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你的味道

食用须知:

CP :总一。

走向:微虐,微甜

剧情:日常,应该是没有发生的故事

时间线:HAE后EXODUS前。

 

 

 

    阳光明媚,苍穹蔚蓝而高远。

    海鸟欢快的叫声、聒噪的蝉鸣、温润微腥的海风、充满泥土味道的空气、郁郁葱葱的灌木和森林,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生命的活力,无数雀跃着的生命组成了龙宫岛的夏天。

    而十八岁的真壁一骑,迎来了生命中的倒数第四个夏天。

 

 

 

    这天早上,一骑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了床。洗漱的时候,因为在对面的镜子里清晰的看见了自己棕色的眼睛,眨了眨眼,心情有些愉悦。

    父亲史彦昨天工作到很晚,所以留在了ALVIS过夜,今早自己一个人的早餐的话,简单点就好。哼着歌,花了十分钟,一骑做好了一份甜鸡蛋卷,把昨天晚上熬好的酱汤和蒸好的米饭加热,水果和小菜什么的太麻烦就免了。

    一骑在桌边坐下开始享用早餐,美好的一天,理当从美味的早餐开始。

    不过,当咬了一口鸡蛋卷的时候,好心情有些被破坏了。奇怪的味道在口腔里泛开,鸡蛋和砂糖的甜香很淡,似乎发酸了,不新鲜吗?一骑这么想着,凑近了闻一闻,发现香气倒是挺正常,奇怪了,鸡蛋是前天才买的啊,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坏掉了吗?

    把鸡蛋卷推到一边,喝了一口酱汤。一骑的眉头皱了起来,昨天晚上熬汤的时候盐放少了吗?味道好淡啊……记得明明是按平常的分量添加所有调料的呀。

    啊啊,这样一点食欲都没有了。看了看米饭,也不想吃了。

    算了,不吃了,反正也不饿。

    没有人监督的一骑偷懒了,稍微心怀愧疚的倒掉了早餐,收拾桌子、洗碗,然后早早的出门去了。

    太阳完全升起来之前,气温还不是很高,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天空是十分明净的蔚蓝色,没有什么云彩,一骑用手掌遮住直射眼睛的阳光,微眯着眼看向天空,深吸了一口富含海洋清新味道的空气,心情再次飞扬起来。

    能够继续存在于此,真的很好。

 

 

 

    到达乐园的时候还不到八点。

    因为早上还要到ALVIS工作,沟口先生前一天下午就已经采买好了今天要用的食材。本来更早之前都是一骑当天早上自己去买的,因为当天早上的东西更新鲜,做出来的料理自然更美味,但是沟口先生从今年新年后便坚持自己去采购了。理由是什么?一骑很明白的。虽然周围的人从来都不提起,但大家都有默默的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从很多细微的地方在照顾自己。大家关心的话语、自己感激的话语,其实都没有必要说出口。

    远见真矢还要参加上午的飞行训练,乐园营业的时间是早上十点半,大多数时候都是一骑一个人在做午餐的准备工作。有空的时候,西尾晖和御门零央两个后辈也会来帮忙。

    法芙娜驾驶员们理所当然的,都经常往乐园集中,当然是因为一骑在这里。一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欢迎,从小因为和总士的误会,导致自己的性格偏于孤僻,独来独往,不善于和别人交流。现在的一骑孤僻倒不至于,但还是不善于说话和表达,如果和别人太过接近,还是偶尔会感到有些困扰。

    像这样一个人安静呆着的时间,一骑其实很享受。熟练的选择食材,洗干净,切成规则漂亮的形状,灵巧的手指在台面上飞舞,美味的料理渐渐成型,这里的工作让一骑感受到创造的快乐。通过料理,其实也能够渐渐理解妈妈当初的想法,就像捏制泥土赋予陶器灵魂一样,将食材变成真正的料理,也就像是赋予了食物生命与灵魂。

    完成了大部分的准备工作,今天的主要餐点还是一骑咖喱。将切成小块的土豆、胡萝卜、牛肉等倒进大锅里,加入融化好的咖喱酱,根据经验迅速完成了初步的调味,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时间已经走到了九点半,太阳升的很高了,外面的气温也随之上升。但乐园作为岛上唯一的西式餐厅,理所当然的安装了冷气。透明的落地玻璃透射进了明亮的阳光,却隔绝了外面的高温。洗干净双手的一骑走到落地窗边坐下,像往常一样,托着腮发呆。不同的是,以前只能闭着眼睛想象天空和大海的颜色,现在却可以微眯着双眼享受天空和大海的颜色。

