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中的孩子(二)

食用须知: 

CP:一总/总一,SN/NS

时间线:EXODUS分歧支线

××是牢///笼 

第一章

 

    一骑蹲下身去,把自己的视线降到和那孩子同一高度。手指拨开他额前的乱发,将那双翠绿色的眼睛暴露出来。他仔细打量这孩子,看着自己小时候的脸,确实是一种诡异的体验,但莫名其妙的熟悉和信赖感,并非来自这孩子的样貌。 

    一骑把自己的衬衫脱下,给他披上,然后轻轻的问他:“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其实最想问的,是——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对着一个用依赖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孩子,这么直接的质问,他说不出口。

    “我和哥哥一样,就出生在这座岛上。我……还没有名字。”银发的孩子乖顺的回答了问题,似乎很喜欢一骑的味道,他拉了拉身上的衬衫,露出一个显得十分幸福的笑容。

    不是Festum吗?存在于这座岛上,所罗门也没有预警……看起来也并非人类的存在。

    一骑并不善于思考事情的因果联系,但直觉却一向可怕的准确。不同于远见那种看透人心直指本质的能力,而是对某些事情的模糊预感。而在身体同化程度越来越深的现在,变成了类似从岛上化为空气无处不在的星核中读取了情报再归纳出结论一般的能力。

    一骑定定的望着面前孩子的面庞,一个奇怪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浮现。他为自己不可思议的想法感到吃惊,“你是——Mark Sein?”

    那孩子歪了歪头,迟疑的道:“Mark Sein,哥哥是那么称呼那架机体的,说我是Mark Sein,也没有错。”他伸手搂住一骑的脖子,把头靠在他肩上,用力蹭了蹭,满足的哼哼了几声,才在一骑耳边说道:“我和哥哥一样,都是岛上星核的孩子哦,只是,哥哥比我幸运太多了,能够生为人类……”

    羡慕与酸楚,混合着依恋与愉悦的情绪在一骑心中上涌,那是这孩子传达来的感情。一骑眨了眨眼,眼角有点湿润,同步带来的感情共享似乎过于强烈了。

    Mark Sein的核心吗?是什么时候,竟然能够以实体的方式出现了?岛上法芙娜的核心,都是由濑户内海星核所诞生,岛上的由人工子宫出生的孩子,也都带有星核的因子,所以才叫我哥哥吗?

    一骑安抚的拍了拍那孩子的背部,想着这么重要的事情,必须赶紧通知大家才行。但怀里的孩子立刻抬头道:“哥哥,不能告诉其他人。特别是总士。”

    “Sein,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一骑放缓了语调,坦诚的直视着面前孩子的眼睛,轻声询问着。

    孩子点了点头:“是哥哥的话,可以哦,无论叫我做什么,我都很喜欢。”

    一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取名这种事情,确实不是他的特长,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哪有心思去想个好听的名字。

    他拉了拉Sein身上的衬衫,说:“先不告诉总士也可以,我们先回家换衣服吧,你不能总一直光着身子。”

    Sein的眼睛亮了起来:“回家?器屋吗?Sein一直想看一看呢。”这么说着,他握住了一骑的双手,一骑只感觉到视线突然一黑,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眼前再一亮,已经看见了自家门口的招牌。但之前保持着半蹲姿势的他,落在地上并没能站稳,加上突如其来的眩晕,直接跌坐在了家门口的台阶上。 

    Sein已经兴高采烈的拉开门,跑进了屋子里,里面传来他哒哒的脚步声,似乎很兴奋的在跑来跑去。

    一骑想着,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蠢毙了。

    瞬间移动什么的,确实太超过了。刚才Sein也是这样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吧?

    他两手撑地,坐在门口,等着眩晕缓解,脑子里却转到了不相关的事情上——乐园的门,还没锁呢……

 

 

 

    给Sein换上了自己小时候的衣服,除了发色和瞳色,他看起来就和普通的人类孩子没什么区别,一样有着七八岁男孩旺盛的好奇心和过剩的精力,在屋里跑来跑去,对什么都感到新鲜和好奇。

    在他对一骑喊道“哥哥,我饿了!我想吃咖喱!”之后,一骑只能认命的进了厨房。

    听着外面传来Sein清脆的笑声和跑动的声音,一骑料理着手中的食材,感觉好像真的多了个弟弟似的,似乎是很日常温馨的家庭生活画面。

    可惜……

    将咖喱端上桌,一骑朝外间喊道:“Sein,吃饭了。”

    “是!”Sein欢快的应道,举着双手从外面跑进来,他刚去摆弄史彦的陶土了,一骑看向他时,发现他弄的双手和脸上都是泥,却很小心的卷起了衣袖,没有弄脏衣服。

    很乖、很懂事的孩子。

    要是真有这么个弟弟就好了。

    看到一骑在发呆,自己跑去洗干净双手的Sein从他手里接过了碗筷,大声的喊道:“我要开动了!”然后大口的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高兴的笑着说“好好吃!”

