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我们的七夕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HAE后一年,七夕。

剧情:日常。微虐微甜。这次,应该是非常可能发生的故事XD。

 

 

    今天是七夕节。

    距离上一次的战斗已经整整一年。

    去年的盂兰盆节,载着来主操的驱逐舰抵达龙宫岛,和平被打破,但希望也随之而来。

    那之后,是艰苦的战斗,但最终,赢得了和Festum的相互理解,以及总士的归来。所付出的代价,应当是值得的。

    今天的龙宫岛,充满了节日的氛围。大伙儿都在忙着准备晚上的祭典,于是午后的乐园难得早早的就清闲了下来。一骑本来是想去帮助沟口先生准备摊位,可是沟口先生和远见午饭后就一起出门了,并且用需要有人看店的理由将一骑留了下来。

    其实只是不想自己太劳累吧。一骑脱了围裙,托着腮坐在靠窗的位置,有些无聊的捻着自己的发梢,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人来啊,不如上楼去睡会儿?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叮铃一声门被推开了。

    “哎?”一骑惊讶的回过头,条件反射似的准备说出‘欢迎光临’几个字时,却发现是麦褐色长发的友人正站在门口。“总士?你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今天总士也是来乐园吃了早午餐,十一点左右刚刚离开,两点就又回来了,确实很奇怪。

    总士回身关上门,推了推眼镜,有些无奈的说:“ALVIS今天几乎没有人上班,大概都在准备祭奠的事情。研究室的空调突然故障了,也找不到人修,研究没法进行下去。回房间也挺无聊的,就来你这里看看。”

    这么说着的总士,走进来在一骑对面坐下,取出便携式终端,开始浏览数据,嘴里一点不客气的对着一骑说:“咖啡,谢谢。”

    一骑撇了撇嘴,起身给总士煮了杯黑咖啡,然后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再回到总士对面坐下。

    总士似乎已经将注意力都投入了数据中,一骑继续托着腮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睡意越来越浓,感觉头好重,于是彻底伏在了桌面上,将头枕着自己的右手,但仍努力的睁着眼睛,看着总士。

    总士没有将视线从终端上移开,但很明显已经注意到了他的困倦,嘴里对他说道:“困了的话就上楼去睡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

    “不要。”一骑咕哝了一句,将注意力从总士那里移到了自己的左手上,开始研究指甲的形状和指根部的淤痕。但坚持了没多会儿,睡意就将他彻底淹没了。

    总士放下终端,看着对面已经熟睡的友人,轻轻叹了口气。这么睡着,会着凉吧。

    取下眼镜放在一旁,总士的视线从一骑安静的睡颜移到他的左手上,不管看过多少次,尼伯龙根指环的印记仍旧刺眼。那是驾驶员的勋章,但放在一骑身上,却是禁锢他的枷锁,并且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因为同化现象而大幅度缩减至所剩无几的寿命。

    总士伸出手去,指尖轻轻碰触了一下一骑的手背,冰冰的,果然还是冷吧,这样真的会感冒。

    总士对一骑的身体状况很了解,甚至比一骑自己都要清楚。因为逐渐虚弱的关系,更容易感到疲倦,睡眠的时间会随之增多,睡的也越来越沉。有时候总士甚至会担心,有一天一骑会就这么睡着了,然后再也无法被唤醒。

    总士站起来,走到一骑旁边,弯下腰一手扶住他的肩,一手穿过腿弯,轻轻将黑发的友人抱起来,转身向楼上走去。

    和一年前自己归来时相比,体重似乎完全没有增加,明明个子确实有长高一些。这么想着的总士,感觉到怀里的友人微微动了一下。大约是感觉到让人贪恋的温暖,一骑将自己向总士的胸膛靠的更近了。

    到楼上一骑的房间,总士把他轻轻放在床上,探过身子正准备伸手去拉开被褥时,却发现一骑睁开了眼睛,正由下而上的看着自己。

    “醒了吗?”

