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盒子与猫(七)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无印后HAE前,一骑昏睡一年醒来之后。



    天空,大海,连接海天的巨大的玻璃塔。

    浮在空中,一骑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自从醒来那天之后,再也没有梦见过的境界线。那天金色的光芒,侵袭而来的不可匹敌的虚无意志,在一骑想起仍然会恐惧到颤抖。但是巨大的玻璃塔就在远方,在festum那方努力取回自己存在的总士,就在那里,这一点,一骑无比确信。

    在怔忡间,有亚麻色的发丝从身后飘起,一骑回头,便看到了“总士”。

    那个人背对着阳光,阴影将他面容的棱角柔化了,一骑觉得总士看着自己的眼神十分温柔,那是在以往的皆城总士身上从不曾见过的、以真壁一骑作为世界的中心的、想要为其倾尽所有的,那种……温柔。

    啊啊,总士才不会这样看我吧。一骑低下头笑了起来,果然这样的,只为我一个人存在的总士,是我想象出来的吗?

    “抱歉啊,总士。”一骑抬起头时,明明一直在微笑,总士却觉得他在无声的哭泣。“我太自私了,总士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却只想要天天能够见到总士就好,我把总士想象成,总士绝对不会成为的人呢,真是很过分。”这么说着,一骑靠近了总士,双手环住他的颈项,将脸埋在了他的发间,突然的动作让总士僵住了。

    虽然无法碰触,但还是可以这样作出像拥抱一样的动作,一骑闭上眼,细细的感受那不存在的体温,嘴里喃喃道:“让我再任性一会儿就好,就一会儿。”

    总士想要伸手环住他的腰,但抬起的双手到半途又放下了,只是紧紧的捏住了拳头。轻轻的吸了口气,总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而平稳:“一骑,你所确信的,就是真实。”

    一骑放开了总士,两人间的距离缓缓拉开,一骑闭上了眼,“我不会再逃避属于我的现实了。因为,总士……就在那里!”再睁开眼睛时,广阔的世界只剩下一骑一个人了,他转身义无反顾的朝着玻璃塔飞去。

 

 

 

    总士望着一骑远去的背影,压抑住内心再次呼唤他的冲动,有些怔忡。

    一骑的心,真的很坚强。

    一骑想象的,过去的我,绝对不会成为的人,就是现在这样的我吗?只为了真壁一骑而投注目光,所有的一切,只系于你一人身上。没错,我没有成为这样的人,直到最后的最后,我都没能为你做些什么,我甚至没有想过要为你做些什么,因为所有的事情发生的太快,那样的重担和责任,我们两人已经一起承担下来,为了我们所守护的世界、守护的人们,即使付出了所有也绝不后悔,不管是你还是我!

    但是,在这之后,如果有机会……

    总士的双眼模糊起来,他闭上眼,不让泪水溢出,也将自己与这光明的世界割裂开来。

    在卸下了所有的重担和责任之后,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很想从此只注视着你一人。

 

 

 

    这天一骑醒来的时候,破例的,竟然模糊记起了梦中的事情。

    从来没有见过的,蔚蓝天空的境界线,高阔而深远,究竟属于谁呢?一直以来,几乎驾驶员的心象都是大海,比较特殊的总士,也是矗立在海中的玻璃塔。也许只是个单纯的梦?

    梦境并没有困扰一骑很久,麻利的起身,穿衣洗漱,准备早饭,将自己的部分吃掉,史彦的部分准备好放在桌上后,一骑就出门了。今天是和远见约好的日子,去乐园工作的第一天。本来远见是要来接自己的,但是一骑拒绝了。明亮的地方基本上还是看得见,这么告诉远见。也不完全算是说谎吧,因为现在视力对日常生活的影响确实不大,已经习惯了闭着眼睛做任何事,而且以后每天去上班,不可能总是麻烦别人接送吧。

    一路上一骑几乎都闭着眼睛,只是偶尔睁开,大致确认一下方向。脚下的坡道已经如此熟悉,并不担心踩空或者绊倒。快走到乐园门口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自行车的声音,于是睁开眼睛回头招呼道:“早上好,远见。”

    “早上好,一骑君。”远见的声音听起来很欢快,似乎心情不错。

    这时候恰好沟口恭介打开了店门,看到一骑和远见已经来了,高兴的让他们进了店,这个平常有些不着调的大叔重重拍着一骑的肩膀:“真是太好了,有一骑你在,我再也不用担心乐园会倒闭了。小小姐的手艺实在太差了,跟我这个大叔比也没好哪里去,害我客人一天比一天少。”

    “沟口叔,你这么说就太过分了。我可是一直有努力的在帮忙啊。”真矢这么一边抱怨着,一边系好了围裙。然后将另一条崭新的围裙,递给了一骑:“喏,工作服。”这个行为也暂时将一骑从沟口的大手下解救了出来。

    “我去进货啦。”这么打了招呼之后,沟口恭介便离开了店里。

    只剩下真矢和一骑两人的时候,真矢用手抚摸着洁净的台面,有些感慨的说:“沟口先生能够把这里继续经营下去,真是太好了呢。”

    一骑主动走到了吧台后面,观察了一下自己今后的工作环境,嘴里应道:“岛上的任何一处,都是充满回忆的地方吧。要好好的保护才行。”

    远见真矢没有应声,一骑奇怪的侧了侧头,“怎么了?”

    “没什么。”远见这么笑着说,然后拉过一骑的手,引导他到吧台后一排形态各异的调味料瓶前。“为了方便一骑君使用,我准备了很多不同形状的瓶子哦,只要记住哪种形状对应那种调味料,取用就很方便了吧。”

    一骑有些惊讶的抚过一排各式各样的调料瓶,然后不由得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这当然不是临时起意能够弄出来的,还真是准备充分,预谋已久呀。

 

 

 

    于是,从这天之后,乐园多了一位主厨,乐园的菜单也添加了很多新菜色。客人们最喜欢的,莫过于香喷喷的咖喱盖饭,被沟口恭介任性的命名为“一骑咖喱”,并作为乐园的招牌菜开始推广之后,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然后菜单上开始多出了一长串类似的名字,诸如一骑咖啡、一骑拉面、一骑蛋卷等等。而当事人确实也努力的反对了,但没有收到任何效果,这之后也只好每天听着客人们和远见真矢不断大声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而细心的远见发现,在乐园工作的时候,一骑总是睁着眼睛,即使双眼没有明显的焦距,却会有好好的看向和自己说话的人,让人感觉到自己是在被礼貌的注视着。当休业中,一个人整理打扫时,一骑却很少睁开眼睛,洗碗也好,切菜也好,都是在完全闭着眼睛的情况下,有条不紊的完成了。

    一骑君,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拿着拖把站在窗边,远见这么想着,偷偷的回头看向了吧台后忙碌的那个人。心里低低的叹了口气,看的见的时候也好,看不见的时候也好,你的目光,都不曾真正注视过我呢。

 

 

TBC

 

今天还是没有见到总士16呢……


评论(6)
热度(33)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