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盒子与猫(后记)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无印后HAE前,一骑昏睡一年醒来之后。



    皆城总士站在一人山的山顶,望着远方。

    作为“皆城总士”诞生的意义,起初只是为了岛,然后被那个人赋予了真正的存在,才算是拥有了人生。

    在一切都结束之后,最终的思念仍然指引总士回到了岛上,但总士不解的是,我想要去的地方,不是岛,而是有你在的岛。如果你已经不在这里,我继续存在于此又有何意义?

    这个岛,有真壁一骑的存在,是我思念的,想要见到、想要了解的一骑,但他是他,你是你。

    这里的一骑已经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而且已经坚定的迈出了步伐,这里流逝的时间会一路向前,直至最终那日的到来。而我回溯时间来到此地,难道只是为了重新见证这条悲哀的牺牲的道路?

    “一骑,我想见你……我只是想见你而已。”总士呢喃着,眼泪终于第一次落了下来。

     然后,有谁从背后伸出手来,手指轻轻划过总士左眼的伤痕,带走了那滴滑下的泪珠。从总士眼前掠过的手指,尼伯龙根指环的印记清晰可见。

     “啊啊……”总士的眼泪再也无法止住,想要立刻回身,却被那人从身后抱住了。

    微长的黑色发丝拂过他的脸颊,那人在他耳边轻声呢喃:“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哦,总士。”

    说是友情,显得过于单纯;说是亲情,仍不够深沉;说是爱情,真的太肤浅。这也许真的是灵魂上不可分割的羁绊吧。

 

 

 

放在后面的补充设定(属于看不看没关系的类型):

盒子与猫的梗:来自量子物理学著名理想试验——薛定谔的猫。粒子的某些特性无法确定,直到测量外力迫使它们选择。盒子只有被打开,猫的死活才会被确认,并非本身已死或还活着被确认,而是打开盒子这个动作导致了猫的死或者活被确认,在此之前,则认为猫处于死和活的永恒叠加状态,即是死了的,也是活着的。由此引申而出的平行宇宙理论,则认为薛定谔的猫也不必再为死活问题困扰。只不过是宇宙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有活猫,一个有死猫罢了。对于那个活猫的宇宙,猫是一直活着的,不存在死活叠加的问题。对于死猫的宇宙,猫在分裂的那一刻就实实在在地死了,不要等人们打开箱子才“坍缩”,从而盖棺定论。平行宇宙保留了矛盾的对立性(同一个宇宙的猫不会有生死叠加),却肢解了矛盾的统一性(使得矛盾双方位于两个不同的宇宙)。

还有王阳明的理论: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如果王阳明懂量子论,他多半会说:“你未观测此花时,此花并未实在地存在,按波函数而归于寂;你来观测此花时,则此花波函数发生坍缩,它的颜色一时变成明白的实在……”

以上其实来自百度百科XD

 

引申到这篇文里,有几个概念。

心象世界、不同时间流交错的世界,都可以属于平行宇宙。

你想要看时,本来存在的人可以被你看到,感知到;你没有想去看时,即使他在你身边,你也发现不了。

存在与虚无是相对的,也可以是叠加的。

好吧,我也晕了,大致get到就好。


真正的完结撒花,开心。

cp欺诈有,不好意思!最后还是16的归16,20的归20,挺好。

ooc,那必须有,虽然我尽力了……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一样的主角,写出来别人看到的感受当然也不会一样。

这篇文是我写过的比较长的文了,竟然一鼓作气完成、没坑,我感到很光荣orz可能是对苍穹森森的爱,燃烧了激情!

最近有脑洞的短篇,争取写成文字。

评论(19)
热度(44)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