    安静的乐园里,只有锅里烹煮着的咖喱所发出的咕嘟声,阵阵香气弥漫开来。冷气的温度适宜,但一骑体温偏低,所以还是十分享受阳光照在身上的煦暖,赖在窗边的位置不想移动。

    过了会儿,一骑抬头瞟了眼时钟,十点差十分。微微扯起嘴角,那家伙该出现了吧。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叮铃”一声,门被推开了。

    所谓幸福,莫过于此。

 

 

 

    皆城总士现在的工作,主要是关于同化现象的研究。虽说科学研究这种工作,不是一时半会能出成果的,但总士感觉到时间一直都很紧迫,因为还要参加ALVIS的工作,研究的时间也受到限制,只好起早睡晚,将休息的时间挤压到极限。

    尽管如此,总士每天都要来乐园吃早午餐,将早餐和午餐合并,可以省些时间,一般会赶在乐园正式营业之前到达。这样至少每天都有半个小时,可以和黑发的友人独处。

    总士推门进入乐园时,一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回头说一声“欢迎光临”,而是留给他一个安静的背影。总士看着一骑歪着头右手托着腮,还以为他因为疲劳打着盹睡着了,也就没有出声,放轻了脚步走到他对面,却发现一骑微眯着眼睛正笑嘻嘻的瞟着自己。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总士在一骑对面坐下来。

    一骑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作,笑眯眯的说:“就猜到是你。想吃什么,现在立刻能吃的只有咖喱。”

    总士将手里的便携式终端放到一边,取下眼镜,按了按眉心,“咖喱就可以,再来一杯黑咖啡。”

    “嗯。”一骑应了声,站了起来,走到吧台后面去。揭开大锅的盖子,咖喱的香味扑面而来,今天看起来也很美味的样子。一骑心情愉快的这么想着,拿起试味的小碟,先尝了一口,随即眉头皱了起来,怎么回事?连咖喱也这么淡。

    总士等了一会儿,发现身后太过于安静,回头看去时,发现黑发的友人举着试味的小碟,皱着眉头一脸不解。“怎么了?”总士疑惑的问道。

    一骑看了他一眼,隔着吧台把持着小碟的手伸向总士的方向:“总士,来尝一口看看。”

    总士起身走到吧台前,探过身子,就着一骑的手品尝了一点咖喱酱汁,很美味,咸淡适宜,带着隐约的鲜甜。于是更加疑惑了:“味道很好啊,和往常一样。”

    听到这话的一骑,似乎受了打击的样子,唇角的线条微微下拉了些,肩膀的弧度也松垮了些,虽然迅速的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总士还是一瞬间就发觉了异常。

    “到底怎么了?”总士也皱起了眉头。

     一骑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着收回了手,接着依旧动作麻利的给总士盛好了米饭,浇上适当分量的咖喱,随手递给了他。总士只好接过,还想要再发问,却听见转过身去煮咖啡的一骑淡淡的声音:“先吃饭吧,待会告诉你。”

    虽然咖喱十分美味,总士也没有慢慢品味的心情了。进食的动作十分快速,但看起来仍然相当优雅。当一骑端着煮好的黑咖啡出来时,总士已经快吃完了。

    把咖啡放在桌上,一骑在总士对面坐下了。

    总士揽过咖啡握在手里,等着一骑说话,一骑歪着头笑了笑,用食指指了指自己右侧的嘴角,总士只好伸手抽了张面纸,去擦拭嘴角的咖喱汁。

    “味觉似乎出了问题。”一骑就这么用着很平常的轻松语气说了这句话。

    在总士动作有点僵住时,一骑接着说:“咸味和甜味变的很淡,甜的东西吃起来有点酸,咖喱反而变苦了。其他的东西还没试过。”

    “同化现象吗?”总士的心有些沉。

    “也许。不过其他方面没什么异常,身体并没有感觉到不舒服,不用太担心。只是可能影响乐园的工作啊,这样连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味道都搞不清楚了。”一骑似乎有些苦恼这个问题。

