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苍穹之法芙娜】THE INITIAL ISLAND(初始之岛)

食用须知:

CP:无差。

注意:OOC有。总士黑化有。便当派了很多!也许三观略不正?废话和铺垫很多,还有莫名其妙的设定(详解放最后),不知看官们能不能忍。

时间线:EXODUS之后,2015年……好精确吧。

 

 

 

    新世界历2015年。

    地球。

    地球仍然是一颗美丽的蓝色星球,湛蓝苍穹,碧蓝大海,生机盎然。但地球上的文明体系已经和和两千年完全不同。

    两千余年前,人类文明达到了自身发展的一个顶峰,这时来自高次元的异形——festum造访了地球。因为是完全不同的种族,相互之间无法沟通也无法理解,不同的文明碰撞,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战争。

    战争持续了数百年,人类也好、festum也好,在战争中感受了痛楚,也接受了祝福,在无数生命付出了牺牲之后,最终两个种族达成了理解,共同迈出了进化的脚步,人类和festum因子完美的融合,诞生了新的生命,成为了地球的主宰。

    和平真正降临的那一天,成为新世界的起始。那一年,被定为新世界历元年。而融合了人类和festum因子的新种族,为了与旧时代的人类相区分,被命名为融合者。

    之后的两千年,地球在战火后重建。来自高次元的原始festum,包括各个MIR在内,均逐渐消失、彻底融入了地球的生态体系,而旧时代的人类也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新世界,属于融合者。

    而在融合者的历史当中,一直记载着一个传说。

    之所以说是传说,是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那古老故事的真实性,而传说的主角是最伟大的救世主、真正的英雄,拥有着超越人类以及festum的、接近于神的力量,他用那种力量击败了怀有敌意的异形,给世界带来了真正的和平。

    追逐传说的人,从来不是少数。一切传说故事的起源之地,都是一座岛屿,名称已经不可考,“初始之岛”、“终焉之地”、“天堂之门”、“最后的乐园”,都是对那座岛屿的称呼,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理解与偏好。

    这座岛,确实是存在的,在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曾经数次提到过。本质上据说是一座移动要塞,早期在人类和festum未能相互理解之前,就是这座岛上的人们,跨出了与异世界来客共存的第一步。

    据记载,岛拥有自己的星核与核心,几乎可以说是活着的。岛上诞生的孩子,在出生之前就拥有了festum因子,传说中几乎成为神的英雄,就是岛的孩子、岛上最出色的战士。在一切结束之后,据说岛也成为了英雄的长眠之地,永恒的在大海中漂流,成为凡人不能够踏足的禁地。

    只要能找到这座岛,就能够证实传说的真实性,揭开那段最神秘历史的面纱。但更重要的,是有机会取得真正的宝藏——英雄那曾经接近神的力量,站在世界的顶峰!故此,追逐岛屿的融合者们,两千年来一直前赴后继。而现在,就是最接近宝藏的时刻了。

    Jim Bertrand,Bertrand财团的首席继承人,一位野心家,最年轻的历史学家,最天才的融合者之一。经过不懈的努力,在前人成果的基础上,Jim第一次大致推断出了传说之岛的位置。在经过长期精心的准备,他率领了包括随行防卫人员在内、规模近一百人的科考队,乘坐着巨大的船舰,在大洋中航行了四个月,终于找到了一座神秘的小岛。

    Jim站在船首,风拂起他及肩微卷的金发,露出如古希腊神祗般俊美的面容。前方看起来是空无一物的海面,其实在仪器上已经准确的显示,一座面积不大的小岛就在正前方不远处。神奇的伪装镜面,将岛完全掩藏,但发展了两千年的科技已可以识破这种伪装手段了。Jim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毕生所追求的,就在眼前了。只要登上岛屿,就能确定这里究竟是不是“初始之岛”,如果能找到传说中的巨人——Mark Sein和Mark Nicht,就能获得近神的力量!

