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终焉之地•下篇——THE ETERNAL DESTINATION(永恒的归宿)

食用须知:

本文为THE INITIAL ISLAND(初始之岛)前传。

前传分上下两篇,上篇为THELAST BATTLE(最后的战役)。

CP:无差

友情提示:仍然一如既往的啰嗦,感谢有耐心一直看下来的小伙伴。

图:戳~感谢草草

 

 

 

    西元2151年12月2日。

    北印度洋,孟加拉湾。

    清晨,微风。

    云层正逐渐散去,湛蓝的苍穹一望无际。

    冬日的阳光带着几分煦暖洒在海面上,泛起粼粼的金色波光,海鸟在低空翱翔,清脆的叫声回荡在孟加拉湾上空。

    人类和Festum的战争,已经在凌晨时分画上了句点。没有最终的胜利者,也没有失败者。人类和Festum,共同迎来了和平的新世界,谋求共同发展、进化、探索的道路。这一天,本来应该是值得大肆庆祝的日子,但整个孟加拉海湾的气氛,仍旧一片沉凝。因为——和平的代价,是数不清的无辜生命、是洗不去的浓厚鲜血。这代价,是如此沉重,没有人能在这个战场上再次展露笑容,即使充满希望的未来就在眼前。

 

    纳雷因将军所属的斯利那加部人类军正在打扫战场,回收己方伤员以及战损的法芙娜。

    战场正中心,矗立着白色的巨人,D岛的救世主型法芙娜——MarkSein。即使驾驶员已经不在,机体正完全静默,也没有人敢靠近它。出于畏惧,也出于尊敬。

    不远处,半跪在地的MarkNicht,也同样静默着。

    龙宫岛的法芙娜部队,能够独立行动的,已经撤回岛上;机体破损的,正由人类军协助回收。虽然觊觎救世主型法芙娜强大恐怖的战斗力,但对于这两架特殊的法芙娜,人类军上层竟然默契的没有提出任何意见,而是清理了战场周边,等待D岛自己的回收部队前来。

    两架救世主型法芙娜的驾驶员,真壁一骑和皆城总士,此时正在人类军的临时营帐里,等待D岛本部的接应。

    虽然具体的情况人类军这边并不清楚,但是大部分人在被同化之后,竟然都奇迹般的恢复了,活下来的人,都看到了被MarkSein守护者的、有着真壁一骑外貌的Altair。

    毫无疑问,真壁一骑是拯救了所有人的英雄,真正的救世主。

    所以,当看到D岛的法芙娜部队作战指挥官——皆城总士,抱着似乎正在沉睡的那个人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心中都在疑问,人类的英雄、我们的救世主——真壁一骑,到底怎样了?还活着吗?但却没有人敢于上前询问。

    因为那个叫做皆城总士的人,周围萦绕着的气氛,沉郁而肃杀,根本是生人勿近。

 

    总士一直没有放开一骑。

    因为无法两人同时搭乘法芙娜,所以总士无法驾驶MarkNicht带一骑回岛。虽然目前的气温不算太低,但冬日的风还是有些凛冽。总士因为身体特殊的关系,对气温并不太敏感,但一骑身上只有薄薄的一层协同服,本来偏低的体温,在寒风吹拂下,似乎显得愈发冰冷了。于是在岛上的运输机到来之前,总士抱着一骑离开了MarkNicht,向人类军的后勤部队要求一顶避风的帐篷和御寒的毛毯。

    当阵内贡和将陵佐喜撩开帐篷的帆布进入时,就看到总士抱着裹在毛毯内的一骑,安静的坐在角落里。见到两人进来,总士抬起头,神色平静,轻轻点头说了句:“有劳。”说着,便抱着一骑站了起来。将陵佐喜忍不住问道:“一骑君,到底怎样了?”总士没有看她,而是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淡淡的声音从她背后传过来:“回岛上再说吧,我会把详细情形向ALVIS汇报的。”