    这么说着,一骑突然伸出手去,从总士手里拿过咖啡杯,小小抿了一口,然后看起来有点开心的样子说:“咖啡的苦味反而淡的几乎尝不到了啊,本来不大喜欢喝黑咖啡呢,现在也能接受了。”

    总士从他手里拿回杯子,一口气喝完后说道:“去远见医生那里检查一下吧。”

    一骑瞟了眼时钟,摇了摇头说:“下午吧,一会客人都要来了。”

    这时门铃再次响起,西尾晖推门走了进来,很自然的和两位前辈打了招呼,毕竟总士是这个时间段的常客。两人都自觉的停止了话题,因为两人间经常是沉默却不尴尬的和谐气氛,晖并没有发觉异常,自顾去后面换衣服,准备开始中午的工作了。

    总士握了一下一骑的手,在这种天气下,对方因为代谢率较低而始终偏低的体温仍然稍显温凉。从总士那里感觉到担忧和支持,一骑露出了一个安稳的微笑,反手拍了拍总士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总士这才站起来准备离开:“我在ALVIS等你。”

    “嗯。”一骑点头应了。“中午的工作结束之后我就过去。”

     总士离开之后,一骑仍然坐在原本的位置,发呆似的望向窗外。打击,其实比想象中更大啊。

    “一骑前辈?”西尾晖的声音将一骑从失神的状态唤回,“总士前辈已经回去了吗?”

    “啊,总士还有工作要做。”一骑仍然没有动,只是口中随意应着。

    “总士前辈真是辛苦啊。”晖这么感叹着,开始摆放餐具。

     一骑仍旧托着腮望着窗外,视线由大海移向天空,“因为,时间也许真的很紧迫呢。”

     “哎?什么?”

     “没什么。”

 

 

 

    检查一如既往的繁复,除了味觉相关的检查外,远见医生还对一骑做了一系列的基础测试,而总士暂停了研究的工作,全程陪同着。                   

    大约四个小时后,检查终于结束了。一骑有些疲累的坐在床边,听着总士和远见医生讨论检查结果。

    “身体其他方面都还算平稳,同化现象的侵蚀虽然有持续作用,但药物也有起到部分疗效。”远见千鹤总结道。

    总士手持着检查结果的数据,扶了扶眼镜:“主要还是神经系统的问题吗?”

    “是的。”远见千鹤解释道:“以脑干诱发电位的检查结果来看,视觉、听觉、体感都正常。主要是舌咽神经和舌下神经的感觉支受损,现在的临床表现是味觉减退和部分异常,如果再发展下去的话,可能会出现味觉的完全丧失。”

    总士看了一眼默默听着毫无表示的一骑,问道:“治疗的话,营养神经的药物会有效吗?”

    “今天开始会家用部分此类药物,但是能否起到预期的疗效尚不可知。就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损伤很难逆转。”说着这样的话,千鹤看起来有些难过,但她还是转头对着当事人安慰道:“虽说会对生活带来一定影响,但对身体能力方面是没有损伤的。一骑君不用太担心,只是可能味觉的丧失会影响到胃口,就算勉强自己,也要好好吃饭才行。”

    一骑笑了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离开医疗部时,理所当然的,手里又多了一个药袋。走在ALVIS的走廊上,一骑摇了摇手里的袋子,对身边的总士说:“以前的药已经多到吃不完了,现在再加上这个,只是吃药都已经饱了。”

    总士看了他一眼,没有接他的话头,而是问道:“今天要不要住在ALVIS算了,你看起来有点累。”

    “我还好啦。”一骑笑着否认了,说:“爸爸今晚会回去,我要回去做饭,不然司令大人要饿肚子的。”

    “那我送你回去吧。”总士说着,顺手把制服的外套披在了一骑肩上。ALVIS内部的冷气比较强,一骑只穿了一件衬衣,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

    一骑自然的伸手拉了拉衣领,把自己裹紧了些,摇了摇头道:“送我到门口就行,天色还早呢。而且总士也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就那么沉默着一直走到离真壁家最近的ALVIS的出口。总士刷卡打开了闸门,一骑扯下外套递给他,说了声“我先回去了。”就向外走去。

