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盒子与猫(十四)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无印后HAE前,一骑昏睡一年醒来之后。



    远见真矢站在隔离室的玻璃墙壁前,呆呆望着里面躺着的那个人。

    虽说前几天Mark Sein及其驾驶员真壁一骑的异常同化事件被CDC封锁了消息,但作为一骑的朋友,远见医生的女儿,真矢还是在次日知道了这件事。

    事件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四天了,当时因为剧烈的同化现象导致心脏一度停止跳动的一骑,虽然经过及时的抢救恢复了自主呼吸和心律,但一直没有恢复意识。而且为了防止再度爆发同化力场,封印Mrak Sein的同时,CDC也将一骑彻底隔离,禁止医疗部以外的人员直接接触。

    不同于一年前因为身体负担较重,而保护性的自行停止大部分机能导致的昏睡,此次一骑是因为同化现象的爆发,造成了身体不可挽回的损害,导致身体机能完全无法维持而昏迷了。即使目前的情况下,也是依赖各种仪器以及药物,才能勉强维持生命体征。

    隔着隔离墙,看着里面被各种医疗和监测仪器包围的人,真矢只觉得自己和一骑的距离已经遥不可及。“一骑君,那晚……不是说好了明天见吗?为什么,总要去到我无法跟过去的地方……”真矢无力的将额头抵在冰冷的玻璃上,感觉自己的内心也随之一点点沉入冰冷的深渊。

 

 

 

    在真矢看不见的地方,其实还有一个人,正在一骑身边。

    皆城总士。

    站在床边,总士低着头,定定的注视着一骑安静的睡颜,目光一遍遍在一骑的脸上逡巡,仿佛想把他的样子烙印进自己的灵魂里。

    是补偿吗?

    这里的一骑,是总士最陌生的一骑。

    在失去自身存在的那段时间里,一骑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是怎样一个人走过来的,总士并不十分清楚,一骑也从未提起。虽然没有刻意的去想,也许潜意识里,自己想弥补没能和一骑在一起的这段时光,所以这份思念才会将自己带来这里?

    这个时期的一骑,平静下掩藏着无尽的焦躁与疯狂,就像他的心象那样,表面是波澜不惊的大海,海底却暗流汹涌。坚强,却又脆弱。

    但总士看到了一骑心灵的成长,从逃避到面对。虽然迈向了自己不希望看见的未来,感到悲哀的同时,还是为一骑感到高兴。正是经历造就人格,没有现在的一切波折,就没有将来那个温柔却强大,坚强而勇敢的真壁一骑。

    但是,这不是我的真壁一骑。

    总士目光有些悲凉,叹息了一声,俯下身去,双唇轻轻的在一骑额头一触即离,“醒来吧,一骑。”

    还有,再见了。

 

 

 

    一骑没有听到另外一个总士的告别,当然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此生和“总士”最亲密的接触。

    他只是安静的微笑着,听面前的总士说着关于人类的、festum的、来主操的,各种未来的可能性,目光倾注在总士身上的同时,心神却有些游移的想着,认真分析事情的总士真是很吸引人,目光专注、浅色的薄唇节奏的开合、语调抑扬顿挫相当动听,而且会偶尔轻轻扯起嘴角对自己露出微笑,这种时光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总士察觉了一骑有些发呆,有些无奈的停止了说话。

    终于察觉到周围安静下来的一骑,疑惑的眨了眨眼,发现总士正一付拿你没办法的样子瞧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总士在思考的事情,我都有了解了。但一切都还只是可能性吧,岛的未来,人类的未来,以至于festum的未来,都要一步步走出来才行呢。”

    “是啊,要一步步走出来才行。”总士盯着一骑的眼睛,严肃的说:“停留在原地,是不会有未来的,只会渐渐消失而已。”

    笑容从一骑脸上消失了,“啊,我知道。”这么说着,一骑转过头去,避开了总士的视线。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了。玻璃塔顶,唯一活动的只有苍穹之上流云投下的影子,以及被风拂动的发梢。

