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盒子与猫(九)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无印后HAE前,一骑昏睡一年醒来之后。



    隔日远见来到乐园的时候,发现一骑竟然已经先到了。

    “身体没有关系吗?”远见这么问的时候,一骑正随手将一大锅汤从火炉上移开,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

    一骑笑了笑:“完全没有问题。”然后低头开始擦洗餐具。

    哎,这样对话很难进行下去吧?远见真矢苦恼的笑了笑,转身系上围裙开始自己的准备工作。

    离午餐的高峰时间还有大约一个多小时,这个时间段一般没有客人上门。所以,当叮铃一声,乐园的门被推开,孩子们吵杂的笑闹声伴随着海风吹进来时,两人都有点惊讶。

    “欢迎光临。”这么说着的同时,一骑歪着头,想努力从声音里辨认来了哪些客人,可是太嘈杂了,起码有五六个人吧,实在听不出来。

    “好了,都给我安静些!”清越的声音传进耳膜,不同于远见冷静金属质的女声,是偏向于少年的爽朗。

    少年少女们安静下来后,一骑笑着问候了:“是卡农啊,好久不见。”

    “啊啊,好久不见。”卡农的音量低了下来,虽然清楚望着她的一骑其实看不见她的面容,但卡农还是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一骑的视线,脸不自觉的有点红。

    然后一片诡异的安静,被勒令不准吵闹的少年少女们专注的看着前王牌法芙娜驾驶员,然后被注视的一骑一脸茫然,虽然感受到众多的视线,却不知道为什么如此。

    远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一骑君醒来之后还没有见过吧?他们是新的驾驶员候补,还没有正式驾驶过法芙娜,正在接受ALVIS的训练课程。现在主要是剑司和咲良在辅导他们。”

    堂马光登,立上芹,西尾晖,西尾里奈。神剑型法芙娜的第二代驾驶员候补,此次其实是专门拜托了卡农引领着,来和前王牌驾驶员见面的。四名少年少女,一骑都有印象,但算不上熟悉,点头打了招呼之后,安排他们坐下,想着剑司来教导别人驾驶法芙娜的样子,一骑一边料理着大家的点单,一边微笑起来。

    空置的机体,新的驾驶员。这么说来,Mark Sein也是空置着,还是已经有了新的驾驶者呢?醒来后,父亲并没有提起太多关于ALVIS的事情,似乎有意的想要自己远离这些。可能是康复的时间还短,也没有提起过训练之类的事情。这么想着,一骑将冲泡好的咖啡放在卡农面前,“请用。”转身前随口问道:“Mark Sein,现在没有人驾驶吗?”没有料到一骑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卡农张口就说出了答案:“除了一骑君,Mark Sein不接受其他的驾驶员,几次启动试验都失败了……”“是吗?”一骑这么说着,转身走回了吧台。

 
 
 
 
 

    送走了卡农和四位候补驾驶员,店里清净下来。暂时没有客人,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了的一骑和远见,在窗边坐下来休息。

    “和平的日子,期望长久是一种奢侈吧。”一骑微眯着眼这么说着,同时直视着太阳的方向,因为眼睛感光很差的关系,即使这么看着太阳,也只是记忆中白炽灯的亮度,一团小小的光球,四周显得愈发黑暗起来。

    远见坐在一骑对面,看着少年在阳光下清澈灿烂的红色眸子,却无法感受到欣赏美丽事物的喜悦。知道一骑想表达什么,远见安慰他道:“训练驾驶员候补也只是一种准备,毕竟谁也预测不到何时会再次遭遇festum的袭击。但是和平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一年,暂时也没有战争的预兆,岛核也在平稳的成长着,和平可能还会持续更久哦。”

    “嗯。”一骑只是这么低低应了声,仍然发呆似的看着太阳。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远见起身接了电话,ALVIS的外卖。站起身来和一骑招呼了一声,就出门了。

    店里只剩下一骑一个人,午市前短暂的宁静,就像现在龙宫岛的和平。

    一骑发了一会呆,把头埋进了臂弯里,让视界沉入一片黑暗。

    “虚假的和平。”

