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盒子与猫(三)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无印后HAE前,一骑昏睡一年醒来之后。

  

    睁开眼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睁开眼睛时,一骑看到的并非湛蓝苍穹,而是局限在一个小小窗口里的一片昏暗的模糊的黑白色块。随即周围响起了模糊的警报声。身体轻飘飘的,悬浮在温度舒适的红色液体中,呼吸并没有收到影响,富含氧气的治疗液代替了真正的空气在肺部循环。

    并没有感受到记忆中来自身体内部似乎无止境的刺痛,而是出乎意料的舒适,有点想再次睡回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声音在心底告诉自己不可以。试图移动手指,却失败了,感受是清晰的,却无法很好的指挥自己的身体。

    模糊的警报声在持续,上方的灯光逐渐亮了起来,机器发出运转的轰鸣,身周的治疗液在逐渐退去,然后重新感受到了重力。

    在肺部治疗液逐渐排出的同时,上方治疗舱的盖子缓缓的划开,新鲜的空气开始进入肺部,气液交换刺激到了气管脆弱的粘膜,一骑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然后不知道是治疗液的残留还是咳出的泪水的液体,从眼角滑落,一滴又一滴……啊啊,我还活着啊,可是,为什么感觉好失落……

    放缓了呼吸,一骑知道自己在ALVIS医疗部的地下室里,当初甲洋和咲良待过的地方。啊,自己的状况严重到要待在这里了吗?可是感觉还不坏,身体也并不算难受,相比第一次驾驶法芙娜下机后的痛楚,目前的感觉可是舒适多了。

    治疗液完全退去后,身体接触到空气,液体在身体表面挥发带走了体温,开始感到寒冷。一骑努力的指挥身体动作,失去液体支持而重新感受到重力的身体十分沉重,费了好大劲才让自己侧卧着蜷缩成了一团,啊,真的好冷,这么想着的同时睡意再度袭来。

 
 

    远见医生听到医疗室的警报时,是在凌晨3点,随身携带的终端发出警报时,她还有点迷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一年来,真壁一骑一直安静的睡着,身体是没有明显的恶化,状况平稳到似乎永远也不会醒来,以至于设定好的警报声响起来时,一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将终端摸到手里,看清楚警报的来源是ALVIS医疗部地下室时,远见千鹤的手颤抖到差点将终端摔在地上,急急忙忙的拨打了真壁史彦的电话,然后才批起衣服朝楼下冲去,杂乱的动作带起的噪音惊醒了远见真矢,她揉着眼睛开启房门时只看到远见千鹤消失在楼梯转角的背影,疑惑的询问“妈妈?”却没有得到回答,然后是碰的一声关门离开的声音。

    是谁突然生病了吗?还是……有点不敢再想下去。想要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去了妈妈的房间看看,掉在床上的终端仍然闪烁着警报的红光,看到来源的位置时,真矢捂住了嘴压住了即刻要冒出来的惊呼,难以置信的愿望竟然成真吗?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

 
 

    真壁史彦半夜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恍惚间以为是festum再次来袭,不过没有听到所罗门的警报啊,疑惑的拿起电话,听到的却是远见千鹤颤抖的声音:“一骑君……可能醒来了……ALVIS那边传来警报信息……”后面史彦都没有听清,因为已经丢掉了电话,从床上跳起来,甚至都没来及穿外套,只穿着短裤背心胡乱的踏上鞋子就出了门,遗留下大门敞开的真壁器屋。




    真壁史彦和远见千鹤几乎是同时到达ALVIS的,两人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急匆匆的赶向了医疗部地下,然后便看到了因为寒冷,蜷缩在治疗舱里再次睡着了的一骑。

    史彦甚至不敢出声说话,千鹤弯腰去查看了一骑的情况,抬起头时,满眼泪花:“生命体征平稳,心率67次每分,血压115/70,呼吸稳定,14次每分,氧饱和度100%,瞳孔光反射正常,所有生理机能基本正常……”

    “到底怎样!?”史彦听不懂一连串的医学数据,只是捏住了远见千鹤的肩膀,手上的力道大的异乎寻常,忽视了肩膀的痛楚,千鹤颤抖着开口:“啊啊,只是睡着了,真的只是睡着了……”

 
 
 

    史彦弯腰将自己的儿子从治疗舱里抱出来,因为一年的昏睡,一骑体型较前消瘦了不少,体重比想象中减轻的更多,史彦并没有费什么力。离开地下室时,儿子在他怀里蹭了蹭,似乎因为感受到温暖,将自己往父亲的怀里埋的更深了些。史彦眨了眨眼,努力将就要流出的泪水憋了回去,背对着远见医生,快步离开了地下室。

 
 

 

TBC


我也不知道为啥醒了整整一章还没真正醒,越写越多的感觉。

对于让一骑在床上醒还是在治疗舱里醒,犹豫了很久,还是选择了治疗舱,因为太喜欢治疗液里的裸漂梗,有机会更想把一骑塞进女神之岩看看,然后写着写着,就写成了在床上再醒一次呗,嘿,有什么关系。

还有忍不住想写写大人们的反应,因为一直很喜欢史彦这位父亲,虽然也不算太称职……

 

评论(7)
热度(42)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