    “一骑。”这么唤着的同时,总士伸手触摸了一骑的面颊,让他再次面对自己。“相信我吗?一骑。”

     一骑点了点头。“我一直都相信你,总士。”

    总士的手掌下滑,勾住了一骑的脖颈,将他带向自己,然后两人额头轻轻的相触了。总士微微的闭起眼,“我一定会回去的,回到有你在的地方,我保证。所以,你一定要继续存在于那里才行。你能保证吗?一直在那里,等我。”

    一骑感受着近在咫尺的总士的呼吸,却犹疑着无法做出保证。“我不会对总士说谎,我不知道……”

    总士放开了他,抬起头来,看着一骑金色的双眸,那是代表着同化末期,属于festum的不详色彩。“所以我说,你跨过了不该跨越的线。但是,还来得及。虽然会失去很多东西……”这么说着的总士,眼中再次流露出悲哀。

    一骑抬手触摸了自己的眼睛,“还来得及吗?真是太好了……”他笑了笑,“我知道,取得力量终需付出代价,但只要能帮到总士,什么代价我也可以承受。但我还有很多话想和爸爸说,还有和远见说好了明天见,所以,能回去的话,真的太好了。”

    “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现实世界说不定已经过去很久了。”总士这么说着,拉着一骑站了起来。“就在此说再见吧。”

    “总士?!”一骑有些焦急,“再见是什么意思?”

     总士放开了一骑的手臂,向后退了一步,摇着头说:“深层次的crossing已经建立,即使我想切断也不可能。”这么说着的总士有些悲哀,因为这种crossing消耗着的,是一骑的存在。“只要你想,随时可以再见面。但现在,你必须先回去了。”

     总士冷静而确定的语调,抚平了一骑的不安。“我相信你,总士。”

     总士闭上眼,呼唤道:“来主,拜托了。”

     “是。”有个清脆的声音这么应了,然后刺眼的金色的光芒从总士身上迸发而出,等一骑放下遮挡光线的手臂时,面前站着的,已经是人类形态的festum——来主操了。

    来主伸出双手捧起一骑的脸颊,在他发出拒绝的声音之前,绿色的结晶瞬间已将两人一起覆盖。

    同化转移。

    一骑感到身体的滞涩沉重,几乎在一瞬间减轻了许多。“谢谢你,来主。”因为处于同化连接的状态,很轻易的在心中将这句话传达给对方,然后同时也收获了对方的谢意。“谢谢你,一骑。谢谢你赋予我独立的存在。”

    晶体破碎的同时,苍穹、巨塔、大海都已经消失,四周是一片绝对漆黑的虚无,一骑失重的向下方落去,但这次心中再没有丝毫惶恐。

    “再见,总士。”

 

 

 

    失重感,会让睡梦中的人惊醒。

    一骑醒了,他能清醒的认知到自己的意识,然后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再然后是耳边的声音、肢体的触觉、呼吸的气流、心脏的搏动,一件件的,像拼图一样,逐渐找回了存在感,拼出了一个完整的真壁一骑。

    一骑睁开了眼睛。

    刺耳的警报声在同时响起,一骑看不清周围的事物,但直觉上感到陌生。

    视力似乎更差了,这么无奈的想着,一边用力撑着手臂坐起,似乎很多管线缠绕在身上妨碍了动作,稍微拉扯了几下,便听到旁边重物落地的声音,似乎摔碎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便听见不远处气密门打开的声音,一骑只好先停止了动作。

    但随着门被打开,外面是密集的脚步声,以及许多人混合在一起的紧张的喘息声,继而是拉动枪栓子弹上膛的声音。

    “哎?”这么疑惑着的一骑,感觉到被许多视线聚焦,虽然没有明显的杀意,但被许多武器同时锁定,混合着持枪人的恐惧不安,让一骑全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僵在了原处,只能无辜的向着门口的方向眨了眨眼。

 

 

 

TBC


估计离结束还剩一章或者两章吧。。。

这几天没码字,但脑洞了好多……其他的……回头再续着写的时候竟然有点找不到感觉了orz 还好快结束了XD

评论(7)
热度(42)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