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盒子与猫(十)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无印后HAE前,一骑昏睡一年醒来之后。


    这天真壁史彦回到家里时,儿子像往常一样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和妻子打了招呼之后,坐下来就着小菜吃上一碗香喷喷的白饭,喝上几口正宗的味噌汤,工作了一天的疲惫似乎都缓解了。抬眼时,却看到儿子咬着筷子,却没有在吃。

    “怎么了?一骑?”

    听到父亲的询问,一骑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在发呆似的,回过神来:“爸爸,我有话要说。”说着放下了碗筷。

    看到一骑认真的样子,史彦觉得心悬了起来,不自觉将碗筷放下,坐直了身体。

    儿子那没有焦距的深红瞳孔在灯光下陈黯如浓稠的血浆,虽然看不见,还是直直的望向了父亲的方向。“我想要参加ALVIS的驾驶员训练。”

    一骑用坚决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其实也不算出乎史彦的意料之外。史彦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你不需要参加训练了,现在是和平时期,而且千鹤也明确的说了,你不可以再驾驶法芙娜。”

    一骑的坚定并没有动摇,“Mark Sein,只有我能驾驶,不是吗?”

    史彦看着儿子坚决的表情,感到有些无力。“那架机体,确实曾经是岛不可或缺的战力,但也是不断吞噬你生命的东西。你也知道吧,Mark Sein作为救世主型法芙娜,引发的驾驶员身体的同化现象,比神剑型法芙娜要严重的多。要家那孩子,曾经那么严重的同化现象,经过治疗都大部分缓解了,现在已经可以拄着拐杖行走。但是,千鹤对你身上的同化现象却根本无能为力。呐,如果再登上那架机体,你会失去比眼睛更重要的东西。”史彦这么说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些。

    但一骑却无动于衷。

    他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我还能驾驶的。我存在于此的意义,就是为了守护这座岛,我一定会保护好总士将要归来的地方。”他转身走了出去,在拉门拉上之前,他回头望向父亲,“不管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能接受。”

    这是一骑醒来之后,首次主动提起了皆城总士。在史彦还想说些什么来劝阻他的时候,一骑眼神黯淡了点,低低了说了声:“对不起,爸爸。只有这件事,请让我……遵循自己的意志。”

    这句低低的道歉,让史彦到了嘴边的话语,消散于无形。

    儿子,已经长大了。

 

 

 

    一骑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广袤的晶体森林中呆了多久,他在奔跑,也许在这个世界里,才感觉不到现实世界那具身体的沉重与疲惫,时间也没有意义,唯一所要做的事,就是寻找总士。

    这里是哪里,一骑没有深究。也许是只是玻璃塔内部,也许已经是festum那方,谁知道呢?我只知道,总士就在这里,而我,必须找到他。

    然后,毫无预兆的,前方出现了不同于红色晶体所反射的光芒,蓝色的,如天空般洁净清澈的光芒。一骑欣喜的向前跑去,却发现脚下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巨大的、深不见底的裂隙横亘在蓝色光芒之前。

    一骑停下脚步,前方光芒所在之处,是裂隙对面范围不大的一片蓝色水晶丛林,一骑能感觉到,离总士已经很近了。可是这里无法像外面一样飞翔,宽阔的裂隙阻隔了前进的道路。一骑走到裂隙边缘向下看去,蓝色和红色的光芒交相辉映,最后在远处结成深沉的黑暗,看不到尽头。

    “总士!总士!你在那里吗?”一骑大声的呼喊,试图从渺茫的空气中得到回应,可传来的只有他自己呼喊的回声。

    一骑有些绝望的跪坐下来,似乎感觉不到布满尖锐晶体的地面对膝盖带来的伤害,这点疼痛与他内心的伤痛相比,可以忽略不计。“总士……总士……总士……”就这么机械的重复着总士的名字。

    

    然后,空气中传来了不一样的波动。

    “一骑。”

