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战斗,至死方休。
一骑厨,总士病。
わたしは不器用斑です٩( 'ω' )و

盒子与猫(二)

食用须知:

CP:无差。

时间线:无印后HAE前,一骑昏睡一年醒来之后。


    “一骑,我就在这里。”所以,别再哭了。尽管根本没有实体,总士还是感觉到胸口的抽痛,这样脆弱而迷茫的一骑,只存在于三年前遥远的记忆中。

    “总士?”一骑试图着穿越屏障,但时空的障壁是真正意义上的牢不可破。

    “一骑,你不能待在这里。”总士将手掌继续与对方贴合,这个小动作奇迹般的让一骑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的一骑,终于发现了总士的不同。“总士?为什么……总士……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对面的总士,亚麻色的长发在脑后扎起,但长长的发尾却在背后飘散开来,左眼的伤疤仍旧清晰,但面部的轮廓相较过往要分明的多,更加宽阔的肩膀,更加厚实的手掌,啊啊,总士好像长大了,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再看向两人贴合的手掌,自己的手明显的小了一圈。

    显然一骑对现在的状况仍旧没有任何认知,只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总士”身上。这样的一骑,还真是可爱。意识到自己不自觉使用了这个形容词,总士不由得微微勾起了嘴角。

    “一骑。”总士的呼唤将一骑的视线唤回。“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以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一骑有些迷茫的微微偏了偏头,随后左右看了看,茫然的道:“这里好黑,除了总士,什么也看不见……”然后他低头看向自己,随后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然后立刻将身子蜷缩起来,“啊啊,我的衣服!!我怎么没有穿衣服!”

    在一骑慌乱之时,总士也不由得微微偏转了视线,如果还有身体的话,也会有点脸红吧。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嘴里说着如此言不由衷的话。

    转过脸来,总士严肃的直视着一骑的眼睛,“这里其实你应该很熟悉。首次搭乘法芙娜时,会进行潜意识方面的测试,以划定境界线,由此而来的驾驶员的心象,就是这片大海。”

    一骑被总士严肃正直的语气分散了注意力,“这里是我的心象?我……在海底?那为什么总士会在海底的底下?总士从festum那里回来了吗?已经取回自己的存在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见面?这里不是现实吧?难道我在做梦?”一骑似乎终于从朦胧的思维中清醒过来,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开始想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了。

    “这些问题我无法全部回答你。恩,先说明你现在的状况吧。”

    总士理了理头绪,其实一骑当初的状况他并不十分清楚,但根据一骑本人和大家的叙述,能想象到大概。当时一骑从北极回来后,昏睡了一年,而一年之间确实和自己保持着crossing,但这一年之间,两人其实都没有明确的自主意识。当时在festum那方的自己,和现在的状况类似,甚至更差,介于存在和虚无之间,与现实世界的仅有的联系,就是和一骑之间的crossing。而一骑因为身体的负荷过大,回岛之后,身体机能便停止了运作陷入昏睡,这种状况不如说是优秀的基因为了防止身体状况恶化而选择终止部分代谢停止机能的消耗而进入了沉眠。与之相连的总士也随之被动的沉入了黑暗。这个世界里,海和塔都在,一骑在,但当时的总士不在。总士在虚无和存在之间,一骑醒来之时,才是总士开始构建真正的存在之日。一骑当时是如何醒来的,总士并不知道,重新产生意识和接受到一骑的信息时,一骑已经开始摸索着适应失去光明和色彩的世界了。

    “首先,这里是心象之海,可以理解为梦境。你的意识在这里,现实的你,正处于昏睡状态。”看到一骑偏了偏头,也不知道他是否理解了。总士继续道:“你必须醒来,回到现实世界去。”

    总士以为一骑会问,怎么回去,但是一骑只是楞了楞,眼眶再次充盈了泪水,红色的眸子在雪花的微光下,深沉的黯淡。“但是,总士在这里,不在现实里,对不对……”回去的话,就见不到总士,对不对?

    总士怔了怔,想要伸手去抚平对方皱起的眉间,却被无形的障壁挡住。

    “我……”总士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我是皆城总士,但不是你认识的总士。”他抬手指向了上方的玻璃塔,“你认识的皆城总士,本应存在于那里。”

    一骑扭头,看向斜后方高耸的巨塔,那塔巨大的基座安稳的扎根海底,但周围的黑暗淹没了塔身,看不到塔顶,也看不到塔内是否有人。

    “他不在那里。”总士的声音拉回了一骑的视线。

    “因为你没有醒来。”总士认真的说道。

    一骑看着总士,没有理会他的言语。“但你是总士,总士就是总士。”

    “是啊,我就是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总士再次微笑了,他有这种强烈的信念和预感。“我不会消失的。”

    “虽然不知道,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现在的状况应该能得到改善。”总士再次将手贴上无形的屏障,“像这样,不能相互碰触,被分隔开的状况应该能够得到改善。”

    一骑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眨眼的同时,蓄积在眼眶的泪珠终于滑落下来。啊啊,已经有好长好长时间,没有看到过一骑哭泣的样子了,总士这么想着,用手指描绘了那颗眼泪滑落的轨迹。然后手指划过一道弧线,指向了上方,“去吧,一骑,回到你该在的地方,让一切走上正轨吧。”

    一骑抬头,随着总士手指的方向,marine snow飘荡着逐渐发出光芒,慢慢照亮了一道通往上方的“路”。路的尽头,是宛如幻象般的湛蓝的苍穹。

    “相信我吗?一骑。”

    “啊,那是当然的。”

    “那么,回去吧,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不管以何种方式。

    “嗯。”一骑点了点头,如果,这是总士你的希望的话,我就会去做。

    总士看着一骑转身而去,那个身影没有回头,一直向上向上,而周围的雪花再次沉寂,四周变的黑暗起来,总士放松了身体,任他任意漂浮着,默默看着那个逐渐消失的背景,放任意识再次沉入了稳重的黑暗。

    一定会再见的,因为我们之间斩不断的羁绊。

 

 

补充设定:

marine snow什么的:当然是官设,因为说是在心象之海中是总士对死去的人的记忆和思念之类的,所以随着总士的意识可以点亮。

玻璃塔什么的:仍旧是官设,说是总士的心象,在塔里,别人进不去,他也出不来。因为一骑昏迷的,这里设定16岁的总士还在虚无之中,未能构建存在,于是crossing的世界只有塔,没有人。但总士16其实在,只是不“存在”。



TBC


虽然看起来像完结了,但是仍旧TBC= =

评论(3)
热度(36)
©魇梦斑斓 | Powered by LOFTER