    一骑盘腿坐在Sein的对面,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托着腮,看着他快乐的吃东西的样子,有点放弃似的想,要是能一直这样,也挺好。

    Sein飞快的解决了盘子里的咖喱,最后意犹未尽似的舔了舔嘴唇,说:“我吃饱了。”

    一骑温柔的笑了笑,“厨房里还有很多哦,要再来一点吗?”

    Sein却安静了下来,翠绿色的眸子稍显陈黯:“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的哦,哥哥。”

    “把我的事说给哥哥听吧,以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Sein微微眯了眯眼睛,“从哪里开始说起呢?从我们产生意识的那一天开始吧。”

    一骑注意到,他用了‘我们’这个词。除了Sein,还有别的核心‘活’了?

    “四年前,星核理解了生与死的循环,当皆城乙姬回归星核,并重新诞生为新的生命的时候,我也第一次拥有了意识。一开始,只是断续的对外界有了感知,间断的接收着讯息,并没有进行过思考,直到很久以后,‘他’的出现,让我开始意识到自我的存在。”说到这里的时候,Sein第一次露出了针对他人的温柔而幸福的微笑。

    “Mark Nicht,哥哥你们是这么称呼他所属的机体的。Nicht他,应该是和我在同一时期拥有了意识,之前我们所属的机体曾经吞噬过彼此,也许是这种交融带来了契机。在两年前作为独立的个体再会时,处于对立面的我们,神奇的建立了真正的联系,不是单纯意义上的Crossing,用人类的话说,就像是突然找到了灵魂上被分割出去的另一半。我们本来就诞生于同一星核,和法芙娜结合后,被赋予了完全相反的属性,却在再次相见时,奇迹般的相互吸引,由对方而确立了自己的存在。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第一次拥有了独立的‘人格’。”

    “在那之后,我们之间的同步链接就一直存在,即使在岛上迎来和平转而将我们封印之后。”Sein坦然的注视着一骑的眼睛,“我们很寂寞。幸好我们还有彼此。”

    “抱歉……”一骑忍不住说道。虽然出于对驾驶员和岛的保护,封印Mark Sein和Mark Nicht是大家一致通过的决议,但一骑感觉好像是自己对两个孩子做出了很过分的事。

    Sein笑了笑,温柔的安慰道:“不用道歉啊,哥哥又没有做错什么。这两年来,有时候——太寂寞的时候,我也会呼唤哥哥哦,那时还无法发出明确的迅息,虽然会给身体造成负担,但是哥哥都有回应我啊,同步后我会把看见和听见的事说给Nicht听。而且,哥哥偶尔也会来看我,我很开心。”

    原来有时会感觉到Mark Sein的呼唤,并不是神经过敏,或者自己的想象吗?一骑伸手揉了揉Sein柔软的银发,微笑着说:“幸好有回应哦,因为,我也一直很喜欢和感激Sein啊。”

    Sein把他的小脑袋在一骑掌心里蹭了蹭,舒服的眯了眯眼,撒娇般的道:“Sein也最喜欢哥哥了,Nicht也最喜欢哥哥。”

    “然后,就是不久前岛的核心急速成长的时候,你们也跟着发生了改变?”一骑问道。

    “是的。”Sein点了点头,“核心的成长,推动了星核的变化,间接影响了我们,那时候突然可以将确实的声音传达出去,所以我呼唤了哥哥。”

    “接着,人类军的少女和星核对话了,皆城乙姬由此提前甦醒了,新的核心产生,岛上所有机体的核心也随之进化,我和Nicht是之前就拥有独立意识的特殊核心,这次进化的契机,让我直接凝结了实体,我就来找哥哥了哦。”Sein仍然语气轻快的说着。

    一骑却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如果你出现了,那么Nicht呢?”

    Sein的眼神黯淡了下来,“这也是我来找哥哥的原因。”他有些犹疑,但最终还是坚定的抬起头来,眼神里带了些哀伤:“哥哥会帮助我们吗?”

