造型有些奇怪的短刀。

    他盯着银色的短刀,这把刀看起来是一体成型的,长度不超过三十公分,手柄和刀刃是一样的银色金属材质,平直的刃身很朴实,乍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凑近了观察会看到非常繁复的暗纹,布满整个刀身,折射着光线时,相当优雅美丽。

    其实SS级天堂之钥本来有两把——‘存在’与‘虚无’。

    自诞生之日起,‘虚无’便被‘北方之王’夺走了。后来来主把它和总士一起带到了魔界。他对‘虚无’非常了解。

    对‘虚无’了解越多,他就越是觉得,能够创造出这种东西的人类,真是非常了不起。

    那可以说是一把‘活着’的武器。

    贪婪而凶暴,将所斩杀的生命吞噬殆尽,化作自身的能量,不停进化,变的越来越强大,而且似乎没有力量的极限。如果不能好好加以控制,最终它会将它的持有人也一并吞噬掉吧。

    和‘虚无’同等的存在,是否也是这种东西?

    来主思考着,缓缓伸出手去,想要握住那把银色短刀的刀柄。

    在他的指尖堪堪接触到刀柄时,湛蓝色的电弧无中生有的自刀刃上出现,像是嗅到了美味的猎物般,一瞬间蜿蜒而上缠上了他的手臂。毫无防备的来主,完全没法对抗这突然的袭击,眼睁睁的看着那电芒盘旋而上,几乎是瞬间就到了他的肩膀,大有将他整个人彻底缠绕吞噬的趋势。

    巨大的危机感笼罩了他,顾不得再隐藏属于恶魔的力量,狂暴的魔力由自身的核喷发而出,在肩膀处迎击上湛蓝电芒,对撼的力量在吧台内掀起了小小的旋风,僵持不过一秒,来主便发出了一声不可抑止的惨叫。

    蓝色电弧上行吞噬的势头是被来主的力量挡住了,但是他的整条右臂也被绞动旋转的电弧瞬间撕成了粉碎。

    强烈的痛楚让他身形不稳,踉跄着后退,而吧台内已经被两股力量冲击的余波弄的一片狼藉。木质的刀架爆成了碎片,金属制的普通刀具都已经扭曲成了诡异的形状散落在地,并且被高温炙烤成了通红的颜色。而那把银色的短刀,只是安静的掉落在地上,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样子。

    来主惊惶的捂着滴血的右肩,但更让他恐慌无措的是,楼上的水声停止了,一骑有些焦急关切的声音传来:“发生了什么事?来主!”

    他看着地上的血肉碎块和各种木块和瓷器的碎片,眼前变的模糊起来,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不是因为痛楚——更强烈的、几乎将他蹂躏成一堆肉块的痛楚,他都已经感受过了。是那些内心涌上来的酸涩,让他几乎无法呼吸,同时也完全无法止住眼泪的奔涌。

    他抱着肩,弯下腰,张大了口无声的哭泣着。

    这就是人类特有的感情。强烈到能够将他击毁、将他淹没。

    当楼上传来一骑开门的声音,和他有些慌乱的脚步声时,来主咬了咬牙,捂着右肩的伤口,跌跌撞撞的逃离了乐园。



TBC

预告:章五  幸福是不是奢望

评论(39)
热度(43)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