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你的色彩

食用须知:

高考命题作文。(什么鬼hhh)

CP:无差。

时间线:HAE后大约数月。

图:叶的蝴蝶总

 

    显微镜下的物质,是灰黑色的晶体,立方金刚石型的晶胞,表面微微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这是硅,和碳非常接近,却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元素。

    总士静静的望着镜下那一方小小的圆形,久久没有动作。

    直到提示有来访者的“滴滴”声在门边响起,总士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监视器的画满,黑发的友人正抬头对着镜头露出微笑,还举起右手摇了两下。

    按下桌角的遥控按钮,气密门嗤嗤的滑开了。总士回过头,穿着私服的一骑出现在门口。他探头朝里面瞅了瞅,发现除了总士没有别人,才走了进来。

    “怎么会这个时间到研究室来找我?”总士有些疑惑。“今天是定期检查的日子吧,提前结束了?”

    “啊,今天比较顺利,但是也已经中午了。”一骑一边说着,一边在不大的研究室里好奇的转了一圈,然后回头笑道:“只是对总士研究的地方有些好奇,想来看看。”大约是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他径直走到总士旁边,拉过凳子坐下。

    “快一个月了吧,总士开始研究的工作。有什么进展吗?”一骑靠在桌上,一手支着下巴问道。

    总士摇了摇头。

    一骑用下巴点了点显微镜的方向,问道:“在看什么?”

    总士看了看镜下小小的玻片,往旁边侧过身子,将目镜的位置让出来:“自己看看吧。”

    一骑凑过去,显微镜下小小的晶体,灰黑色的表面上呈现出若隐若现的奇异的蓝光,然而在空气中,美丽的蓝色正渐渐失去光彩。

    “这是……硅?”就算没有认真上过几次课,但初中简单的化学知识还在一骑的脑子里,何况是和Festum有关的硅元素。

    总士点了点头。“硅在地壳中的含量是除氧外最多的元素。如果说碳是组成一切有机生命的基础,那么硅对于地壳来说,占有同样的位置。”总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地壳的主要部分都是由含硅的岩石层构成的,这些岩石几乎全部是由硅石和各种硅酸盐组成。长石云母黏土橄榄石角闪石等等都是硅酸盐类;水晶玛瑙碧石蛋白石石英、砂子以及燧石等等都是硅石。”

    一骑看了看总士,突然伸手去拿他的眼镜。

    “喂,干什么?!”总士试图挡开一骑的手,却被他准确的抓住了手腕,于是眼镜顺利的从总士脸上到了一骑的指尖。

    即使一骑的身体素质大不如前,在这种力量和敏捷度的较量上,总士还是完全处于下风。大约是觉得反抗也是白费力气,总士无奈的放松了肩膀。

    一骑的表情却很认真,他打量了下总士的神色,然后说:“虽然总士配了眼镜没多久,却有一个很明显的习惯。”他摇了摇手指,黑框的眼镜在他白皙纤长的手指上转了几个圈,最后啪的一声被他握在掌心里。“你在想要隐瞒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会用手指推眼镜,即使它并没有往下滑。”

    总士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一骑。

    气氛似乎变得有点尴尬,一骑收回了仍旧抓着总士的手腕举在空中的右手,把眼镜放在桌上,超总士面前推了推,然后指了指显微镜:“这是晶体硅吧?单质状态的纯硅,而且是未氧化的状态,在自然界几乎是不存在的。”

    “这个,到底哪来的?”

    一骑认真严肃的脸,突然让总士觉得很想笑。于是他真的笑出声来,然后反问道:“你觉得呢?”

    总士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他歪着头,手肘支在桌上,用手背撑着侧脸,看着一骑的神情似笑非笑。

    一骑咬了咬下唇,移开视线,看着一旁结晶的大理石地面,顶上的日光灯反射出的光芒有些刺眼。他小声的说:“身体检查的结果,你一直没有说,我也没有问。”

    然后他听到总士带着笑意的声音:“一骑想知道吗?”