    Jim挥手,身后的下属打开了一台类似激光炮的机器,红色的光束笔直照耀前方,伪装镜面在光束下产生了阵阵涟漪,然后破碎。一座美丽的小岛,出现在众人眼前。

    非常原始的生态环境,起伏的山峦被郁郁葱葱的绿色覆盖,一眼望去,似乎没有人工建筑的痕迹,但伪装镜面的存在表明,这里的防御机制仍在运作,岛表面的人工建筑可能已经在两千多年的岁月中毁坏消失了,但地下的核心区域应该功能完好。

    除Jim本人之外,首批登陆部队共三十人,都是财团豢养的最忠诚的融合者,每个人的能力都相当出色,Jim自信这三十人的亲卫队放在哪里都足以应付任何突发状况。

    在Jim下令之后,三十人同时发动能力,升空后排好防御阵型,缓缓向小岛飞去。在经过伪装镜面的边界时,Jim感觉到了明显违和感,仿佛进入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似的,但仔细感受时,又好像没有差别。

    岛上的空气与外界有些微不同,相当清新,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似乎都精神起来,这让Jim更加坚定了这就是传说之岛的信心。没有遭受到任何攻击,也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气味,Jim指挥部队落地,分头探查岛屿的各个部分。自己则踏上柔软洁白的沙滩,一步步向岛的深处行去,留下一行清晰的脚印。两千年无人踏足的圣地,再次被烙印上了外来者的痕迹。

    顺着沙滩行走,Jim发现了人工建筑的痕迹,斑驳的石板路,几乎消失在杂草丛中,但走近的话,还是能够发现。顺着石板路行走,又发现了上上下下的台阶,几乎已经全部坍塌了。路边有房屋的残桓,基本上只遗留下一些地基的痕迹。想象着这座岛屿两千年前的面貌,应该是相当宁静美丽的吧。

    像在参观风景一般,随意的行走着,Jim突然感觉到了有谁的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扭头向山上某个方向看去时,只有幽深的灌木、盘旋的海鸟,而被注视的感觉也在扭头的瞬间消失了。神经过敏吗?Jim有些自嘲的笑了,宝藏就在眼前了,激动和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时,脑海中传来了部下的通讯信息,已经发现了地下基地的入口,闭上眼睛,有画面直传过来,确定了方位之后,Jim立刻升空向入口的方向飞去。

 

 

 

    在Jim离开之后,有一个身影在旁边的半山腰出现,外观上是一名人类男性,半透明的身体,似乎穿着某种制服,看起来很年轻,麦褐色长发柔顺的披在身上,面容冷峻,左眼一道斜斜划过的伤疤无损于他的俊美,反而增添了几分凌厉的气势。他望着Jim离开的方向,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不悦。

 

 

 

    面前是半掩在地下的巨大的金属门,上面印有ALVIS的字样,门前的土石已被清理干净。在得到Jim的点头肯定之后,有人走上前去,伸出右掌,黑色的虫洞在掌心出现,一瞬间扩大到两米左右的直径,将大门蚀出了一个圆形的空洞。一阵微风由漆黑的地下吹出,带来与盛夏天气不符的凉意。

    在等待了一会之后,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状况,众人鱼贯走入了通道,感应灯逐渐亮起,将通道笼罩在一片暗红的光芒之中。

    也许这里当初建造的时候,只是为了对抗festum,并没有针对人类的防御机制,即使是融合者,也并没有触发这里的任何警报系统。而且通道中都有明确的路标,在一个岔路口,Jim发现了此行最重要的两个目的地之一——Nighthre(巨人之洞)的标志,传说中的那两架法芙娜就应该存放在此处吧。虽然对另外一处目的地,英雄最可能的沉眠之所——女神之岩也很感兴趣,但两架机体仍然是最优先的。

    改变方向,全体人员进入了通往巨人之洞的通道,发现这条路尤其的阴森,走了一会儿之后,温度似乎比刚才低了许多。

    “啊!”有人突然发出惊呼。

    “怎么回事?”Jim询问道。他走在队伍中间,发出惊呼的人在队伍的最后。回头望过去时,只有红光暗淡的通道而已。

     那人指着通道拐角处,有些怀疑的说道:“刚才好像有人……”

     有人立刻反驳道:“不可能。这个岛封闭了至少两千年,不可能有人还活着……”这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暗红色的影子突然无声无息的从角落飘出,然后又没入了墙壁中。

     众人还没来及惊讶,数不清的影子开始从墙壁渗出,伴随着隐约而缥缈的笑声及哭泣声,带来一阵阵寒意。因为影子很密集,通道又狭小,有人没来及躲避,被影子从身体中来回穿过,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Jim松了口气,“只是些不能安息的思念而已,别大惊小怪。”说罢准备再次带领众人前进,这时却突然有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离开这里!入侵者!”那是一个陌生声音,不是在crossing状态的队伍中的任何一人。那个声音清冽冰冷,却隐隐透露一些烦躁和恼怒。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离开这里!这座岛不欢迎你们!”那声音再次重复了驱逐的话语,证明了这不是众人集体产生的幻觉。

