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斑です٩( 'ω' )و

盒子与猫(五)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无印后HAE前,一骑昏睡一年醒来之后。


    史彦把儿子放下来,攀着父亲的手臂,一骑勉强站直了身体。柔柔的海浪拍打过来,亲吻着脚趾,夏日的海水带着阳光的温度十分舒适。一骑望向海天相连的远方,黑白的风景模糊不清,看不到海天的境界线,闭上眼睛,任海风吹拂着面颊,在想象中勾勒出一片蔚蓝。

    耳边传来父亲的声音:“为什么想要来看海?”

    一骑没有睁开眼,而是微微偏了偏头,斟酌的时间带来了一段短暂的沉默,在史彦以为儿子不想回答,而有些木讷的说着“不想说的话就……”的同时,一骑打断了他,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道:“醒来之前,好像做了个梦,梦到了什么东西,并且好像有谁在……好像是很重要的事,但醒来后却怎么也记不清楚了。感觉……”一骑低下头,望向闪烁着波光的海面,在他的眼里,是灰暗的背景中一片微亮的白色光斑,“感觉好像和海有关,在那下面,有谁在那里。”一骑的手指所指的方向,远远的延伸至大海深处。

    史彦揉了揉一骑微长的头发,安慰道:“只是个梦而已,想不起来的话,就不要勉强了。”

    一骑低低的应了声,再次闭上眼,将身体的重量托付给身后父亲稳重的臂弯,啊,煦暖的阳光,父亲的体温,湿润的海风,柔和的浪花,确实一切都让人感到安心,确实是非常和平、美好的景象。

    虽然想不起究竟梦见了什么,但既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那一定和总士有关吧,总士……想和你一起在这样和平的龙宫岛上生活,一起上学,一起长大,变成大人以后的总士是什么样子呢?

 

 

 

    时间过了两周。

    一骑站在厨房里,围着围裙,在准备晚餐。

    本来史彦是坚决不让一骑做饭的,但是一骑的复健十分顺利,远见医生也说,一骑的身体素质本来就非常之好,一周左右的时间,身体机能就恢复到正常的标准了,虽说和以前强悍的时候不能相比,但各种日常的活动能力都不受影响。而且史彦的厨艺在单身的一年中可以说几乎没有进步,除了知道煮饭之前要把米淘洗好之外。

    在忍受了三天的营养液之后,再吃了几天有时煮的像粥的米饭配咸菜,然后是史彦觉得过意不去开始从ALVIS带来的食堂定食,一骑终于受不了了,开始要求父亲买菜回来自己下厨。

    因为眼睛的关系,史彦本来不同意,在一骑表演了闭着眼睛15秒内削好一个苹果,而且苹果皮是完整的漂亮的螺旋形之后,史彦终于也无话可说了,于是便成了现今的情况。

    家里的摆设都在固定的位置,厨房里的瓶瓶罐罐在两三天之后也完全记住了形状和顺序,如今一骑闭着眼睛也能准确的找到调味料以及道具碗筷的位置。因为看不清楚东西,努力看的时间长了反而会觉得头晕,闭上眼睛就舒适的多了,在习惯了之后,身体的感觉会变得更灵敏,甚至能从空气的震动“读”到身边的人的动作。

    外面传来拉门被拉开的声音,接着是父亲熟悉的脚步声。

 

 

 

    真壁史彦回到家里,换好鞋子走进客厅,便看到儿子端着汤锅从厨房里走出来,向自己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安稳的微笑:“欢迎回来 ,爸爸。”

    “啊,我回来了。”史彦回应道。

    坐下来对着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史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还好沉默的气氛并不尴尬,于是在互相说了一句“我开动了”之后,便安静的开始吃饭了。

    饭后史彦帮忙洗好餐具,本来准备看一会电视,想到儿子的眼睛,觉得这并不是适合父子一起进行的活动,在尴尬的想着不知道该干什么好的时候,一骑开口了:“爸爸,可以教我做陶器吗?”