    他点了点头,可是总士却接着说:“但是你的检查结果,你也没有告诉我啊。”

    一骑抬起头,总士的视线定定的望着他,表情却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一骑没有再逃避他的注视,而是直直的望进他的眼里去,可是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受伤:“我的结果,你都知道的吧,从远见医生那里。我……”

    总士突然坐正了身子,并且牵起了一骑的右手。

    一骑没说完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他呆呆的看着总士牵住他的手,慢慢的按在自己的胸口,然后瞪大了眼睛。

    “感觉到吗?”总士收起了那副漫不经心的神情,他温柔的注视一骑。

    一骑呆呆的问:“感觉到……?”他将‘什么’两个字吞回了肚子里。因为他正清晰的感觉到总士。

    他怔怔的望着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总士的手,比自己的更温暖的,总士的体温,从手背上传达过来。而掌心里,隔着柔软的布料,正紧紧的贴合着总士的胸膛,从那里传来的是总士的心跳,‘噗咚’、‘噗咚’的,非常稳定的脉动着,还有随着呼吸的动作,总士的胸膛正在他掌下微微的起伏着。

    视线变的模糊起来,一骑闭上了眼睛,不想让泪水涌出来,可是根本无济于事,于是他抬起手臂挡住了眼睛——不想再在总士面前哭泣了。

    可是没有视野的世界,敏锐的其他感官,让总士的存在显得愈发的清晰。总士的气息萦绕在四周,温柔的环抱着他。

    但是,有什么异常的气味……

    一骑放下了手臂,眨了眨被泪水模糊的眼睛,望向总士。

    血的气味。虽然很淡很淡,但确实是血的气味。

    他前倾了身子,双手捧住了总士的脸,不顾他的抗议,凑近了、侵入他的空间,闭上眼睛不停的嗅着,不是脸颊、没有伤口,不是颈间、只有洗发香波的味道,不是胸口、那是残留的消毒水的气味,刚才抓住自己的左手、酒精的味道,右手……嗯,右手。

    总士看着一骑像小狗一样,抓着自己的右手在鼻端嗅着,温热的鼻息喷在掌心里,痒痒的。他的眼神柔软起来,任由他一直抓着自己的手掌没有收回。

    “酒精和血的味道。”一骑抬起头来,“血的味道虽然很淡,可是很新鲜。但……这里没有伤口。”

    总士抽回了手掌,然后从桌上取过一支采血针,在右手的无名指上扎了一下,鲜艳的血珠在指尖上凝聚成一团,反射着灯光,似乎有金色的虹彩闪烁。

    一骑呆呆的看着总士拿过一个小玻璃皿,然后把血珠滴在了玻璃皿里。

    一滴,两滴。

    没有血珠再落下。

    总士无名指的指尖出现了细碎的绿色结晶,然后很快的又缩回了皮肤里。

    一骑忍不住扯过总士的手,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微咸的铁锈味,确实是鲜血的味道,但是舔过以后的指尖,洁净白皙,根本没有伤口。

    这回轮到总士呆住了,他没想到一骑会直接用舌头去舔他的手指,敏感的指尖被温热湿润的舌尖滑过,酥酥麻麻的,让总士的手臂都起了小小的颤栗。

    他觉得脸颊有点热,心跳也有些加快,可是一骑还注视着他的指尖在发呆,他咳了一声,使劲把手抽了回去,把滴着血珠的培养皿推到一骑面前。

    培养皿里的小小血珠,先是在表面凝结出了一层薄薄的暗红中泛着淡金色的膜,然后开始结晶——并不是绿色的晶体,而是像被破坏掉核失去机能的Festum一样,灰黑色的细小晶体。

    一骑凑近了去看,几分钟而已,血珠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小簇灰黑色的结晶,那是纯正的、单质的、晶体硅。

    这时候总士轻轻的说道:“不止是血液,这个身体的其他部分,比如头发、指甲、皮肤,只要取下来离开了身体,就会‘死亡’,变成这种结晶。”

    他看着一骑,慢慢的说:“就和失去核心死亡的Festum一样。”

    一骑猛然站起来,大声的否定道:“总士才不是这种东西!”

    总士坐在那里没有动,他抬起头来望着一骑,淡淡的道:“可是现实情况就是这样,我的身体——”他指了指那只小玻璃皿,“本质上就是这种东西。”

    一骑俯视着总士。

    他很少有机会从这种角度看着总士。

    抬头仰望着他的总士,眼神很平静,也很温柔,甚至嘴角还有一丝微微的弧度,可是一骑觉得,这样的总士,是他没有见过的、前所未有的脆弱。

    一骑握紧了拳头,因为用力过猛,指节发白,两手都在微微颤动。总士叹了口气,开口道:“一骑……”