    “嗯。”

     总士把被子拉过来给一骑盖上,说:“再睡会儿吧,我去楼下看着店。”转身准备离开时,却被一骑拉住了左手。

    “陪我睡会。”一骑看着他,眼神和声音里都带着点倦倦的睡意,总士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没有拒绝。

    在一骑身边躺下,总士枕着自己的右手,看着天花板发呆。他的左手还被一骑抓着,并没有刻意挣脱,因为一骑的手仍然冰冷,他想着,这样至少能够给他一些温暖。

    一骑侧着身子,看着总士的侧面轮廓,一样在发呆,也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因为贪恋温度还抓着总士的左手。总士真的很帅气,侧面的轮廓如刀削一般,线条分明,而且一年以来,因为身体成长的关系,肩膀变得更加宽厚、肌肉的线条也变得突出,看起来成熟了很多。

    总士注意到一骑一直盯着自己,疑惑的扭过头来问:“怎么不睡?”

    一骑眨了眨眼,轻轻勾了勾嘴角,然后将头埋的低了些,把额头靠在了总士的肩膀上,闭上了眼。

    过了一会儿,总士感觉着一骑平缓的气息吹拂在自己的手臂上,以为他可能睡着了的时候,一骑低低柔柔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带着点鼻音:“总士,真的变成大人了呢。”

    总士怔了怔,有股酸涩的意味在心底蔓延开来。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一骑的意思,他很懂。

    从Festum处取回自身的存在,这具身体确实和正常人类完全不同,但是仍然会饥饿、会疲倦,需要进食和睡眠,能够感到疼痛,受伤也会流血,依然会呼吸空气,心脏也在不停鼓动,所有的人类该有的感情,喜怒哀乐等等也全都拥有。唯一的不同,是这具身体最重要的‘器官’,不是大脑或者心脏,而是‘核’。只要核不被破坏,就不会真正死去。

    但是,这样特殊的身体,居然和正常人类的少年一样,随着时间在成长。每一天感受着成长变化的自己,怀着的确实是感恩和庆幸的心情。

    而一骑的情况,似乎和自己正好相反。

    因为同化现象对肉体的损伤已经到了某种极限,一骑整个身体的代谢和成长都很缓慢。一年的时间,从没剪过的头发,还没长到肩膀。身高的话,确实有增长,但和十四岁时相比,近四年来,大约只拔高了三四公分。

    虽然有按照远见医生的要求努力配合治疗,加上规律营养的饮食和适当强度的康复锻炼,但是一骑的身体状况并没有明显的改善,而且还在不断缓慢的衰弱下去。

    一骑的时间,仍旧决绝的向着最后的时刻流淌着,即使想要阻止也无能为力。但在身体上的体现,却仿佛变的缓慢了,渐渐的落在了大家的后面。

    这样,好像就和大家无形中拉开了距离一样。

    而且,是怎样努力,也无法追上的距离。

    总士的视线没有离开天花板,但他的左手反手握紧了一骑终于被温热了一些的手掌,声音很轻却用很坚定的语气说道:“一骑,我就在这里。”

    “嗯,我知道。”

 

 

 

    一骑的呼吸频率渐渐变的缓慢而悠长,握着自己左手的力道也渐渐减轻,总士确认他真的已经睡着了后,轻轻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替他把被子拉好,然后离开了房间。

    总士下到楼下,先去门口把牌子换成了休业中,然后回屋里开始打扫的工作。大约花了二十分钟,将所有的东西清洁整理好后,总士的目光落在了门边的竹枝上。

    竹枝是前一天就装饰在那里的,上面挂着几张写了愿望的短笺。说起来,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写过七夕的短笺,虽然明白这种传统,但是内心深处仍然觉得,愿望什么的,不是靠向神灵祈求,而是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实现的。