    一骑疑惑的道:“帮助?我?如果能做到的话,一定会帮助你们啊,但是要怎样……”

    “哥哥知道的吧,Nicht被锁在石之棺里。”Sein望着一骑说道。

    “嗯,之前有去过,不过没有进去,总士那天因为战斗时你们突然的介入很不安,特意去查看了……”一骑回答道。

    Sein撇了撇嘴,“算是我们弄巧成拙吧。在核心增强以后,我们试图通过齐格飞系统和总士对话,这样比我和哥哥你直接同步传达信息要简单的多,结果,总士他直接就拒绝了,根本没有给我们沟通的机会。而且,今天总士也去了石之棺。”Sein看向一骑,“总士一直尝试想要取出Mark Nicht的核心,但那样会毁掉Nicht,我们和别的法芙娜不同,核心和机体已经融为一体,就像人类和他们的心脏,单独取出来的心脏无法存活,如果真的将核心取出,只会让核心消散掉。而且昨天,总士用了很激烈的方法,差点就成功了,Nicht很害怕。”

    一骑恍然,原来今天总士没有出现,是去做这件事了吗?之前说会解决的,就是想直接取出核心,消除所有隐患吗?

    “哥哥,请你救救Nicht!”Sein站了起来,郑重的请求道。

    “哎?我能做什么呢……”一骑不知道在这种事情上,自己能做什么,难道不应该告诉总士,和他好好商量吗?

    Sein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总士做不到,必须是哥哥才行。并不是因为总士想要取出核心,才让哥哥去救Nicht。是因为Mark Nicht一直被无尽的怨魂缠绕着,Nicht很痛苦,他的存在持续的被侵蚀和消磨着,这么下去,Nicht会直接消失掉,只剩下Mark Nicht被怨魂占据的空壳!那样的话,才是对岛最大的危机。”

    “要将Nicht从那个深渊里拉出来,只有哥哥能做到。因为总士接受不了Nicht,就不能完成和核心的深层同步。”Sein跑到一骑身边,紧紧抱住了他的手臂,把头埋在了他的臂弯里:“对不起,哥哥,我知道这对哥哥也很危险,但是只有哥哥能做到!总士一定不会让哥哥去的,所以不能告诉总士。”

    一骑沉默了一会,轻轻的问他:“Sein。危险什么的,我不怕。但是你告诉我,如果救出Nicht,Mark Nicht可以再次被驾驶吗?可以……让你们再次成为岛的战力吗?”

    Sein低声道:“可以的,但是……之后,对驾驶员的负担仍旧非常大,不管是Mark Nicht还是Mark Sein……”

    一骑拍了拍他的手背,说:“那就去做吧。告诉我,该怎么做。”

    Sein沉默了一会,他抱紧了一骑的手臂,好像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一般,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哥哥。”然后他抬起头来,望向一骑的浅蓝色眼睛里,溢出了晶莹的液体,那些顺着脸颊滑下的泪滴,在接触到空气后,迅速凝结成了绿色的结晶,一颗颗滚落在地。

    原来核心,也可以这样哭泣啊。

    一骑微微笑了起来,Mark Sein,一直以来,接受你帮助的人,是我啊,如果能够为你做点什么,我怎么可能拒绝呢? 

 


 

    用瞬间移动的话,直接可以到石之棺内部。

    这次有了心理准备,落地时一骑总算能稳稳站住了。

    石之棺内部不同于Mark Sein所在的机库,环境因为地处山腹之内,似乎带了点地底岩浆般的灼热。空气中有隐隐的骚动,仔细去感受时,却又有一种透入骨髓的冷意,那是因为许多不肯安息的怨灵正在空中和墙壁间来回穿梭游动着。

    一骑还是第一次在没有搭乘法芙娜的情况下,和Mark Nicht如此接近。因为之前总士尝试挖出核心的关系,封印Mark Nicht的装置已经部分被溶解了,被锁链束缚的巨人,只是静静的矗立在那里,但却隐约能感觉到它发出的怨憎愤怒的咆哮,连接近机体的空气都有些微的扭曲。

    Sein牵着一骑的手,有些担忧的望了他一眼,发现他仍然神色平和,好像并没有被Mark Nicht所携带的各种负面意识所影响。

    “哥哥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Sein握紧了一骑的手,像反复说服自己般确认着。

    “要怎么做?”一骑低头问Sein。

    Sein看向狰狞的巨人:“当然是要搭乘上去才行。”



TBC


第三章

评论(23)
热度(46)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