    “是谁?!”Jim大声质问,但走廊里回荡的只有他自己问话的回声。皱了皱眉头,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毕生追求就在此处,怎么可能轻易回去。“继续前进!”Jim挥手下达了命令。

    队伍开始继续前行,那个声音也没有再出现。但空气中的气氛开始变的不同了,那是厌恶的、拒绝的气息,仿佛这座岛在排斥着他们,让他们心中不由得生出想要离开这里的念头。不过贪婪欲望的驱使,使得众人都故意忽略了这种想法。

    前进很顺利,多次利用次元虫洞打开封闭的闸门,众人最后顺利到达了巨人之洞,却发现这里是空的,什么也没有。Jim很失望。事情果然无法一直顺利下去吗?不过岛屿的秘密如果这么容易被发现,也就不会是传说中的起始之岛了。下一步,就是找到岛的核心之处,女神的岩户,也是推断中英雄最后的沉眠之所,那里,至少应该能找到关于两架法芙娜的线索。

    搜寻空无一人的地下基地,没有什么特别的阻碍,所需仅仅是时间。数小时之后,通往女神之岩的道路被发现了。

    延伸向地下的阶梯似乎无限深远,一样的红色光芒隐约照亮了阶梯,但远处还是一片黑暗,像正准备择人而噬的怪兽张开着巨口等待猎物。

    “列队进入!”Jim刚刚下达了命令,突然脑海里炸裂一样的,响起一声怒吼:“滚出去!”

    然后女神之岩入口之处,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一名长发的青年男性,俊美的面容毫无表情,双眼却流露出强烈的厌恶和杀机,“我再重复一次,滚出去,离开这里,否则,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之前听到的冷冽声音,伴随着这青年口唇的开合,再次响彻众人的脑海。似乎因为愤怒,青年周围的空气在微微的扭曲震颤。

    但是,融合者并不惧怕。他们是新世界的主宰者,拥有远超旧人类的体魄,以及从festum处承袭的各种能力。

    看到众人毫无退却之意,那青年眼中的杀意迸发,长发在空中飘飞起来,类似某种领域的力场,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将众人笼罩,然后细小的绿色结晶迅速从众人的身体上生出。但是,也仅此而已。

    “同化现象吗?”Jim毫不在意细小的晶体正刺破自己的皮肤,带来阵阵疼痛。融合者本来就带有festum的因子,拥有反同化的能力,发动能力的同时,Jim的绿色的瞳孔转化成了十字型,细小的晶体纷纷破碎,消失在空气中,未能造成任何伤害。然后Jim抬起右手,数个环形虫洞在一瞬间产生,向面前的青年飞射而去。

    对面的青年似乎有些惊讶,也没有闪避攻击,任由环形虫洞将他的身体撕扯的支离破碎,消散在空气中。

    “只是个影子吗?”Jim的瞳孔变回正常,和一般的飞行或者使用虫洞、瞬间移动等能力不同,融合者发动同化或者反同化时会维持十字瞳,但相当消耗体力,故此无法长久。

    “继续前进。”Jim再次下令。不管刚才这个青年是个什么东西,都不是实体,似乎也无法对融合者造成伤害,Jim放心的想着,看来岛屿的秘密就藏在女神之岩内了。

    通道的尽头,地底的深处,巨大的门扉耸立着,漂亮的暗金色花纹布满门扉表面,在红色灯光下透露着妖异的美丽。

    秘密,就在门后。

    也不去过多思考,随手发出球形虫洞,破坏了门户。

 

 

 

    内里和外面不同,没有灯光,唯一的光源来自岩户内部正中巨大的培养槽。被无数管线连接在中心位置处的培养槽,充满了红色的液体,发出淡淡的光线,在黑暗中十分显眼,远远的可以看见有一个人影漂浮其中。

    Jim的心跳加速了起来,也顾不得是否有其他危险,当先迈步走了进去。

    一直走到培养槽近前,Jim抬头望去,里面漂浮着的人影的姿态已经清晰可见。那是一名人类男性,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赤裸身体,瘦削却充满了流畅感的肌肉曲线,重要的部位和胸口、脖颈,被一些仪器管线包裹着,微长的黑发超过了肩部,在液体中微微扬起飘散开来,再往上,是一张表情恬淡的清秀脸庞,紧闭着双眼,仿佛睡的很沉,正坐着一个很安稳的梦。

     Jim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仿佛陷入了魔怔一般,不自觉的伸手想要去碰触那个人。

     在他前伸的手指堪堪将要碰触到培养槽的玻璃壁时,突然巨大的尖锐杂音贯穿脑海,就像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让所有人同时停止了动作和呼吸。