    外面太阳还没有落山,夕阳的余晖给世界镀上了一层金红色,就像Mark Sein表面装甲时时会泛起的不详光泽,美丽而夺人心魄。看着一骑的背影融入那片金红色之中,总士感觉到了悲哀和无奈。夕阳的光线不能完全照进ALVIS内部,在门口留下了一道光和暗的分界线,站在阴影里的总士,感觉自己和一骑被硬生生的隔开了,就好像留在了彼此无法触及的世界。

    总士低头看着地上的光暗分界,难得有些发呆。

    然后光线突然变暗了,阴影覆盖过来。本来离开的那个人又回来了。总士有些惊讶的抬起头,却看到一骑的脸在眼前迅速放大,然后有什么微凉的、湿滑柔润的东西拂过自己的唇瓣。

    肇事者再次迅速的退开,眼里是恶作剧般的笑意:“总士的味道,是清新的柑橘味哦。”只是这笑意蒙在了背光的阴影里。

    当一骑再次转身准备离去时,总士好像突然反应了过来,伸手一把拉住一骑的手臂,猛然用力将他带了回来。一骑踉跄了一下,靠在了走廊的墙壁上。总士右手按住对方的肩膀,左手撑在对方头侧,将对方禁锢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

    一骑似乎并没有讶异或者惶恐,只是抬头很安静的看着他,眸子里一片波澜不惊。这让总士有些气馁。

    犹豫了一下,总士还是低下头去,覆上了对方的唇瓣。

    一骑闭上了眼睛。总士的吻,青涩而笨拙,但却相当温柔。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不停的舔拭和轻轻的啃咬。一骑的回应,是探出舌尖去细细品味,微酸、稍苦,确实是淡淡的柑橘味。

    当总士结束了这个吻,抬起头来时,一骑恰好也睁开了双眼,不同于之前,稍显黯淡的眼神再次明亮起来,总士看着他伸出舌尖,仿佛回味似的舔过微微充血的唇瓣,然后笑着说:“总士的味道,我会一直记住的。”

    一骑伸手拨开总士撑在墙上的手臂,将自己解放出来,然后转身离开,走进夕阳下的时候,他挥了挥拎着药袋的右手,并没有回过身来,嘴里却对总士说着:“明天也要早点来乐园啊,以后试味的工作就交给总士你了。”

    “嗯,一定会去的,每天都是。”这么回应着的总士,看着一骑渐渐走远的背影,默默握紧了低垂的双手。

    神啊,如果可以,请多给我们一点时间。

 

 

 

END

 

 

下面是应该看的设定:

姓名:真壁一骑。

性别:男。

年龄:18岁。

第一职业:法芙娜驾驶员(前)。

第二职业:咖啡店乐园主厨。

最喜欢的东西:安静的地方、美食。

最喜欢的人:皆城总士。

 

对,这就是所谓补刀的设定,最喜欢的东西,现在只剩下安静的地方了。

 

 

 

附:

    当一骑再次转身准备离去时,总士好像突然反应了过来,伸手一把拉住一骑的手臂,猛然用力将他带了回来。一骑踉跄了一下,靠在了走廊的墙壁上。总士右手按住对方的肩膀,左手撑在对方头侧,将对方禁锢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面前的黑发友人,恰好站在光影的分界线上,漂亮的棕色眸子一边陈黯,一边却仿佛泛着星光。

    一骑抬头看向总士,对方眼里意味不明,稍稍为自己的刚才的行为感到后悔,但是确实发自内心的想要那么做啊,不自觉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总士看着对方淡色的唇瓣被舌尖划过变的水润起来,恰好微微抬头的角度又是那么合适,于是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一骑有些惶恐的想要后退,身后却已经是冷硬的墙壁。只能睁大了眼睛,任由总士侵入。总士的吻青涩而笨拙,但却非常温柔。只是仿佛想要将一骑吞噬殆尽似得,细细的在他的口腔搜索,每一寸都不放过。

    一骑手里的药袋掉在了地上,双手抓住了总士的前襟,手指关节用力到发白,却不知道是要推拒还是要支撑自己的重量。

 

    这是最初脑内版,就到这里,因为还没写,就看到了L_Lan太太(痴汉三十题6)激情带感超有feel的吻戏,然后觉得自己的实在太渣渣了……再继续写的时候,发现这个发展,显得一骑太“弱”了,与我心目中的坚定强大的一骑不同,于是有了正文的版本。

    最后,恋爱文果然不适合我- -


评论(22)
热度(79)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