    但是一骑好像每年都会写。

    总士伸出手去,捏过一张张短笺辨认着字体。这张笔迹有些幼稚,笔画也有些扭曲,写的人好像很紧张,应该是某个后辈写的,内容是告白成功;这张字体清秀规整,有点书法的韵味,大概是立上留下的,内容是早日醒来;这张狂放又潦草,还歪七扭八的写了许多,当然是沟口先生的,内容是生意兴隆,打败堂马食堂;这张字体工整,笔画没有明显的起伏,线条稳定而分明,应该是远见写的,内容是简单的身体健康四个字;这张……应该是一骑写的了吧,其实对一骑的字体说不上熟悉,但是看到的时候还是一眼能认出来,不算漂亮,很平实,一笔一划都很清晰,不会有很犀利的棱角,也不会太圆滑,内容是:长久的和平。

    长久的和平。

    目前的和平,已经持续了近一年。所罗门的警报声,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在龙宫岛的上空响起。

    这一年的时间,大家都过着日常的生活。自己就往返于学校和ALVIS之间,一骑和远见他们就是上学、放学、打工。哦,对了,一骑还有一周两次的定期检查,每周都有两天的时间不能去学校,偶尔还会因为身体状况不佳缺席,这一年来在学校的出席率比自己还低。当然,最后大家都一起顺利的毕业了。半个月前举行了毕业典礼之后,大家都各自决定了第二职业。剑司选择了医疗,当然是为了咲良吧;咲良选择了教育,一贯的喜欢教导他人的作风;远见选择了航空,是受沟口先生的影响吧;卡农选择了工程,应该和羽佐间老师有关;而自己根本没有多加考虑,就选择了同化现象的研究工作,为了一骑,也为了所有的法芙娜驾驶员。

    如果和平能这样一直持续下去,自己和一骑又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

    确实还有时间。

    远见医生给出的一骑的寿限,大约还剩四年。而自己的身体状况,因为毫无参照,也没有前例,不知道能够维持正常人类般运作多久,至少,四年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在这之前,能够找出同化现象的治疗方法的话,就真的太好了。

    总士找出一支马克笔,将一骑的许愿笺取下,在背面写上了“找到同化现象的治疗方法”几个字,然后把它挂回了竹枝的角落里。

 

 

 

    一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了。

    他睁开眼睛,对面是空荡的床铺,总士不在这里。

    伸手抚过总士躺过的床单的皱褶,已经没有身体的余温,总士应该走了很久。

    叹了口气,一骑从床上爬起来,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扶着墙向楼下走去。

    楼下也没有开灯,只有路灯的光芒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给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昏黄的色彩。一骑摸索着打开了照明,发现店里已经都收拾整洁了,是总士做的?

    一骑笑了笑,暖意从胸口涌上来,这些微小细节的地方,总士的细心总是让他感动。但是,也不需要照顾我到这种程度吧……我又不算是病人。

    一骑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扑了扑脸,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巧克力,软绵绵的四肢也逐渐有了力气。

    祭典快要开始了,一会直接过去吧,总士是回ALVIS了还是已经过去了?虽然没有约定一起参加祭典什么的,但这种日子,应该不会一个人跑回研究室去吧?

    正这么想着,乐园的大门叮铃一声再次被推开了。

    一骑扭过头,就发现麦褐色长发的友人又出现在门口。今天,是第三次推开门了呢。

    然后,一骑发现总士已经换了衣服。

    深灰色暗格子纹的浴衣,很衬总士的发色,看起来好成熟。

    看到一骑在发呆,总士扬了扬右手,那里有个提袋,“我去了趟你家,把你的衣服拿过来了,一会换了直接过去吧。真壁叔叔已经先去了。”

    看到一骑还在看自己的衣服,总士低头拉了一下,“这是爸爸的浴衣,因为有现成的,就没有另外准备,不合适么?”

    一骑摇了摇头,笑着说:“很合适。”接过总士递来的袋子,发现里面是一件蓝色的暗格纹浴衣,一骑疑惑的抬头:“这是我的?我不记得有这件。”

    总士笑了笑,说:“我也记得你以前穿的那件是月白色吧,好几年了,也该换新的了。真壁叔叔今天给我的就是这件,应该是——谁送的礼物?”