 
 
 
 
 

    “不是虚假的哦。和平的每一天,这样度过的每一分钟,都是生命中最真实的存在啊,一骑。”这么说着的总士,站在远见刚才的座位旁边,望着伏在桌上的一骑。可惜,现在的一骑,看不到他的身影,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一骑的内心,拒绝了对他的认知,因为他的存在,对现在的一骑来说,确实是一种逃避。

    在“心”的世界里,直观的体现着,现在在一骑身边的皆城总士,经历过所有的付出和失去之后,确实将一骑摆在第一位,只想让他这样和平的生活下去,不要再搭乘法芙娜,不要再战斗,不要再和现时仍处于festum处的“自己”加深联系,因为这些自己不期望的一切,正是正在削减一骑生命的东西。

    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回归,如果岛没有再次遭遇战斗,如果一骑没有再次搭乘Mark Sein,是否一切的结局都会不同?

    这么想着的总士,自嘲的笑了起来。

    因为这不是“自己”的世界,卸下了所有的责任之后,就会产生这种自私的想法。不管世界往后如何,只想要眼前的人,能够继续作为“真壁一骑”的人生。真是自私的愿望。可惜,这不是一骑所期望的未来,所以他选择了拒绝。

    已经发生的过去,是无法改变的,皆城总士明白这个事实。

    不管是那个人离开的过去,自己回归星核的过去,还是眼前的少年将要再次搭乘法芙娜的过去,以及自己从festum处取回存在的过去,都是既定的,已经发生,无法改变的,“过去”。

 
 
 
 
 

    总士走到伏在桌上的少年背后,伸出手去,想要抚摸少年的黑发,透明的指尖却只能任黑发穿过。

    一年后建立了深层次crossing的自己,也曾经站在这个位置,给了一骑一个温柔的拥抱,那可能,是自己唯一的一次感情表露,在crossing的状态下,难以掩饰也不想掩饰,可惜一骑并不记得。

    曾经以为还有时间。在外宇宙新的星核到达地球之前。

    即使当时知道一骑的时间只剩下三年,但始终觉得希望还是存在的,只要努力研究,说不定就能治好一骑的身体。这样即使自己不能和他一起走到最后,却还是能想象到他可以继续活着,然后有一天和心爱的女孩结婚,生子,老去,这样幸福的过完一生。

    可是现实的残酷来的太快,让一切都变成泡影,连梦想都来不及。

    残酷到,当一骑先他一步离开这世界时,总士才想起,一直以来,自己甚至都没能真正的拥抱那个人一次。

    一直觉得两个人这样就很好,一起吃饭,谈天,看海,这样平淡的日常就很好。可是当一切结束的时候,才发现,竟然始终都没有紧紧的拥抱过他,没能感受过他的体温,没有体会过他稳定坚强的心跳,没有抚摸过他颈侧柔软的肌肤,没有闻过他漂亮的黑发上洗发水的味道……

    没有后悔,只是,相当惋惜。

    总士这么想着,弯下腰去,将自己的脸贴在了少年的耳畔,透明的双手徒劳的穿过一骑的身体,却无法真正拥抱住任何东西。

    “抱歉啊,一骑。”

 
 
 
 
 
 
 

    “叮铃!”有客人推门进来,一骑猛然惊醒。

    “啊,欢迎光临。”一骑回头招呼着,然后向吧台后面走去。

     进来的是两位熟客,也笑着和一骑打了招呼,“没有打扰真壁君休息吧?”

    “没有哦,请随便坐。要吃点什么?”

    “老样子,请来两客一骑咖喱定食。”

    一骑一边回头揭开煮好的咖喱的锅盖,一边疑惑的歪了歪头,刚才似乎……有谁在耳边说了自己的名字?

 
 
 

TBC

 
 

日常ing,总士16还是没出场!不过我感觉快了……这次是真的= =

总士20被我写的有点苦逼,我不是故意的TT

其实最初的脑洞只有开头和结局,想要把中间丰满的填起来,并且顺畅的连接成故事,还真是相当困难啊……

评论(11)
热度(33)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