    “啊,当然没问题。”史彦有些意外,一骑以前虽然说不上活泼,但男孩子总是好动的,所以从来也不会对陶艺这种需要安静的坐着捣鼓很长时间,并且努力制造艺术氛围的技艺感兴趣。

    史彦从选土,搓泥条,拉胚,塑形,烧制一步一步详细的解说着,一骑认真的听着,中间一直没有插话,直到史彦把泥土放在快轮上,准备旋转拉胚的时候,一骑才忽然问道:“我可以试试么?”虽然想说,直接学习拉胚还太早了,但是也不想打击儿子的积极性,但是史彦抬头的时候,却发现儿子盯着快轮的眼神中并没有跃跃欲试的期待,只是一片平静的漠然,这样的一骑让史彦感觉到有些陌生。

    史彦呼吸一窒,有些发呆。一骑却已经在快轮转盘对面坐了下来,疑惑的催促道:“爸爸?”

    “啊啊”,回过神来的史彦有些尴尬的想挠挠头,却被一骑拉住了手臂,“爸爸的手上都是泥啊。”更加尴尬的放下手,一骑催促道:“可以开始吗?”

    转盘在两人的沉默中咕噜咕噜的转动着,史彦引导着一骑的双手构建陶器最基本的形状,用自己的双手环住一骑的手,发现儿子的手比自己整整小了一圈,因为仍然偏瘦,所以手指看起来很纤细,五指根部尼伯龙根指环的印记,因为皮肤一年不见天日变得白皙的关系,显得异常明显。一骑的头发还没剪,因为沉睡中代谢很慢,只是稍微有些长,但低着头时,垂下来的发梢几乎遮住了脸,让上方的史彦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骑忽然问道:“妈妈,当时也是这样教爸爸的?”

    “啊”,史彦有些惊讶,一骑会突然提到红音的事情。但还是解说了,“红音说,陶艺是赋予泥土灵魂的工作,通过陶艺的制作,能够体会一些用双手创造生命的感觉。”

    “但陶器毕竟没有生命。”一骑没有抬头。

    “仔细体会,成功的艺术品都有创造者赋予的灵魂,虽然……”史彦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骑再次打断了他:“那您从Mjollnir那里看到妈妈的灵魂了吗?”

    史彦的手指一阵痉挛,陶器的泥胚立刻被毁的不成样子,双手握紧了拳头,怒气开始勃发,但是在看到儿子抬起的那额发阴影中的深红双眼时,责骂的话却无法说出口。

    一骑抬头朦胧中看到父亲僵硬的身姿,感受到沉寂的怒火,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很过分的话,“啊,抱歉,爸爸……我……”

    “不要说了!你先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去ALVIS做身体检查。剩下的我会收拾。”史彦语气坚决的命令道,同时避开了儿子歉疚的目光。

    “嗯。”一骑沉默了一会,只好低低的应了,然后站起身来,离开了制陶室。带上拉门的一刻,听到父亲在身后说:“睡前别忘记吃药。”

    “啊啊,知道了。”这么回应之后,一骑加快了脚步离开。

    剩下史彦一个人的制陶室里,毁坏的泥胚还在快轮上咕噜咕噜着,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分外刺耳,仿佛是对史彦的嘲笑。史彦也不管双手都是泥土,痛苦的将脸埋进了手里,弓起的脊背让他看起来异常疲惫。

 

 

TBC



其实上一更里,一骑醒来的场景,有犹豫过,醒来后第一个见到的人是谁。一般来说,从剧情的角度出发,应该是真矢,毕竟女主么,又那么关心一骑,父亲这个时候不是该等累了或者还要去ALVIS上班表现出司令的担当么,但我就是不想这样,这样不是理想中的父亲,不想史彦这样,明明是个很关心儿子的好爸爸,于是就做的彻底点吧,然后史彦就请假了,工作丢给沟口吧,然后还背了一骑,脑补的好嗨= =。


评论(7)
热度(34)
©魇_不器用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