    一骑愕然抬头,一名少年漂浮的身影映入眼帘,他穿着ALVIS的制服,有着微卷的麦褐色短发,深灰色的眼睛,和总士居然有三分相似。

    “一骑。”少年笑容灿烂,似乎见到一骑十分欣喜。

    “一骑~一骑~”这么唤着他的名字,少年来到了一骑身边,端详般的捧起了他的脸,“真的见到你了呢,一骑。”

    一骑有些不知所措,这里本该是他和总士crossing后构建的世界,为何会有其他人存在?惶然间,一骑向后倒去,试图离开少年双手的掌控,然后却被少年搂住脖子拉了回来。

    少年跪坐在一骑身前,双手在他的脑后交叠,扣住了一骑的脖子将他向自己拉近,“来主操最喜欢天空,然后是总士,总士的一切操都很喜欢,一骑是总士最喜欢的人,所以操也喜欢一骑。”

    “来主……操?”一骑怔怔的重复着少年的名字,还是不明所以。

     少年似乎很高兴,“对,来主操,是操的名字,是操取的。”

     一骑奇怪少年的自称,他称呼自己来主操,或者操,却不说“我”。

     “你……”一骑解开少年交缠于自己颈项的双手,问道:“你和总士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操一直在这里,陪着总士。操的星核要同化总士,可是操很喜欢总士,不想要总士消失,星核就答应操,在这里先陪着总士。”少年回答了一骑的问题,一骑望向自己掌中少年白皙的手腕,不自觉加重了力道。

     “你——是festum!”

     “festum?人类确实如此称呼我等。”名为来主操的festum如孩童一般天真微笑着。

     一骑感到一阵寒意,来主操不自称为“我”,是因为festum没有独立的个体,只是依附于星核而存在的整体,但面前的festum确实与别不同。

    “带我去见总士!”一骑这么说着,拉着来主操站了起来。

     来主却摇了摇头拒绝了,“不行哦,一骑不能去总士那里。”然后他推着一骑向后退去,“一骑要回去原来的地方,不然会被星核发现的。操也喜欢一骑,不想要一骑消失掉。”

    “怎么可能!”一骑大声喊着,“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见到总士之前,我绝对不会回去!我要带总士离开这里!”

    “不行!”来主操也提高了音量,双手推在一骑的胸口,大声喊道:“星核会把一切都吞噬掉的!一骑会消失的!来主会保护总士,所以一骑回去吧!”

    一骑正想要推开他,恍惚间却听到了仿佛来自世界彼端,呼唤他名字的声音。

 

 

 

    远见真矢来到店里的时候,发现一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少年睡的很沉,开门的铃声完全没有惊醒他。远见进来后换好衣服,发现少年仍没有动静,弯下腰去看一骑的脸,发现他的呼吸平稳却十分缓慢,安静的几乎听不到声音,紧闭的眼帘没有丝毫颤动,有些担心的远见尝试着推了推他,也没有反应。

    “一骑?一骑!”远见忍不住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摇晃他的肩膀,口中呼喊的音量也拔高了许多。这样强烈的刺激总算有了效果,一骑轻轻吸了口气,慢慢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的抬起了头。

    “呼……”远见总算放下心来。

    “啊,我睡着了吗?”当事人毫无吓到别人的自觉,茫然的问这,“现在什么时间了?”

    “下午四点了。一骑君累了吧,快回去休息吧,晚班就交给我啦。”远见这么说着,一边观察一骑的脸色,看起来还好。

    一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竟然睡了这么久,也没法帮忙晚上的准备工作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一骑脱下围裙,和远见招呼了之后,便开门离开了。

    远见真矢看着一骑离去的背影,却始终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心头,沉甸甸的。好像,总觉得一骑君正离大家越来越远,明明一骑君一直都在这里,却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看着一骑离开的远见,不自觉的抓紧了手上的抹布,用力大到手指的关节已然发白。

 

 

 

TBC


不知不觉写了十话了,感觉离结局越来越近啦

总士16真的快出场了orz,不欺诈


评论(3)
热度(38)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