 

 

 

    龙宫岛。

    下午四点,ALVIS战后首次会议。

    真壁史彦坐在会议室上首,双手交叠撑着额头,身边是正在汇报最终之战具体情况的皆城总士。总士看起来和平常一样,语调仍然是一贯的冷静自持,在花了大约二十分钟,详细的报告了情况之后,总士退后一步,将发言权留给了真壁史彦。

    史彦抬起头,双眼布满血丝。

    从昨夜开始,所有人都没有休息过。总士和一骑回来以后,一骑被送到了ALVIS的医疗部,由远见千鹤进行全面的医学检查,总士一直全程陪同着,没有离开。史彦则被战后岛上的诸多事物缠身,甚至还没来及再去看儿子一眼。其他人也各自忙碌着,终战之后,所有的星核都发生了异变,小岛的星核也不例外。岛上的警报声一直响个不停,各种情报雪片般的向CDC汇聚着。一直到现在,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岛的情况也逐步稳定,众人才能坐下来商讨事宜。

    史彦清了清嗓子,沙哑疲惫的声线响起:“皆城总士已经向诸位详细说明了此次的战况,可以说,这应该是大家都期望的结果,和平——真正来临了。但目前仍然有很多后续工作需要处理。岛外派遣部队的伤亡人员基本已经完成了回收工作;MarkSein和MarkNicht专门的回收部队已经派出了,纳雷因将军方面会全面配合,明晨之前就可以将两架机体运回。”

    说完史彦望向了西尾行美:“西尾婆婆,请您说明下‘岛’目前的情况。”

    西尾行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Altair和所有的星核发生了共鸣同步,之后Altair和真壁一骑完成了融合,所有的星核都同时发生了变异,岛的星核也不例外。”西尾行美抬头环视了会议室内的诸人,“星核正在消散。”

    会议室内响起一片轻轻的惊呼声。

    西尾行美接着解释道:“所有的星核,或者应该说,所有的Festum,都正在消失,不是我们所理解的死亡,而是和这个世界、和人类融合了,以我们难以理解的方式。这是Altair和所有星核的愿望。核心是这么告诉我们的。”说着,西尾行美望向了会议室的门口。

    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龙宫岛的核心——皆城织姬走了进来。少女看起来和之前有些不同,少了几分凝重和紧张感,显得轻快了许多。她快步走到史彦身边,在总士的身旁站定,藏在身后的手指轻轻勾住了总士的衣袖。

    总士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皆城织姬却只是面向着大家,坦然的说出了让所有人吃惊的话语:“我已经不是岛的核心了。”

    “在共鸣同步的时候,所有星核的力量连接在一起,融为一体,以Altair的意志为主导。在最后的时刻,Altair接受了一骑的祝福,也回应了所有的愿望,星核的、人类的、也包括我的。”皆城织姬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口:“想要成为真正的人类,过上真正的生活,这就是我的愿望,也是皆城乙姬曾经的愿望。在一骑和Altair的祝福下,我和星核的联系被切断了,我被解放了——我自由了。”织姬微笑起来,眼泪却顺着她的脸庞滑落,背后的手指下滑,握住了总士的小指,织姬梗咽了:“我是人类,也是Festum,从今以后,我可以只做我自己,只做皆城织姬,我可以活下去,可以继续活下去,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活下去……”说到最后,织姬已经泣不成声。

    总士抬手轻轻拢住织姬的肩膀,将织姬圈入自己怀内,少女的眼泪打湿了他的前襟,肩膀轻轻的颤抖,却只是静默的哭泣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织姬的眼泪,为自己的自由而喜悦,也为一骑的离去而悲伤。即使没有crossing的通路,总士也确实的感受到了。