    然而接下来的话,没能够说出口,不管他刚才想说什么,此刻都已经记不起来。

    因为一骑扑了过来。

    速度加上体重,总士直接被扑倒在地上。‘砰砰哐哐’的一阵响声,凳子和他身后的小推车都被撞倒了。

    背部摔的有点痛,但是颈部被一骑抱着,头部并没有受到冲击。不知道一骑的手臂有没有扭伤?毕竟现在他现在的身体强度大不如前,总士有些担心。

    他的双臂从一骑腋下穿过,回抱住了他。感觉到怀中那个人微微的颤动,他安慰似的拍了拍一骑的背部。

    一骑把头埋在他颈间,呼出的气流带着微微的热意和潮湿,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哭泣?

    总士望着天花板上炫目的灯光,不知道该对友人说些什么好。

    两个人就这么维持着拥抱的姿势,躺在研究室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身下冷硬的地板和一骑温软的身体对比如此强烈,总士脑子里甚至开始无聊的想着,还好是自己在下面,不然一骑可能会着凉。

    还是一骑首先打破了沉默。

    他模糊不清的声音在总士耳边响起,声音太小,而且是根本没有经过声带振动的气流声:“我现在抱着的人,是谁?”

    总士愣了愣,眼角有些微微的湿润起来。

    “是我,皆城总士。”他听到自己一贯冷静自持的声音,竟然有了一丝颤抖。

    一骑沉默了一会儿,再次用相同的声音问道:“现在抱着我的人,是谁?”

    “是我,皆城总士。”总士听到自己平静且坦然的声音这么回答道,然后温热的液体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后来的某一天,在一个秋日阳光灿烂的午后。总士躺在沙滩上,看着万里无云的湛蓝苍穹,深秋的阳光仍旧是暖洋洋的,让人昏昏欲睡。

    这时,有一只蝴蝶突然闯入了他的视野,他在的头顶上空飞舞盘旋着。他坐起来,伸出手去,那只蝴蝶乖巧的停在他的指尖,宽大的翅膀微微扇动着,在阳光下闪烁着异常美丽的虹芒。

    这个季节,竟然还有蝴蝶呢。

    总士贪婪的注视着这异样美丽的小生物,而那蝴蝶仅停留了几秒,就再次振翼飞起,在风中打了几个旋儿,飞向了大海的方向,最后消失在了粼粼的波光里。

    “总士!”

    一骑的声音传来,总士眯起了眼,闪烁的波光里,出现了友人熟悉的身影。一骑从及膝的海水里走上来,他赤着双脚,裤腿高高的挽起,露出有些纤细却肌肉线条流畅美好的小腿。

    带着一行湿漉漉的脚印,一骑走到总士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同时也挡住了耀眼的阳光。

    一骑扬了扬手中的鱼叉,肥美的鱼儿正在上面奋力挣扎着。

    “在发什么呆?”一骑问道。

    总士看着友人逆光的脸,突然问道:“你知道蝴蝶的翅膀是什么颜色的吗?”

    一骑疑惑了:“干嘛突然问这个?不同颜色的蝴蝶翅膀当然颜色也不同啊。”

    总士望着他,轻声的说:“蝴蝶的翅膀,都是没有颜色的哦。只是因为有许多细小的超微结构,反射着不同波长的阳光,看起来才是五彩斑斓的。”

    “哈?”一骑有些羞赧的挠了挠头。

    总士笑了起来,没有再理会一骑小声的抱怨,而是将目光投向他身后刺目的秋阳。

    因为有了阳光,蝴蝶的翅膀才有了色彩。

    因为有了你,这座岛上才有了“皆城总士”。

 

 

END

作文题目附下: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为了丰富中小学生的课余生活,让同学们领略科技的魅力,过一把尖端科技的瘾,中科院某研究所推出了公众开放日系列科普活动。活动期间,科研人员特地设计了一个有趣的实验,让同学们亲手操作扫描式电子显微镜,观察蝴蝶的翅膀。

  通过这台可以看清纳米尺度物体三维结构的显微镜,同学们惊奇地发现:原本色彩斑斓的蝴蝶翅膀竟然失去了色彩,显现出奇妙的凹凸不平的结构。原来,蝴蝶的翅膀本是无色的,只是因为具有特殊的微观结构,才会在光线的照射下呈现出缤纷的色彩....。。

  要求自选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诗歌除外),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透露个人相关信息;书写规范,正确使用标点符号。


评论(43)
热度(69)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