     伴随着巨大杂音的响起,面前的“神灵”缓缓睁开了双眼。

     Jim仍然维持着仰望和伸手的姿态,故此对方的动作全部被收入眼底。

     只是一个睁眼的动作,似乎持续了很久,眼帘缓缓张开,半睁半闭之间,纯正的金色光芒从瞳孔溢出,时间仿佛定格,Jim的脑海中除了这双眼睛,再也容不下其他。

     直到此起彼伏的惨呼在身后响起,Jim才回过神来。巨大的杂音仍然持续着,Jim的瞳孔再次转化成绿色的十字型,对抗着来自面前“神灵”的压力,困难的回过头,发现身后闪烁着绿的光芒,那些光芒来自无数绿色晶体,正在吞噬着融合者们的身体。

     等级较低的融合者,根本无法对抗这种程度的同化反应,超过半数几乎在一瞬间化成了碎片,剩下的人正哀嚎着对抗,还有余力发动能力的,已经用瞬间移动逃走了。虽然瞬间移动的目的地无法定位,但去到哪里,也比在这个地方安全,在撑下去,只有回归虚无的结局。

    Jim是这群融合者当中等级最高、最强大的,他不甘心的回过头,面前的“神灵”仍旧半睁着金色的双眸,低垂着眼帘,似乎看着他,又似乎看着十分遥远的地方,仍旧神情恬淡,但上位者的威压已经显露无疑。

    Jim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膝盖,感觉到双腿发软,似乎下一瞬间就会跪倒在地,低低的咒骂了一声,Jim无法再坚持下去,抱着头忍受着巨大杂音,发动了瞬移。

 

 

 

    最后一个融合者离开的瞬间,女神之岩内就寂静了下来,空气中的波动缓缓平复,只留下一地破碎的绿色水晶,昭显着入侵者留下的痕迹。

    正中培养槽内的“神灵”缓缓合上了双眼,似乎已经再次睡去。这时,半透明的影子在培养槽前浮现,麦褐色长发的青年再次出现了。他伸出并不具备实体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玻璃壁,并不存在于现实中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女神之岩内:“抱歉啊,一骑,还是让他们打扰到你了。”

    “但是还没有结束啊,那些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的。必须彻底的解决掉才行。”这么说着,麦褐色长发的青年抬头看着对方沉睡的容颜,目光中不同于之前的冷厉,只有满满的温柔和爱恋。

    对方的姿态,已深深的刻印进灵魂深处,即使再注视上两千年,也不会厌倦。

    青年漂浮起来,半透明的身子穿过了玻璃壁,进入了培养槽内部,伸出双臂环绕了对方的肩膀,将头轻轻靠在对方耳边,青年似乎怕打扰他的沉睡一般,小声呢喃着:“一骑,借用一下核心的力量,很快就好了。”

 

 

 

    Jim瞬移到的地方,是某座山的山顶。

    离开了地下岩户,杂音已经停止,但带来的头痛和虚弱感仍持续着。大口喘着气,Jim通过crossing环路呼唤仍生存的下属,发现存活者只剩下六人了。有几个倒霉鬼即使瞬移逃走了,仍然没能避免被同化吞噬的命运,变成了纯粹的能量,供养给了这座岛。

    召集了剩余的下属,在山顶集结。并且用携带的电子设备通知了船上的留守人员,准备大威力的毁灭性武器。既然已经来到这里,而且牺牲了这么多性命,怎么能就此放弃?!

    Jim不甘心。

    这座岛,果然是“初始之岛”。

    岛上应该有最原始的星核——传说中的濑户内海星核,经过数千年的进化,果然威力是后来的融合者们难以想象的。必须取得这个力量!

    那个女神之岩内的人,应该就是岛的核心,也很可能是传说中的那位救世主。想要将那种力量据为己有,能够同化万物,化作自身巨大能量的力量!