    史彦低沉的声音再次在会议室内响起:“星核在消失,‘岛’的生命也将走向尽头。我们也是。”说完,他低低的咳嗽了几声。ALVIS的大人们,很多都有不同程度的身体疾患,因为在岛的星核的庇护之下,才能继续生存,如果星核消失,这些人也会因为各种疾病而相继走向死亡。

    “岛和我们的使命都已经结束了。在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ALVIS,也不再需要桃花源计划。生命需要更广阔的天地,岛上的年轻人应该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史彦说着,微笑了,“这里,是我们的终结之地,却应当是他们旅途的开始之处。”

     ALVIS的大人们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是的,他们的时代结束了。但他们的任务也很好的完成了。

     他们坚持到了和平的到来,守护了传统的历史,传承了悠久的文化,正是在他们的努力和付出下,新的一代才迎来了真正的充满希望的未来。

    “我有一份企划,关于‘岛’的。”总士这时候突然说话了。“明天我会将详细内容书面递交给ALVIS。”

    众人惊讶的看着他的时候,总士却没有再解释,而是微微躬身:“失礼了,我先告辞。”说完,就牵着织姬离开了会议室。

    对于总士的提案,史彦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总士在会前提起过,和一骑有关。

    这时,正式的会议告一段落,终于有人询问一骑的状况。

    “真壁司令,那个,一骑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要澄美担忧的问道。虽然说着真壁的名字,但要澄美的眼睛却看着旁边的远见千鹤。     

    大家都很关心一骑的情况。

    接应的运输机回来时,总士抱着一骑走下来,神色平静,面无表情,让人完全无法猜测。然后一骑直接被送到了医疗部,远见千鹤也一直在那里忙碌到会议前才出现,虽然有和史彦单独说明了情况,但其他人还是毫不知情。

    史彦站了起来,朝远见千鹤点了点头:“远见医生,麻烦你和大家说明一下吧。此次会议结束,等皆城君明日递交提案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必要时需要和纳雷因将军联系,再次建立合作关系,要给年轻人们铺好通往外面世界的道路才行。”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我……先去一骑那里看看。”

    史彦走出去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千鹤身上。千鹤整个会议过程都没有说话,显得很消沉。这时,她强打起精神简单的说明了情况:“一骑君的检查结果,客观来说相当好,生命体征稳定,肉体上曾经同化现象造成的损伤以及基因崩解的状况,都基本消除了。应该说,肉体的情况非常健康,状态优异,甚至比……驾驶法芙娜之前都要好的多。但是,现在的一骑君,很难说是真正活着的。”千鹤闭了闭眼,将泪水忍了回去:“皆城君之前说明了,一骑和Altair同化了,虽然Altair将一骑的肉体还回来的,但一骑君的人格消失了。也就是……没有对外界的认知、没有思考、没有情感、没有记忆……也没有灵魂。”

 

 

 

    史彦来到医疗部时,近藤剑司、要咲良、远见真矢、立上芹、西尾姐弟、堂马光登等一众驾驶员都在观察室外面的房间里。真矢低着头好像在哭,咲良拍着她的背在安慰着什么,剑司抱着头独自坐在一边,年轻一点的后辈们则在另一边安静的坐着,没有人说话。

    史彦推门进来时,大家都迅速的站起来行礼。史彦只是摆了摆手:“都回去吧,回去休息吧,在这儿也等不到结果的。”大家都沉默着没有动,史彦走进去,顺手揉了揉右手边西尾晖柔软的头发,叹息了一声:“回去吧,我想和一骑单独待一会儿。”

    晖一直忍着的眼泪,在被史彦碰触到的一刻,终于止不住的滚落下来。然后一直忍耐着的后辈们,好像被看不见的手打开了泪腺的闸门一般,纷纷哭成了一团。

    最后还是剑司和咲良劝着大家先离开了,真矢最后一个走出去,她回头看了看走进观察室内的史彦的背影,将嘴唇咬出了一道血痕。

 

 

 