    一骑想了想,应该是那个人吧?像岛上所有的孩子的母亲一样的那个人。

    “嗯,等我下,我去换衣服。”

 

 

 

    太阳已经落山,晚霞的余晖也正慢慢淡去。

    外面的气温已经降了下来,晚风吹拂下,有几分惬意的凉爽。

    总士靠在乐园门口的栏杆上,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时,回过头,便看到换好了浴衣的一骑站在门廊的灯光下。

    “久等了。”一骑微笑着。

    总士一时有些恍惚,深蓝色浴衣很衬他。就像暧昧不明的夜晚的天空,深邃而温柔,却遥远的不可触及。一骑站在那里,门廊上的照明投下的光线,将他照映的有些苍白,微长的黑色发丝,在昏暗的灯光下,深沉如夜色,和肌肤对比之下,整个人都有些虚幻的透明感。浴衣的领口开的较低,可以看见形状优美的锁骨,因为有些消瘦的关系,线条十分明显,看起来非常——性感。

    “总士?”一骑看到他在发呆,疑惑的喊了他的名字。

    总士回过神来,有些尴尬,自己的思绪似乎飘的太远了。幸好光线暗淡,一骑应当没有看清他微红的脸色,于是迅速的岔开了话题:“好多年没有过了吧,这样一起去七夕的祭典。”

    “嗯。”一骑果然没有再追问,“上次一起去,还是十四岁那年了吧,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

    两人并肩向神社的方向走去。

    一骑仰头望了望天空,新月刚刚升起。

 

    “呐,总士,今天要不要试试把沟口先生的玩具全部打光?”

    “办不到吧?”

    “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如拜托远见吧。”

    “那怎么行?不是自己打下来的就没有意义了。”

    “一骑。”

    “嗯?”

    “沟口先生今年不是摆玩具的摊了吧?”

    “哎?”

    “难道不是应该摆乐园的点心吗?”

    “哈?”

    “难道不是你昨天准备的那些吗?”

    “真的,忘记了……都是你,说起上次一起参加祭典的事情,害我都混乱了。”

    “抱歉。不过玩具的事情,不是你先提起的吗?”

    “是吗?”

 

 

 

    两个人随意的聊着天,走近了祭典的会场。

    不远处十分热闹,辉煌的灯火照亮了夜的黑暗,嘈杂的人声不断传来,夹杂着小孩子大声的笑闹和大人假作生气的斥责,充满了活力的祭典,充满了活力的龙宫岛。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一起遥遥的望着那里,他们倾尽所有去守护的,就是那里了吧。

    半响,两人都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

    这时,海岸边已经有人点燃了烟火。

    五颜六色的烟花冲上高空,绽放开来,给黛色天空抹上了绚丽的色彩,虽然稍纵即逝,却在人们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一骑伸手牵住了总士的手,拉着他向会场的方向走去。

    “呐,总士,明年的今天,也一起来吧。”

    “嗯。”

 

 

 

END

 

写在后面的话:

忘记 @莘水瓷 太太的 蓝色浴衣 ,只穿外面的哦,我把里面那套脑内去除了,不然对比不够强烈嘛,还有……胸膛和锁骨,(¯﹃¯)

昨天看了那么棒的肉,今天也想试试炖一碗,结果,你们已经看到了,只有清水加调料。其实之前那篇《你的温度》,也是想炖肉来的,结果连调料都没加。就这样了,我已经努力过了,真的是抱着炖肉的决心打开文档的哦。


妈蛋,最大的bug出现了,分别出现在无印20话和HAE的祭典都是盂兰盆祭,不是七夕祭,哭晕,唯一庆幸的是,七夕祭也差不太多,只是动画没出现,当然是祭奠死去的同胞更重要,但是,就当他们今年办的是七夕祭吧!!!反正就差一周是不是!对不起了,牺牲的米娜桑……

评论(29)
热度(81)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