    船上传来通讯,主炮准备就绪。Jim下令瞄准女神之岩所在的山体,正要下达开炮的命令,那座山体却突然自行爆开了。

    Jim猛然睁大了双眼,对面的山体炸裂,树木土石的碎片四散,烟尘中两个巨大的身影正缓缓浮起。受持巨剑的白色巨人和身负双翼的紫色巨人。

    “Mark Sein和Mark Nicht!”Jim惊呼出声。苦寻不到的机体,竟然就藏在方才所处之处上方的山体中。

    但还没来及为见到此行所寻找的“宝藏”而感到喜悦,巨大的恐惧感已经侵袭了Jim的内心,几乎是本能的,Jim发动了瞬移。

    在Jim逃走的同时,巨大的黑色虫洞凭空出现在了他方才所在的山头,来不及逃走的六个幸存的融合者,就此和部分山体一同回归了虚无。

    来不及喘息,随着紫色巨人抬起双臂,无数大大小小的黑色虫洞布满了岛屿上空,追逐着不停瞬移的Jim,想要将他彻底吞噬。

    在Mrak Nicht发动攻击的同时,Mark Sein也动了,带着绿色的光线尾迹,几乎是一瞬间已经飞到了融合者的船舰之前。不需要Jim的指示,留守的融合者立刻调整了主炮的方向,巨大的能量束向着白色巨人冲击而去。

    然而这种攻击是徒劳的。Mark Sein抬起巨剑,剑刃打开,绿色的晶体瞬间覆盖了右手与剑柄,比主炮发出的更强大的能量束激射而出,洞穿了对方,然后仍旧没有消散,继续向前直接命中了巨舰,随着Mark Sein手臂的挥动,巨舰被在火焰和爆炸中化成了碎片。

    船上不是没有幸存的融合者逃出来,但Mark Nicht的攻击也随之而来,数秒之后,除了还在逃窜的Jim,所有的融合者都已经不留痕迹的消失于世上了。

    巨舰的碎片缓缓沉没,被无尽的深海吞噬。

    绝望的Jim发动了融合者最后的能力,燃烧生命和肉体,同化周围的物质,化成了巨大的异界体,Sphinx型。

    但即使真正的异界体,原始的Sphinx型festum,在岛屿面前,也只是个下位种而已。

    Mark Nicht的虫洞和同化电缆,Mark Sein的Ruga Lance,同时击中了面前准备疯狂自爆的Jim,数秒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白色与紫色的巨人一起回归了山体深处,在完成了使命后,再次沉睡了。

    岛屿似乎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有些惋惜、有些无奈。

    空气再次微微的震动起来,绿色的晶体开始蔓延,遍布融合者曾经踏足的地方,消去了他们留下的一切痕迹。破碎的山峦树木、毁坏地下建筑在一片晶体的包裹之中,纷纷再生复原。短短数分钟之后,岛屿恢复了原样,一切仿佛未曾发生过。

    新的伪装镜面再次出现,神秘的小岛再次消失在了大洋之中。

 

 

 

    麦褐色长发的青年已经离开了女神之岩,此时他是身影显现在岛屿的最高处,某座山的山顶。

    他眺望着远方美丽的苍穹,数千年来,这份景色始终如一,未有改变。

    仿佛自言自语般,他的声音在岛屿上空微微荡漾着:“贪婪是一种罪,不管是旧人类,还是融合者,都不例外。包括我也是……也许让能够毁灭一切的力量,从世界上消失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只有你的存在,我难以放弃。背负怎样的鲜血和杀戮也好,也想和你一起继续存在下去。这种贪婪,就是我的原罪。”

 

 

END

前传:终焉之地下篇:永恒的归宿

          终焉之地上篇:最后的战役

 

 

写在后面的话:

先把重要的事说三遍:苏!苏!苏!

然后就是废话7000多字,就是为了女神之岩的裸漂有木有!

下面是可以不看的设定:

融合者:旧人类和festum因子完美融合诞生的新物种,外观和旧人类类似,拥有多种festum的能力,如飞行、瞬移、虫洞攻击、能量壁、读心等(具体参见可怜的三代驾驶员们)。同时可以相互之间建立crossing,类似一个无线电频道,进行沟通交流。但是festum最本质的能力,同化,使用时限制较多,对身体负荷较大,且使用时瞳孔会变成十字型。最终的能力,融合者中的强者才能发挥,就是同化全开,将周围的物质化成自身的能量,变身成原始形态的festum,战斗力较强,但变身时间一般较短,而且消耗寿命,万不得已不会用。

 

关于总士和一骑:一个Mir一个核心。总士没有实体,一骑实体还在。总士攻击能力不强,主要是维持岛屿的生态循环,一骑身为核心,才能调动所有的力量。总士发动攻击时,需要和一骑链接借用岛屿的力量。存在无存两机封印待机状态,可以被总士遥控。总士清醒状态可以自由活动,但如果没有外力打扰,大多数时间也在睡睡睡。一骑基本上就在睡睡睡……

 

 

好了,疯狂的脑洞结束了。

如果觉得太ooc和太黑,请轻点拍。


评论(49)
热度(162)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