    史彦在一骑床边坐下来,发呆似的盯着一骑酷似红音的脸庞看了半天,然后伸手撩开儿子额前的一缕乱发。“你说过吧,并不打算去送死的,会带着大家一起回来,带着大家所寻找的希望一起回来。你做到了,真的做到了。所以,我很骄傲啊,一骑。我和红音,都很为你骄傲……”史彦将一骑的左手执起,用双手合拢在掌心,将儿子微凉的手指温暖,然后将额头抵在了上面,“就算是我这把年纪的人,也是有梦想的啊……我想用我的手创造和平,真正的和平,然后当做礼物赠送给你。你是红音留给我最珍贵的宝物,但是,我最后给你的,只是一个不能长久的假象……对不起,一骑,我是个没用的父亲……”

    史彦抬起头,双眼发红,十分憔悴,可是他没有哭出眼泪。“你知道吗?其实我偶尔也会自私的想,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不是别人家的孩子,为什么只有你能驾驶MarkSein,为什么只有你要付出生命去守护别人?是不是很罪恶的想法?可是,这才是一个父亲应该有的想法。所以,我真的不是个合格的父亲。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让你驾驶法芙娜,让你为岛战斗;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不会阻止你再次驾驶MarkSein……我恨这样的自己。”

    “我知道你不恨我,也从来没有怪过我。从小,你就一直是个好孩子。我才是,那个一直被你照顾的人。”史彦揉了揉儿子的手指,望向儿子恬静的睡颜,解脱似的微笑起来:“一直以来,让你背负了太多东西,现在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所以,就算一直睡着也没有关系,不用再想着岛,不用再想着我,不用想着去拯救谁。”

 

    总士静静的站在医疗室门口,看着史彦的背影和一骑的侧颜,最终他没有走进去,而是安静的转身离开了,将最后的时间留给了这对父子独处。

 

 

 

    次日,晨。

    ALVIS战后第二次会议。

    史彦看完了总士提交的企划,沉默了。

    总士站在一旁,声音仍然是平静的:“虽说是提交给ALVIS的企划,但其实是我个人的选择和意愿。我不是在征求ALVIS的同意,不管ALVIS如何判断,我都会实行这个企划。因为事关整个岛,和一些人的选择,我才会将这个企划提交公开。”

    总士的企划已经从终端发送到每个人手里的电子屏幕上,所有人看完后,都选择了沉默。

    因为,这个企划的内容,确实是和他人无关的,总士自己的选择。牵涉到的唯一有权利干涉的人——史彦,恐怕也不会提出什么意见。而且,这其实是个对ALVIS有利的方案,只是——要把岛交出去而已。

 

    总士提案的内容是关于一骑和岛的。

    一骑的状态大家都已经了解了,可能会持续着无止境的沉睡。那么,即使是经过Altair改造的肉体,即使使用人工子宫类似的生命维持装置,也不可能长时间的生存下去,总士提出的方案,是能够长时间维持一骑生命的方案——使一骑成为新的核心,借用星核的力量,来维持肉体的机能。

    这确实是个可行的而且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虽说星核曾经为了理解生死的循环,在自然的状态下,会不停重复着核心的消亡以及再生,但只要施加外来的干涉,终止死的循环,来维持核心的生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因为岛的使命已经结束了,也不用担心这种干涉会对星核和岛屿造成其他不良的影响。

    问题是,星核正在消散。

    所有的现存的星核,都正在融入地球的生态圈,改变着大气,改变着海洋,改变着土地,改变着每一个人、每一种生物。龙宫岛的星核,也已经走向了广阔的天地,再也不局限在小岛上,星核正在走向自由。

    于是总士提案的第二项内容,就是如何维持岛上星核的独立存在。

    总士的提案,是需要牺牲的,只不过牺牲的人是他自己。

    因为总士的身体,是由来主操所属的星核重新构筑的,本质上并不是人类,而是更要接近于Festum。加上根植于人类基因深处的超古代星核因子,以及从出生前被植入的濑户内海星核因子,总士同时拥有三种不同的星核因子,只要和岛上的星核同化,就可以由总士来主导,维持星核的状态不会消散。

    但回归星核的话,总士很难保持独立的意识。这就仍然需要借助于和一骑的crossing。

    一骑的身体本身拥有超古代星核和濑户内海星核因子,经由和Altair的融合,三种星核因子完美的和人类基因调和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说是和Altair同等强大的存在。和一骑建立链接,借由一骑的力量来维持自我意识的存在,总士和星核同化后,就能保持独立,这也就相当于,将岛以及核,都交给了总士。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是吗?毕竟,岛、以及众人的生命,都是经由一骑和总士的双手才保护住的,如果说,还能有什么人可以绝对的信任,那就是这两个人了。将岛交给他们,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但是,这么做,等于剥夺了总士的自由,和为人的资格。

    “皆城君,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最为年长的西尾婆婆代替众人发言了。“如果能够维持星核的存在,我们这些一直以来被星核庇护的人,也能继续生存下去,我们没有理由提出反对。但是,这对皆城君你来说,太不公平了。”

    总士抬起右手,金色的光芒泛起,他淡定的说着:“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即使什么也不做,这个身体也会像其他Festum一样消散吧。毕竟,我和融合了星核因子的人类不同,这个身体,太接近Festum了。”

    说完,总士看向了史彦——唯一有理由提出反对的人。将自己的儿子,作为新的核心,在无止境的时间的长河里,岂不是一种永恒的束缚?如果一骑不能醒来的话,这种做法,就是对总士和一骑永恒的诅咒。

    史彦回望总士,总士眼里不是绝望,也没有疯狂,只是一片波澜不惊。“皆城君,你……认为一骑会醒来吗?”史彦抑制住自己声音的颤抖,这么发问着。

    总士眼帘下垂,仿佛是说服自己般,缓缓的说道:“绝望中总是孕育着希望,所以千万不要放弃。这是Altair离开前所说的话。如果说Altair给我留下了什么祝福的话,那就一定是这个了。”总士抬起眼,坚定的看着史彦:“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愿望。”

 

 

 

    总士的提案被通过了。

    执行的时间越早越好,因为岛上的星核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弱。

    企划被执行的话,大人们就可以继续在岛上生存下去,而年轻人,仍旧可以走向新的世界,寻找属于自己的未来。

    企划的具体实施过程,不需要其他人的参与,当事人也拒绝他人参与,于是只有总士、史彦和千鹤三个人,带着一骑去了女神之岩。西尾行美等人,留在了ALVIS等待结果。法芙娜驾驶员的孩子们,也被告知了这件事情,但是因为总士拒绝的关系,并没有和两位当事人再次见面。而皆城织姬,对这件事也保持了沉默。

 

    ALVIS医疗部,在远见千鹤的协助下,总士和史彦帮助一骑清理了身体,连接上了核心装置。在征求了史彦同意后,总士用白色被单包裹了一骑的身体,打横抱起,向女神之岩走去。

    史彦和千鹤跟在后面,一路上三人都没有说话。

    这段路,两年多前千鹤也陪着皆城乙姬走过,没想到,会陪着总士和一骑再走一次。

    这段路,走起来似乎很短,静默的时间又似乎特别漫长。

    但路终归有走完的时候。

    女神之岩的大门出现在眼前。

    因为感应到三人的到来,且都拥有进入的权限,大门在三人面前轰隆隆的滑开。

    总士向前走了一步进入门内,却又停了下来。

    他回头看向史彦和千鹤:“接下来,我想一个人。拜托了。”

    史彦和千鹤对望了一眼,没有反对。史彦上前,再次抚摸了儿子的头发,柔软顺滑的触感,最后一次的感受了。然后,他不舍的退开,总士转过身去,大门在两人眼前再次关闭了。

 

 

 

    女神之岩内没有灯光。

    唯一的光源,似乎来自中央那个巨大的培养槽,里面的保存液散发着暗红的光芒,看起来温柔而煦暖。

    这里,其实是岛上最大的人工子宫,也是最完善的生命维持装置。由于织姬的解放,这个地方已经空置了。

    总士抱着一骑走上前去,在培养槽前坐了下来,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录音器,丢在一边。

    让一骑枕着自己的膝盖躺好,总士伸手理了理他的头发,叹了口气:“头发真的挺长的,早就让你去剪,看着真不舒服。”他抬起头,看向上方的人工子宫,“没想到,我们俩最终的归宿会在这里。和你一起离开岛的时候,就没想过能不能活着回来,这样,似乎已经是很超出预期的结局了?昨天晚上,我花了整晚时间,把我们的故事录了下来,毕竟,这么精彩的故事,没有人知道的话就太可惜了。”

    “呐,一骑。”总士呼唤友人的名字,仿佛他随时会应声似的,“我一直很感激你,从最初开始。给了我存在也好,代替我战斗、代替守护了岛也好,除了向你说谢谢以外,我一直也想为你做点什么。可是你似乎什么都不需要,而你最需要的东西,我却给不了。”

    “我选择同化现象的研究,试图延长你的生命,我认为那是你最需要的东西了。其实不是,那只是我以为的。你最想要的,是如何使用最后的生命的方法,而织姬把它教给了你。所以我很感谢织姬。我把你的愿望,置于你的生命之上,我认为这样对我们两人都是最好的选择。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后悔,毕竟,我们的选择,已经带来了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虽然不后悔,但现在的我,却觉得相当遗憾。”

    “如果你还能听到我说话,我真的想说一句,抱歉。从Festum处回来以后,我思考的大多是岛的事情,忙于研究、忙于ALVIS 的事物,我留给你的时间太少了。”

    “虽说你从来不要求什么,但我知道,其实我们两个待在一起的时候,你最安定,也最快乐。”

    “现在我和你的使命都结束了。我终于可以不去思考岛的未来,世界的未来,终于可以好好思考自己想要的。我昨天想了很多啊。我想吃一骑咖喱,想喝你亲手泡的咖啡,还有虽然不爱甜食,但你做的布丁其实我很喜欢。我想和你一起看看天空,吹着海风,闲谈一些无聊的小事。我想看你吃到好吃的东西时,一本满足的开心的样子。我想看着你一边做料理,一边回头朝我微笑的样子。我还想要和你再一起去一次七夕的祭奠,这次争取把沟口先生的玩具都打光。我想带你去我家的老宅,那里有我珍藏的古典乐的唱片,想要放给你听。我想要像小时候一样,和你挤在一张床上睡觉,聊天到深夜。啊,我还想要和你再比一次游泳,这次一定不会输给你。”

    总士说道这里,低头看向一骑安静的睡颜,“我最想要的,是好好的用力拥抱你一次。可惜,无论我现在抱着你多久,你都感受不到了。”

    总士抬手去触碰一骑的脸颊,柔软的、温凉的触感。顺着脸颊的轮廓,总士的手一路抚摸过一骑温润的眉眼,挺直的鼻梁,淡色的薄唇,然后停在了一骑的唇边。

    “如果你还醒着,会是什么反应?会歪着头疑惑的问‘总士?’,还是幸福的一脸微笑?”

     总士弯下身子,抱紧了一骑,声音微微有了些波动,“我不想和星核同化,真的不想。我想用这双眼睛看着你,用这双手触摸你,用这个身体感受你……可是,我不能失去你。”

    最后,总士用自己的脸贴了贴一骑光洁的面颊,抱着他站了起来。

 

 

 

    巨大的人工子宫内,保存液缓缓上升,逐渐将一骑整个人淹没。

    总士站在培养槽前,微微仰头,望着黑发友人恬静的脸,“一个人睡的那么安稳,是不是太狡猾了?”然后他伸手按上了培养槽的玻璃壁,“等我一会,就来陪你了。”

    金色的结晶在总士的手掌和玻璃壁之间生出,缓缓的蔓延开来。总士的眼睛转变成灿烂的金色,他抬起头,近乎贪婪的注视着一骑的面容,最后的最后,还是想要用这双眼睛,一直看着他。

    Crossing在两人之间建立起来,藉由女神之岩的机能,同化作用向遍布整个岛屿的星核散播着。总士默默的回忆着两人曾在一起的所有时光,在内心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一骑的名字,如果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那让我来替你记忆,小时候两小无猜的快乐,给予重要伤痕时的痛苦,终于互相理解了的感动,一起和平生活着的幸福,一切的一切,我都不会忘记,我会把这些一直深刻在灵魂里。

    在crossing同步达到100%时,金色的结晶几乎已经将总士完全包裹,他费力的仍旧坚持昂着头,注视着一骑的脸。似乎回应了他的期待和呼唤般,一骑缓缓睁开了眼睛。

    金色的,没有任何感情的,空洞的眼睛。

    瞳孔在金色的深处,凝结成了诡异的十字型。

    两个人这么互相望着,两双金色的瞳孔里,都清楚的倒映出了对方的身影,都只有对方的身影。

    然后金色的结晶将总士完全覆盖了,即使他仍然固执的睁大了双眼。

    数个呼吸之后,金色的结晶完全破碎,化成了无数淡金色的光点,洋洋洒洒的飘散开来,所有的物体都无法阻碍这些光点,他们飘荡着,盘旋着,透过一切障碍,散逸到了整个岛屿。

    在结晶破碎的同时,一骑也合上了双眼,再次进入了安静的沉眠。

 

 

 

    史彦和千鹤一直站在女神之岩的门口,当无数金色的光点飘出时,两人知道,不管是作为人类还是Festum的皆城总士,都已经不在了。

    金色的光点从身体穿过,折磨着肺部的疼痛消失不见了,史彦抬起头,明明是封闭的地下空间,却仿佛有风拂过,空气都在微微的颤动。

    “星核……重生了。”史彦喃喃自语着,“或者说,皆城总士,重生了。”

    千鹤转身,再次打开了女神之岩的大门。

    女神之岩内,新的核心正安静的沉睡着。

    除此之外,已空无一人。

    史彦走上前去,仰望着儿子的脸,那里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情感,恬淡,圣洁,无悲,也无喜。

    弯腰捡起地上的录音器,史彦低声说道:“皆城君,一骑就拜托你了。”

 

 

 

END

 

 

    下面是这个系列三篇文的一些私人设定,有兴趣可以看。

 

1、关于融合者:

    旧人类和festum因子完美融合诞生的新物种,外观和旧人类类似,拥有多种festum的能力,如飞行、瞬移、虫洞攻击、能量壁、读心等(具体参见可怜的三代驾驶员们)。同时可以相互之间建立crossing,类似一个无线电频道,进行沟通交流。但是festum最本质的能力,同化,使用时限制较多,对身体负荷较大,且使用时瞳孔会变成十字型。最终的能力,融合者中的强者才能发挥,就是同化全开,将周围的物质化成自身的能量,变身成原始形态的festum,战斗力较强,但变身时间一般较短,而且消耗寿命,万不得已不会用。

 

最初的融合者:

    有两位,同为融合者的始祖。Altair和真壁一骑。第一次人类和星核的完美融合,诞生了近似于神的存在,也是最强的融合者,有着一骑外表的少年,Altair,这种融合不仅是物质层面的,也包括精神层面,所以说Altair和一骑几乎是互为一体。因为Altair再造了一骑的肉体,后来成为core的一骑,也是融合者,只是他一直没有醒来,所以未体现融合者的特质。初始时,一骑和Altair是同时带有三星核因子的(超古代星核+濑户内海星核+Altair本体)。Altair成为融合者始祖的强大也来源于此。

 

其他的融合者:

    Altair并没有“生”出其他的融合者,确实,融合者的族群是由Altair和一骑的融合催生的,但融合者的festum因子不一定来自于Altair,因为当Altair同化了所有星核,再和一骑同化之后,所有的星核以及Festum个体都开始和地球的生态结合,由它们和其他人类互相融合而形成的融合者们才是族群真正的意义上的繁衍者。

 

特殊的融合者:

    皆城织姬。织姬身为核心,是和D岛星核一体的,也就是被岛束缚着。当Altair解放了所有星核之后,D岛星核也自由了,同时,Altair也满足了织姬内心深藏的愿望——成为真正的人类,所以当织姬从岛的束缚中解脱时,她终于自由了,她是festum,也是人类,但不再是核心。

 

2、关于一骑:

    因为大家都关心一骑是否能够醒来,如果只是个没有感情、没有记忆、没有灵魂的空壳,那总士就太可怜了。其实这个问题,留在了初始之岛的开放性结局里。

    从最后的战役结束开始,一骑失去了灵魂,但是Altair将一骑的肉体交给总士时,特意强调了“绝望中总是孕育着希望”,让总士不要放弃,这也是Altair的祝福。因为文中牵涉到七夕的许愿,愿望大多能够成真,那么一骑最后的思考就是他最直接的愿望——想要回到总士身边去,总士的愿望也一定是原本的一骑能够再次醒来,如果这两个愿望可以成真,那一骑的灵魂一定会再次苏醒,需要的也许只是时间和总士的执着罢了。这就是笔者自己的思考。

    在初始之岛里的一骑,是否已经恢复了一部分呢?这个不好说,毕竟写这篇文的时候,pv还没出来嘛,终站也还没构思,笔者自己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脑洞那么远那么大……一骑在初始之岛中,唯一的动作,就是在被Jim惊动时,眨了半下眼睛,不管怎么说,和终战时比也是进步了不是?也许有一天能够彻底醒来哦,还是原来的一骑。用更浪漫的说法,一骑的灵魂去了更高远的宇宙层次,但是总士就是他灵魂的导向标,只要总士在,一骑终有一天能够找到回家的路,再次回到总士身边。

 

3、关于总士:

    总士本身的身体,不是人类,是操家的星核重构的,和后来的一骑有些类似,但比一骑的肉体估计还要接近festum。当D岛本身的mir开始消散时,D岛开始变成平常的小岛,这样想要继续维持岛的力量来保护一骑,维持一骑的存在,总士就必须成为岛新的mir。总士本身带有超古代星核+濑户内海星核+操家新星核共三个星核的因子,也是他有可能成功化为mir的原因,在和一骑的力量融合后,提高了这个可能性。但总士强烈的执念,也是保护一骑,留在一骑身边,所以总士没有失去自我意识,而是以特殊的形式存在下来。那么一骑和总士的关系,既是互相联系,密不可分,又互相是独立的个体,笔者自己倾向于二位一体这种说法。套用下ni酱和sein酱。

 

4、关于Jim:

    不知道大家看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Jim的姓氏。Jim Bertrand。笔者埋了个梗,但是没有人发现,泪。翻译成中文,大家就能发现了,吉姆巴特兰。所以撒,这家伙是巴特兰家的后裔,金色长发的帅哥,完全可以带入金毛的脸来脑补。

 

5、关于题目

    永恒的归宿,或者说目的地,呼应了下冲爹关于最后抵达目的地的说法,虽然我觉得这不算抵达而是回家,和冲爹的说法对不上了,但是不计较那么多了XD


6、关于……我想好了有要补充的再加啊,一时想不起了。


评论(42)
热度(123)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